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20-02-28 02:06:23  2224719
杨淑茱‧食物为修炼对象
无处不修心

我常以食物作为修炼对象,因为这是最容易的。我有时不觉得饿,吃只是因为欲望,但却活在欲望的世界里的去吃,吃了又觉得有点后悔,因为本来感觉轻松,吃了觉得很笨重。

在平时,我会挑战自己是否一定要吃,而我发现当这个最基本的需求被夺削时,我会处于有点忧郁的状态。如果我在当下选择了吃东西,这个感觉就会被满足感取代,但我就无法继续探索了解自己。

如果我不吃,选择了继续探索,我发觉会有个想法出来:人生苦短,这样吃也不行吗?会有个想法出来:这样爱自己也不行吗?常常就看哪一方胜出?

有个朋友就经历过类似的事,她在傍晚不吃,结果哭了起来坚持不下去,吃下食物就不哭了,整个自我探索的过程就结束。

我听过一些参加健康断食营的人,如果被夺削了吃却又能够突破,过后他们的人生会不一样,但是也有人走不过,情绪出来。断食营其中最危险的地方不是饿死或身体出状况,而是类似的情绪出来时要如何处理和走过它。

我也注意到,如果心没有在很快乐的状态里或没有在肉体而在精神状态里(可以是活在接受世界而没胃口的精神病人、废寝忘餐的科学家或很有修行的高人的各种极端),就会想吃,如果我当时决定(不是自然和快乐的是我的选择的状况时)静坐或念咒不吃,但是又有这样的欲望,这欲望被夺削,就会觉得忧郁。

办断食营的朋友,还有曾经自己断食的朋友,他们都经历过这样的感觉,我想,为何人类会如此?最后想起这是人类求生的最基本欲望,如果被夺削,就等于把这个“我”毁灭,因为我们都执着这个“我”的存在,难怪会忧郁。

我想,无论是什么,不执着才是重点,就以我自己做试验,在我体悟到这是人类共通的问题,而不是我个人的问题前,我保持一个距离来观照自己的心,才能面对有点忧郁的感觉。

另外,当我体悟到全人类都有着共通的状况时,我很自然的能把它视为自然现象而以平常心视之了。

作者 : 杨淑茱(本报通讯员)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2-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