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19 08:00:00  2219268
刘惟诚.终有一天,我们要付出代价
纯粹诚见

话说公元前2048年,夏王姒太康沉迷享乐,不理朝政,导致国内发展停滞、政治矛盾加剧,而来自东夷的有穷氏部落首领后羿就看准了这个机会,趁着夏王出城狩猎之时,出兵攻克了夏朝首都斟鄩(今河南洛阳)。后羿本来打算自立为王,但因为无法得到各路诸侯的祝福,所以很快就打消念头,并以夏朝需免除有穷部落的赋税、每年向有穷部落上缴双倍赋税的两个条件,将夏王权位让给太康之弟姒仲康。

仲康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很快便答应了这个协议,而后羿也心满意足地撤兵返回有穷氏首都穷石(今山东西部)。不过,后羿回国后,也在穷石设立朝廷,瓜分了夏朝的行政权力,这让执政不久的仲康感到忧虑,深怕后羿会随时找他麻烦,所以委任了胤侯为大司马,积极练兵。到了仲康五年,即公元前2043年,斟鄩发生了一场日全食,烈日当空的白天突然变成黑夜,引发全城恐慌,就连夏王仲康也惊恐不已。

此时,有官员进谏,直指主管天文历法的羲氏与和氏酗酒误事,没即时通报异象,让祭祀官员无法及时设坛、焚香祈祷,召回太阳,导致社会秩序大受影响,若君主不给予惩治,则已故先王将对朝廷降下灾难。仲康对此极之震怒,遂命令胤侯领兵逮捕这两位天文官。由于羲、和二人是太阳之母羲和的后代,也是后羿的亲信,所以在朝廷颇有势力,为了鼓舞士兵征讨羲和,其出兵前撰写并宣读了檄文《胤征》。

在这份有名的檄文中,胤侯细数了羲、和失职漏报日食的罪状,声称出兵是替天行道,不听令上天降罪就无人能够幸免,就好比如火烧昆山,玉石俱焚那般,而且官员如果有过恶行为,这后果将会是比猛火还可怕的,失职之人不给予惩处,终将引领亡国。在檄文的鼓舞之下,两人很快就被逮捕,并被斩首示众,而仲康也乘势借着斩杀天文官的事件,根除后羿在夏都的党羽,并在两年后单方面撕毁向有穷氏朝贡的协议,还班师北伐后羿。

然而,夏朝既高估了自己军队的实力,也低估了有穷军的实力,所以后者仅用了数月时间就击溃夏军,仲康也因而郁郁寡欢,并在同年驾崩;后羿也在若干年后,驱逐了其继位者姒相,自立为王。这则故事,出自中国现存历史最早的史书《尚书》里,而类似的事件,在西汉《史记》、战国《竹书纪年》和南宋《路史》皆有记载。然而,每本史书对这个传说都有不同说法,比如《路史》指羲、和是因为反抗后羿的入侵,才被冠上酗酒罪名斩杀,而《史记》则记羲、和醉倒在观星台,被官员抬去见仲康,版本差异令故事变得真伪难辨。

当然,我今天讲这则故事,不是为了要分辨版本真伪,因其虽分为太康失国、后羿专政与羲和酗酒三段,但故事重点却落在《胤征》之上,而且相传《尚书》为孔子所作,所以后人也从中引出为官者若无认真执事、重德重仁之人,则国家必定败坏的儒家“人治”思想。若国家面对官员过恶、人性败坏的现象,相关人等仍继续放任他们弄权,则这个国家所有人都必将付出代价,这就是《胤征》“玉石俱焚”的意思。另外,儒家“德治”思想强调修身,故事引出了仲康自以为是、专断专为的愚昧性格,执政期间只为权位、不修身不修法,进而导致形势误判,含恨而终,还差点断送了夏朝的江山。

我们不妨再把焦点放回当下的国内政局。一个亦真亦假的“国民联盟”,让政坛和舆论伤透了脑筋,朝野都在积极为自己的权位凑人数,民选代议士也在全民对抗新冠病毒疫情、市场内需萧条的关键时期,将权斗摆在最优先的位置,各地议员还特地赶到吉隆坡签署宣誓书,有者盘算着伊党支持首相动议的效果,一些则评估着希盟主席理事会周五(21日)大谈判的结果,这些人难道不是胤侯的“无认真执事”?他们的自以为是,难道不是仲康的“不修身不修法”?

巫统和伊党合共57个国会议席,仅占下议院222席的区区25%,却能让议席过半的执政联盟望风摇摆,令政坛乌烟瘴气,这难道不是“官员过恶、人性败坏”的现象?若以史为鉴,我们就会发现,这已是国家败坏的一个前奏,也是“玉石俱焚”的一个先兆,我们如果继续再放任政客弄权,终有一天,我们必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