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5 07:40:00  2217248
黄泉安.风暴并非一夜间云涌
开门见山

希盟党主席理事会休会近3个月后定于本月21日重新召开,议程未详;国会下议院也将于3月9日复会,政治暗流,顿时汹涌起来。

最近政坛最夯的话题,是马哈迪不愿兑诺交棒予安华、朝野双方暗中酝酿组织后门政府并要踢走安华派系与行动党的两件事。

诚然,消息的虚实目前难测,但空穴来风,非是无因。眼看安华低声下气,老马却老神在在不掀底牌,整个氛围显得杀气腾腾,火药味很重。众人在问:谁会先开第一枪?

令人玩味的是,希盟四党可曾自我检讨,焉何政府与内阁任职权(the power of incumbency)稳握在手,竟被政敌败寇玩弄于掌股之间,甚至连当朝首相可否做满5年任期的争论,也被势微的反对党骑劫。

巫统大选吃败仗和议员跳槽,目前只剩39国会议席,势力版图仅分布半城镇选区,沙巴州势力几乎早被连根拔起;伊党只得18席,势力范围至局限于东海岸丹、登两州,在吉打则稍有势力暂时寄居。

问题是:巫伊两党区区57席(国会222席的25.68%),竟有政治空间与实力来耍弄希盟,耀武扬威要在国会动议对马哈迪投信任票的虚招,凭空吹水即能触发希盟内部的分裂与崩坏。希盟焉何如此技穷,自拔无能?

今年2月上旬,巫统与伊党分别召开党高层会议,复又连珠炮召开全民共识领导层会议,过后宣传机器马上启动,传言为了捍卫马来人与穆斯林权益不被侵蚀,朝野马来政党决心要将国会政体洗牌,因而,以民族与宗教挂帅的替代政府概念,也得以死灰复燃。

相传,这个替代政府是要通过新的结盟方式,确保马哈迪做满一届5年首相任期,改组内阁,摈弃行动党与亲安华派系的公正党的国会代表,同时在国会复会时动议投马哈迪信任票。到时目标既达,谁才去管新联盟是通过前门、后门或旁门入阁当政府了。

议论炙热时刻,马哈迪更对准时空,同步接受网媒专访,道明他虽矢言尊从希盟内部立下之首相交棒承诺,但继任的首相人选仍需赢得多数国会议员的信任与支持。玄外之音,不言而喻。

与此同时,屡被希盟权力中枢巧用为舆论前哨的《砂拉越报告》网站揭秘报道,有逾半数朝野国会议员参与有组织性的法定声明(Statutory Declaration)联署运动,务要支持马哈迪担任首相直到下届大选。

之前,马哈迪交棒安华显得迟疑,早已令人关注,这究竟是另类的悬峙国会还是悬峙政府?

针对《砂拉越报告》有关朝野两派联署法定声明的谣传,安华虽不置可否但忧虑毕现,对有关首相职权移交安排的臆测,表明将在2月21日的希盟党主席理事会会议上敲定。到时,真的会有人斗胆出来,逼使马哈迪写下交棒日期吗?

马哈迪与安华派系的对峙,游戏规矩是关乎谁在掌控国会议员的优势数字。

国会下议院是由222名国会议员组成,首相人选必须享有半数加1议席(即112国会议员)的支持,若要享有三分二大多数票支持率以方便日后修改宪法,则需有148名国会议席的联盟。关键是:马哈迪与安华两人,若在本月21日摊牌,究竟是谁稳操胜券?

再说,马哈迪一生身经百战,愈处绝境愈是饶勇奋战,他会轻易妥协吗?他不会急躁部署后路吗?

令我觉得暧昧的是他和砂拉越枭雄泰益玛目,两人的政治交情渊远流长,但白毛的接班人及砂州执政联盟(GPS)竟无动静,可能也因顾及2021年州大选胜算而决意不参与西马半岛的政治弈棋。这也使马哈迪与安华的数字游戏,充满变数。

因此,在此种胶着状况下,马哈迪应该懂得善用手中的任职权,同时选择其他疆场,对敌人(与敌人的战友),同步出击。

最近有3宗联邦法院判决对安华和行动党不利,令我深思,马哈迪看在眼里会觉得怎样?

一、联邦法院9司联审以7票对2票,裁决砂拉越原任埔奕区州议员陈长锋因双重国籍,不是合法的州议员,因此丧失其州议员资格。

二、联邦法院5司联审,一致驳回贸消部副部长张健仁要求复审关于联邦政府及州政府有权起诉个人诽谤的联邦法院判决,之前的联邦法院裁决不但保持原状,并要张健仁缴交10万令吉堂费。

三、联邦法院7司联审,但以5比2票数驳回安华要求联邦法院审理2016年国家司法法令的申请,并指联邦法院并非是最适当的法庭来解答有关宪法的疑问,须交回吉隆坡高庭审理。

原本,安华认为该法令剥夺国家元首的权力,然后将权力赋予首相,是违反联邦宪法。

有趣的是,吉隆坡高庭也在裁决,希盟政府对巫统与马华妇女组资金提出充公的诉讼,宣判政府败诉,巫统与马华妇女组得以保住合共逾2亿令吉。

这一连串法院法庭裁决,在政治非常时期互相映辉,若非巧合,不知司法界是在打出什么讯息?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