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2 16:51:09  2226687
张尤蕊/味觉与心灵的交叠感受
读者投稿

继《月亮背面》之后,翁菀君再推出散文集《文字烧》。这本书分成味蕾之初、探索之味和小物语共3辑。

刚开始读到癞葡萄苦瓜、浓重之物臭豆、杰克灯南瓜、柔软少女心香菇的时候,就迫不及待想要与人分享,还有个人非常喜欢的独自也完整的青花菜。

若说人生只有酸甜苦辣,这就显得太随便了。翁菀君是个敏感细腻的人,她对食材的形态色泽都观察入微,还用了对待生活岁月的认真态度去仔细品尝食物的味道,所以百态人生之中自有百种滋味,除酸甜苦辣之外,尚有涩甘咸麻呛,亦有各味混合,再创新味,浓郁清淡层次分别。

许多人在较年轻的时候,一头栽地追求多滋味的人生,以为这样的人生才算丰盛富足,才不留遗憾。其实,能过上一段清粥岁月未尝不好,这样才能在自己以为百无聊赖的日常中,有机会回想一路走来终于暂别腥风血雨,终于等到片刻宁静。当下的安稳乏味,也许是不久前想得却不可得的。

我感觉牵丝的日式咖哩和千变万化的奶油炖菜,都是人类味觉欲求不满的产物,无论做菜的工序有多么繁复,仍希望把原来的食物创造出更胜一筹的美味。我们不也是经常对事物对自己层出新的要求吗?即使在安稳的时候,也还会想把原来的日子过得更好一些,把原来的自己也变得再好一些,无论过程有多么艰巨。有别于创意料理,酒蒸蛤蜊、如花莴苣和原味三明治,表现了一种看似饮食上回归自然原味,实则生活上折返简约舒泰的追求。然而,意式烘蛋的魅惑,仿佛又让作者掉入了贪婪味蕾的陷阱,世俗生活的深渊。作为读者,我觉得自己不仅仅是跟随在作者身后,看她对食物同时对生命不停歇地探索,看她在惑与悟之间挣扎徘徊,某些时候甚至直取她的思考成果。

小物语中提及的像玫瑰的婚纱、丽大班的麦克风、婆婆的柚木碗橱和凯丽阿姨的缝纫机,这些关于上一代女人命运的隐喻,作者似乎还在摸索的路上,又或其实早已洞悉什么,却不愿意承认,只好不厌其烦地重新投入其中去探索,意图找出能让自己欣然接受的另一种关于女性命运的诠释。其中最为深刻的是〈童年厂房〉里,年幼的作者深夜里爬上窗棂看厂房炉火,炉火猛烈,燃烧的是外婆作为劳动女性代表的岁月和生命,翁菀君从那时候就选择了以倾斜的独特视角去看女性无私的付出,而非直视女性艰苦的命运。

女性作者先天具备善感细致的心思,对于日常生活里的大小事物皆有所感触,遂翁菀君能在生活较小的餐桌上盘子里呈现丰盛有内涵的嘉膳,又在生活较大的回忆空间里摆设怀旧有故事的物品,拥抱一切得与不舍。


作者 : 张尤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