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8 07:05:00  2223519
徐墨龙/棋子丶棋手丶我丶我们─《手谈坐隐》的符号意义与取向
艺文Show

2845CFL2020-02-2615826875437681535284.jpg

难得一见的澳门戏剧《手谈坐隐》。作者原来只是写澳门的一场社运,思考抗议者与当权者的博弈过程、抗议者与民众的关系种种;但这一次来马演出适逢香港抗议事件而将其纳入,是一个再度创作。香港局势的动荡已引起本地人的大讨论,本剧选材的话题性相信是吸引观众入场的因素之一。

戏剧题材,加上编导杜咏琪自身的新闻记者职业、剧中社运亲历者身分,再加上编导亲自出演剧中“叙述/评论者一角,让戏剧颇似一种带有文化抵抗性质的“民众戏剧”。像一般民众戏剧那样,本剧也用了象征寓意的编剧方式。但本剧的结构方式更具创意,文笔书写更细腻与富哲理性,加上现场舞台装置与灯光投影等技术的精良完善(惊讶于闹剧场能做出此等效果),让戏剧有别于更多喜用辛辣讽刺嘲笑的编剧方式的民众戏剧:相比之下,本剧更为艺术性,观赏性更强。

编剧将历史上著名的中日围棋对决事件纳入剧中。1933年中国围棋手吴清源只身赴日挑战日本围棋界,戏剧集中表现那一场“世纪对弈”,同时以电影媒介平行追述澳门回归后的一次社运事件。香港事件只作为戏剧的结尾插入,编导意图带出当中的普遍性意义。

探索城中的社会及政治现实

演出一开始就带观众回到1933年的日本,吴清源挑战日本围棋大师本因坊秀哉的那一幕。隔着一块透明纱幕,吴清源与本因坊秀哉的动作与声音,像观众大脑中的流动镜头或梦境,有点恍惚。由于要表现的是“对弈”过程,于是导演就安排了同步录象投影到屏幕上,让观众看清双方布阵攻守,以及棋盘上的情势变化。前文述及编导本人亦参加演出,此项安排似乎模糊了演员与人物的界限,但却带来鲜明的象征意义:在所有的年代,戏剧都可以是一个斗争武器,让文人得以对抗庞大的国家机器。无独有偶,在剧中,编导亦是突出了吴清源的象征意义:只身一人对抗强大的日本围棋界,以及他们后面的日本军国主义。吴最后虽然输了,“但他的新布局仍然获得广泛关注与讨论。属于他的时代始终来临。”(剧中台词,本因坊秀哉语)。看到这里,戏剧的主题或编导的信念呼之欲出:所谓不以成败论英雄,斗争自有本身之意义与价值。

编导杜咏琪演出的部分就是自己亲历的社运事件,以及她对此事件的思索沉淀。有关事件,是指2013年6月30日,澳门“全民倒陈游行”(注1)结束后,“警方于西望洋山一带上执行公务时出现涉嫌违法事实”(抗议者语)。在网上可以搜到抗议者对此事件之陈述:澳门警方在6月30日于西望洋山一带以“全民倒陈游行”并未真正结束为由,在没有法理依据及事实理由不充分的情况下,以“人墙封山”,限制游行结束后散去市民的“自由通行权”,涉嫌违背基本法及国际公约的基本原则及侵犯了公民的“自由通行权”。在剧中,编导以平静的语调叙述此事件最终结局:抗议者获澳门终审法院的胜诉通知书。至此,编导也从“我”之思索,过渡到“我们”之立场。这或许是一个社运人士必经的心路历程吧?运动要成功就要凝聚共同的声音,获得强大的支持力量:“我”必然要拧成“我们”;而宿命的是,“我”必然要从“我们”的声浪中淡出。

2845CFL2020-02-2615826875437841535285.jpg

平行穿汇与互相映照的故事

这也是《手谈坐隐》最后一段的投影片:“香港爆发抗议事件,澳门市民发起集会抗议香港警方暴力对付市民”(影片字幕)带给我的感受。

本剧的起始意念,是将棋手的对弈过程对应抗议者与执政当局的对峙博弈,突出当中的对抗精神之宝贵。从符号的角度来看,棋手和棋子都具有符号意义。但《手谈坐隐》显然把重点放在棋手身上而对棋子的符号意义轻轻带过。看看戏剧再看看现实:如果说澳门的抗议者具有吴清源的那种象征性是合适的;但香港的反对势力,包括香港的媒体倾向,对比澳门可说是天差地别。香港的抗议,到后来已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暴乱,对香港社会与人民的戕害何其大?究竟香港人民是棋手,正在挑战着强大的对手,还是作为棋子正被后面的棋手驱使摆弄?也是充满争议的。

从戏剧的象征意义来说,香港事件是一把双刃剑。香港事件的背景太复杂,植入香港事件后戏剧固然话题性大增,但主题的普遍性却是消损的。

社会事件如同一场棋局闹剧

但是编导对这方面(棋子)并非全无意识。在戏剧的下半部,叙述者问:“究竟是什么,将警民放在一个对立面上呢?这场闹剧不断重复上演,但是因为它是发生在澳门,其实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对立。”然后叙述者提到被捕的社运人士,在警局碰到当警察的小学同学,在警车内互叙近况,在医院里看电视直播球赛……至此戏剧颇有喜感,如能继续下去一定很“有戏”。但很可惜,或许是由于社运人/抗争者的身分属性,编导无意深入“人”(或曰人性)的角度,去发现“棋子”的喜怒哀乐,于是作品只能继续往“棋手”的方向走去。

这里顺带一提,编导给叙述者(也就是自己)在舞台上安排的位子,由始至终是背向观众,所以观众始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面)。这个设计也对应了“棋手”这个概念:编导就是这个戏的“棋手”,台上一切皆是“棋子”。

“手谈”与“坐隐”皆是围棋的别称,以此为剧名名副其实,但在行销上可能不太吃得开?戏剧结束时演员问观众观感,观众未作答时,他加了一句:会不会觉得闷?当时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突然清晰想到闷的感觉来自剧名,而现场却是赏心悦目地流畅的。所以我特别感觉做戏的人应该来看,他山之石可以为错,看人家怎样把一个“闷”的题材做得那么好看。

2845CFL2020-02-2615826875438001535286.jpg

走近社会介入的性格意识

演后谈时,戏剧指导谭智泉强调了剧本是选择了“两看”角度,相信对观众深入探讨反抗运动有所助益。对照戏剧,这一点不难理解:编剧基本上让剧中对弈双方有大致均等的话语表述篇幅。但编剧自身的身分背景,难免观众辨识编剧的立场倾向,而编剧也不遮掩,戏剧结尾也表现了这种倾向。那么,这里就带出一个问题了,有立场倾向的人能提供一个事物两看的探索么?刚好现场就有一位自称来自上海,亲历天安门事件的先生的发言,让我有了肯定的答案。因为,吉隆坡剧场里不乏支持香港抗议者的,现场我也看到了几位,但没有人对上海观众的批评香港人的操之过急反应激烈。

看完《手谈坐隐》,次日去看《见红》,剧场里又碰见了黄爱明(前一晚她在场)。她跟我说,“昨晚讨论得好激烈啊。”我说:“不会啊,网上的才叫激烈呢。”过后我想了“不激烈”的原因:受戏剧的“两看”影响,讨论者也不愿言辞过激。这其实挺好的,事物的讨论,可以冷静、理性,这有助于深入。历史上有太多教训,拥抱了立场不一定就拥抱了真理。

注1:2013年6月30日,澳门多个团体共同发起全民倒陈游行,要求行政法务司司长(特区第二把手)陈丽敏问责下台,原因是她回归后一直在位,但因毫无政绩而导致政制不进反退、法律严重滞后等,其民望更长期敬陪末席。 本注释摘自:破折号 Dash (2013/07/27)

2845CFL2020-02-2615826875443621535287.jpg

作者 : 徐墨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