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3 19:00:00  2227126
【喝咖啡才是正经事】睡客厅/许书简
星云

羊男和我,已经睡了一个月的客厅。

这件事,是从大年初一开始的。我们和房间里的冷气打仗,打了3个晚上之后,决定让出整个房间给冷气,搬到客厅去睡。冷气因此就不哭了,不然已经好几晚,睡得正甜的时候,它就哭得稀里哗啦,十分凄凉,好像看不得我们呼呼大睡那样。起初在睡梦中,我说服自己把它当成是雨声。滴答,滴答,我们躲在梦里的屋檐下,吹风乘凉。不过后来冷气赢了,它干脆不发出“冷气”,而且还要选在大年初一,好像计划了很久,明知道那段期间是不会有人来维修的。在没有办法之下,它成功逼使我们搬到客厅睡。

我们把笨重的床垫拖到客厅,留下木床架孤独地守候那冷血的冷气。客厅的位子不大,床垫只能置放在沙发和电视之间的位子。铺上床单、枕头和被单,又是一片新天地。

不过谁都没料到,一个月过去了,我们还睡在客厅里。房间里的冷气已经经过两次维修,现在冷得不得了,也不会再流泪,安静乖巧,似乎巴不得我们赶快回去睡觉给它看。羊男问我,什么时候要搬回房间睡呢。我说不。不。不。不。不。

为什么不?因为我想掌控自己的命运,我认真地回答。真没想到,羊男听了答案之后却笑了。

就这样,我们以自己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为由,睡在客厅里。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想搬回房间去睡,那也是我们想回到房间里睡,才这么做的。而不是因为客厅不能睡了,才得搬的。

有时候我怀疑自己开始变成一个怪人。不过谁又不是独特的个体呢?当命运总是在捉弄你的时候,难道你不想把权力归还自己吗?经济不好,我们没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于是生活也不好。政治动乱,我们没能改变,于是思绪又被影响了。肺炎病毒蔓延,我们没能控制,于是一切都得十分小心。而我只是睡一个觉,都要被冷气操控吗?不行,我要把选择权握在自己的手里,要还是不要,听我的。

于是我们开始享受睡在客厅。比如躺着看电视剧。比如假装住酒店。比如推算隔壁的医生今天是准时上班?还是迟到?因为在客厅里可以清晰听见,医生出门的声音。话说回来,睡在客厅其实一点都不差,生活起居变新鲜了。也许直到我们开始厌倦的时候,才会选择搬回房间。总之,那不会是“一定”得搬,而应该是因喜欢才搬。

逐渐地,朋友们也知道这件事了。偶尔朋友会问,今晚你们睡客厅吗?于是大家一起笑成一团。一旁的人听得不明不白,怎么这两人睡客厅睡得如此快乐。冷气的事又得再解释一遍。

不过,终究不能永远睡客厅,尤其房间可不就浪费了。我只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不需要以睡在客厅,来证明自己对于命运的掌控。在此之前,也只能随遇而安。而睡在客厅让我们领悟,也许我们正在需要的空间,其实不多。反倒是内心,请保留一定的空间给自己。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