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1 19:10:00  2227342
【我们这一行】石墙匠/平凡 (芙蓉)
星云

1975至1982年的学校与大学年终假期里,我随大姐夫从事石墙匠这项冷门工作。

顾名思义,石墙匠就是砌墙工人,惟这墙不是普通的红砖或水泥墙,亦非花岗石所筑成的粗糙挡土墙或沟渠侧墙,而是由大理石逐块砌起、颇含艺术性质的墙。工人也因沾到艺术这字眼,故称匠。

大理石墙在那个年代相当流行。许多住宅,尤其是独立式洋房的设计,总会有一面石墙。有些屋主则喜欢用大理石来筑篱笆,以及篱笆门柱。

组成石墙的石块分方形和不规则形两种。石墙的润饰亦分为嵌线和浮线。嵌线乃抹于石块之间的缝隙,宽约1公分的黑色水泥线。浮线则是抹在填满缝隙的灰白色水泥之上。

客户通常不知各种石墙的区别与工价,姐夫会耐着性子解释,以便客户做选择。达成共识极为重要,以免建造途中,或完工后,客户抱怨货不对办。

大理石的颜色繁多。常见的有白、浅黑、土色与粉色。多数客户喜欢“掺色”,以致砌石墙犹如凑一个超难的拼图,丝毫不简单。石块的大小、颜色与形状皆须分布均匀。缝隙不能太宽,且须避免有碍美感,连续的直线长缝。

开工第一要务,是用大铁锤将约60公分大的石头,砸成不超过25公分的小石块,然后将它们摊在空地。接着姐夫选一块,往墙上比了比,用石笔勾勒出合意的形状,然后用方头铁锤削去多余的部分。再比、再削数次至满意后,用水泥将石块固定。因水泥需时干固,石墙一次不能垒太高,不然会倒塌。通常一天只能砌2至3层而已。嵌线,或浮线于隔天就可抹上。但通常我们会等到整幅墙或柱子砌成后,才一鼓作气将它做完。

石墙的建造全程纯手工,绝没使用任何机械。姐夫说石墙不光滑,有明显的斲削痕迹,就是缺陷美,有复古的味道。

因长时间接触水泥,以及徒手抓石块,我们的指纹被磨蚀至几乎没了。也因常年暴晒,皮肤变干燥、变黑。斲石所带起的石粉则会引起咳嗽与浓痰。手脚也常被锋利的石片割伤。尽管如此,石墙工价却不高,加上进度极慢,所以石墙匠的收入并不理想。而以上的因素亦导致学徒都做不久。

姐夫常感叹,人家艺术无价,他的艺术却是侮价。可他始终对这工艺很执着,务求做至完美。他说如果为挣快钱而粗制滥造,他过不了自己那关。后来随着孩子们陆续出世,姐夫的收入渐渐不足以应付开支,只得转行做运输业去了。

大姐夫往生多年了。有时我路经他的遗作,会想念当年那个伫立于古拙石墙前,默默地欣赏自己的杰作的,孤傲身影。


作者 : 平凡 (芙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