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5 07:00:00  2221323
光头佬/诗书画妙一浩千
物外游

最早接触到有关近现代书画名家的讯息,始于80年代末期的《南洋周刊》:对一个求知若渴,凡事都觉得兴趣盈然的在籍中学生来说,一周一刊的“名家书画系列”文章,读来百般滋味在心头,不啻为一道味美、营养佳的精神粮食。

老早忘记这个图文并茂的艺术专栏,到底始刊于何时,甚至在什么时候结束也不得而知,只是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作者的名字。兴许因个人的口味和喜好,留下了几篇个人嗜读,一读再读的喜爱剪报,集藏多年,不舍丢弃。这一叠泛黄的旧剪报,从老家随着光头佬一路南迁到吉隆坡,这31年来,前前后后易居五处之多,竟然安然无恙的存活下来。我的天啊!真的有点不可理喻。

储藏了31年的旧剪报⋯⋯
储藏了31年的旧剪报⋯⋯


万万没有想到,后来这位专栏作者——郑浩千先生,竟然是光头佬就读新闻系大专时候的中央艺术学院院长。由于光头佬老早就想学画几笔水墨画,故有缘与几位纯美术系的同学,相约上了郑院长亲自指导的水墨画基础班,从梅兰菊竹“四君子”开始学起……记得,当时不只是物质贫乏,其实最要命的应该是知识也贫困,所用的纸张和墨皆不甚讲究,“青年”墨汁,薄薄的毛边纸,毕竟是初学者嘛,对笔、墨、水的控制简直是一塌糊涂:一下笔,墨水在吸水出奇佳的毛边纸上迅速晕开,一团一团的,不堪入目,院长笑言,这是墨猪。最初学兰花,兰花的叶子以“大兰竹”笔,一笔笔的撇开来,线条拉得长长的,飘逸如迎风而立,煞是好看。画毕,院长会逐一替我们补笔改画,画得勉强可以的,就即席疾书落款,以示鼓励一番。光头佬的处女作于是如此诞生。学画竹子时,长在竹节上的竹枝一左一右衍生开来的,是有按照自然规律的,谈笑风生的院长在示范教学时,还来了这么一句:“切勿节外生枝喔!”当时,光头佬立马想到这是话中有话,语带双关啰,马上记在脑子里,一记,忽忽又是数十载,呵呵。

《万里共清辉》
《万里共清辉》


院长赠予一帧《柳岸孤舟图》留念。
院长赠予一帧《柳岸孤舟图》留念。


院长赠予的结婚贺礼《双清图》。
院长赠予的结婚贺礼《双清图》。



记得还有一次,院长因为要到芙蓉举办画展,临时需要几位学生帮忙布展,当时光头佬、思来以及已故往的志友自告奋勇,自愿跟随院长启程赴会,待在开幕会上,亲睹院长在现场即席挥毫,巧妙的以手指勾线,掌侧涂抹,绘制出一幅栩栩动人的柳荫金鱼图,着实令人拍案叫绝。打从看了这一场精采无比的指画示范后,光头佬才开始在心里默默认:“嗯!院长乃有料之人也。”

天赋异禀、饱读诗书的郑浩千博士,原为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毕业,是故,他不仅诗书画俱佳,在交游、交际方面亦胜人一筹:他在大学时代缘于郎静山先生的引介而曾与张大千会晤,大千居士亦曾为之赐题“浩千画苑”横额,殊胜墨缘,羡煞几许旁人。留台之际,他亦同时结识了叶公超、台静农、庄严、高逸鸿、梁实秋、刘太希、黄君璧、江兆申、余光中、晓云法师等等等名士大家,一一登门亲炙,谦逊地向长辈请益,令他不只在绘事上,甚至是在为人处事上,皆获益良多。“结天下士,读古人书”堪称为院长的一个人生脚注。

张大千赐题匾额《浩千画苑》。
张大千赐题匾额《浩千画苑》。


郑浩千草书放翁诗(中堂)。
郑浩千草书放翁诗(中堂)。


《居之安》
《居之安》


说起来,郑院长早在中学时期,因香港岭南名家吴公虎先生于槟城办画展而开始染翰习画。善缘使然,吴公虎成为他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后来因吴公虎欲返港,而将他引荐到同为岭南画家的竺摩法师门下继续学习,自此展开了一段漫长的师生墨缘。尔后,又拜赵少昂为师,好古敏求,转益多师,打下丰厚扎实的笔墨功力,在画坛上显山露水,闯出一个名堂来。不单如此,院长后来创办的中央艺术学院,亦在美术教育的推广上,培育了不少良材。甚至在后来,魄力惊人的他还创办过大都会美术馆、中央画廊、中央艺术研究院等等机构,丰功伟绩,建树良多,令人敬佩不已。

前尘往事,历历堪如在目,奈何一支枯笔却无法周详娓娓道来,只好叙述几段比较深刻的印象,充为感念一段师生情谊矣。

浩千院长赠与《于右任120诞辰纪念展》作品集。
浩千院长赠与《于右任120诞辰纪念展》作品集。


院长签赠题识。
院长签赠题识。


光头佬在跳蚤市场捡到一册浩千旧藏之《张大千的世界》(谢家孝著)。
光头佬在跳蚤市场捡到一册浩千旧藏之《张大千的世界》(谢家孝著)。


书名页钤有郑浩千图章。
书名页钤有郑浩千图章。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