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4 08:00:00  2227416
刘惟诚.砂盟的政治抉择
纯粹诚见

这个国家的政坛,在过去一个星期里,经历了一场犹如过山车般起伏的巨变。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我们见证了希盟政府的倒台、原任首相敦马哈迪和候任首相安华的失势、朝野政党互相拉拢议员加盟等乱局,甚至连第8任首相的最终人选,也是令人始料不及的。换而言之,我们在这段时间内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跳脱大马政坛原有政治逻辑与宪政规律的,这让新闻从业员、政治分析员,甚至乎一些普罗大众,都感到心力交瘁,因为局势每分每秒都在出现变化。

当然,无论事情闹得多大,都必须有个尾,所以国家元首在上周日(1日)宣布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为新首相,并由后者携同国阵和伊党组织新政府。虽然这意味着过去数天的相位之争已经尘埃落定,但因为希盟和敦马在慕尤丁履任之时,仍坚称自己掌握着114名议员的支持,所以接着下来的政局发展仍存变数,特别是这个稍微过半的票数,已足以让希盟在下周一(9日)复会的下议院会议中,对慕尤丁发动不信任动议。

然而,相对于慕尤丁接着下来的首相之路,我其实对在这起乱局中扮演着造王者的砂拉越政治联盟(GPS)更感兴趣。很多人,包括希盟的支持者都很不解,何以砂盟最终选择倒向代表国阵和伊党的慕尤丁,而不是代表希盟的敦马(或安华),毕竟砂州行动党为了争取他们的支持,开出了“退出州选”的条件,难道这项条件不足以打动州首长兼砂盟主席阿邦佐?对我而言,这项条件是很有吸引力的,特别是即将来临的第12届州选,是关乎阿邦佐政途的关键选战。

砂州执政联盟在上届的2016年州选中,凭借已故前首长阿德南的个人魅力,横扫82席中的72席,是2001年后最亮眼的表现(占所有州议席的88%),而州执政联盟此后的最差表现,所夺席次也有77%(2011年),这让阿邦佐倍感压力。再者,这次会是阿邦佐首次领军的州选,这意味着他必须取得比2016年更好的成绩,以增加个人在州政府内的领导威望,当然,退一步来说,就算他真的超越不了阿德南,战绩也绝对不能比2011年的第10届州选差。

陷入必胜焦虑中的阿邦佐,面对州行动党所开出的条件,是不可能不心动的,因为从2011年开始,行动党已成执政联盟的最大威胁。尽管条件很具诱惑性,但阿邦佐依然选择了慕尤丁的阵营,而这又是为什么?按阿邦佐本身的说法,他会选择站在慕尤丁那边,是因为行动党太骄傲。对我而言,这应该只是表面上的理由,而真正的理由有三个。首先,敦马之前声称自己已掌握114票,这个票数其实已足以组成政府,因此砂盟的加入,也仅是锦上添花而已。

但在慕尤丁的阵营就大不相同,因为只要砂盟不支持,他们就不够票;换而言之,这个阵营比希盟更需要砂盟,所以砂盟在慕尤丁政府内,份量会更重、影响力会更大、主权谈判的筹码也会更多,只要谈不拢即可恫言撤离支持。其二,如果希盟因为砂盟的支持而继续执政,那行动党依然会是联邦执政党,继续掌握联邦资源,而占有这种优势的行动党,若在州选前夕突然出尔反尔,那么砂盟将在各选区中陷入苦战。但若行动党届时真的不参选呢?

砂盟依然会很担忧,因为没有人可以担保,资源丰厚的行动党,届时不会让候选人在公正党的旗帜下参选,甚至改派独立人士。换而言之,对阿邦佐来说,与希盟合作的政治风险和变数远比慕尤丁阵营更高;其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担任财长期间,亦曾多次与砂州政府出现摩擦,令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关系低落,再加上公正党主席安华曾扬言要夺下砂州政权,让阿邦佐对希盟缺乏十足信心,进而不愿意冒险合作。

这三点,严格上来说,反映的既是砂盟对希盟的不信任,也是砂盟按州政局权衡利弊后的利益考量,所以阿邦佐最终倒向慕尤丁的决定,虽然看起来不符合联邦政治利益,但却符合砂州的政治利益。政治,就是这样。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