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5 07:30:00  2217244
邱琲钧.爱恨阿Q
瞎闹

或许只是巧合吧,这一个月来,只要闲来无事点开一个极受马来西亚人欢迎的社交媒体,就会看见挺中和反中的两派人马在叫嚣。这是续香港反送中示威运动之后,马来西亚华社另一次的分裂。看着挺中和反中两派拼命在网络上转贴新闻和刷存在感,活跃度之高不禁让我羡慕起来──他们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花在没钱赚的事情上啊?

两派人马拼了命把来源不明的新闻转贴到自己墙上。不管是真新闻还是假新闻,只要是有利于自己立场的,就是势必要转贴自己墙上的新闻。转贴之举,除了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之外,他们也希望能影响路过的人站到他们的阵线上。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吹捧中国好的,是过了份的好;诋毁中国坏的,也是过了份的坏。刚开始看见这些未经证实的,过于正面和过于负面的新闻相互交叠时,感觉十分有趣。但看久了之后,却疑惑了──挺中国的,闭着眼睛都看出那就是盲目的爱;而对中国有着咬牙切齿的恨的,那又是为了什么呢?我续而想起王杰唱过的《没有爱哪来恨》。如果照这“有爱有恨,没爱没恨”的逻辑来解读分析,恨着一个没有威胁到自己利益和安全的对方,是不是也是一种爱?

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真是一个奇葩的社会。不管世界发生什么事,只要与中国有关,很多人一定要表明立场──没人把他们当一回事,他们也会把自己当一回事。抛开香港反送中,香港选举和台湾大选,这些远的不说。

就拿此次爆发在中国武汉的疫情来说吧。疫情爆发的时候,他们迫不及待地发声;为病毒取名的时候,他们更迫不及待地发声。尤其在为病毒取名这块,他们更是单方面与世界卫生组织较劲。尽管世界卫生组织最终向全球宣布,为了遵守他们在2015年病毒取名定制的取名指南,以及种种考量,此次从由武汉开始,蔓延到全球的病毒名字是Covid-19, 中文译名是2019年冠状病毒病,他们依然不服气。他们对这个病毒的新名字冷嘲热讽,深表不依。

当疫情肆孽的程度已到达威胁全球人类健康的时候,他们不单止把自己当一回事,还把病毒当作自己的亲孙儿女。当他们听到病毒的新名字时,就像一个当爷爷的,得知自己为孙儿女建议的理想名字不被采用的反应那样,发了“烂渣”。眼见名字已成定案,不会再更改时,私底下硬要给它再安个乳名。他们觉得把病毒叫成“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才能让人朗朗上口。这种靠耍嘴皮子功夫来得到报复的快感,让人联想到鲁迅笔下的阿Q。阿Q超自爽的精神胜利法不止不伤人,还带给人哭笑不得的娱乐──它既给同温层的人带去了痛快,同时也给异温层的人带去欢笑。老实说,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 : 邱琲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