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08 09:18:06 
【独家】原住民图腾刺上脸‧青年醉心刺青艺术迁砂
全国综合
亚伦的母亲是达雅族,故他把原住民的图腾融入脸部刺青中。
亚伦的母亲是达雅族,故他把原住民的图腾融入脸部刺青中。


(诗巫7日讯)在西马出生长大的文身师,不惜把半边脸刺黑,彰显国外流行的极黑风文身艺术,更为追求和发扬刺青艺术而搬迁到的母亲的家乡——美里。

花3小时为自己脸上刺青

现年26岁的亚伦(Aaron)是极黑风文身(Blackwork Tattoo)艺术爱好者,他花了3小时,照镜子在自己英俊的脸庞上慢慢刺青。虽然脸部刺青比在身体部位痛,但他为了艺术愿意忍受。

他于去年4月在脸部进行极黑风刺青,这种风格没有特定的图案、花纹,由刺青师父自由创作。因他有达雅族血统,故他把原住民的图腾融入脸上的刺青。

半张脸刺青后,他也以“新面容”更新护照。曾有些人不解地问他,长得俊俏的他何以“自毁”容貌?但对他却认为,这是为自己的容貌添加艺术和色彩。他的父母及也是刺青爱好者的女友,对此都不反对。

下次要挑战眼睛刺青

亚伦下一次要挑战眼睛刺青,把双眼刺黑。他说,或许有人认为他疯狂和不可思议,但他认为这是热爱和宣扬艺术的举动。

母亲是美里达雅族

亚伦的父亲是西马人,母亲是美里的达雅族,他从小在西马长大,求学,为了文身艺术最近搬到砂拉越生活。

在西马被当异类

亚伦最近2年才爱上文身,在西马拜师学艺,一年后替人文身。他的顾客有各种族,也有外国人,他因为有很多华人顾客而学会讲华语和广东话。

刚接触文身,他在右手臂文身被父母痛骂,但后来父母尊重他的选择,没有再阻止他文身和从事这行业。甚至他文半边脸时,父母也没说什么。

亚伦说,虽然目前在西马有不少人文身,但脸部文身者不多,因此他常被人当成异类。即使在吉隆坡这样的大城市,旁人看到他也会感到错愕而避开他。

“文身是一门艺术,但还是有很多人不能接受,甚至不敢靠近文身者。”

砂相同文化生活更自在

亚伦说,他因而决定回到母亲的故乡生活,一来是这里的达雅人很多都有刺青,二来相同文化能令他生活更自在。他也打算在砂拉越开展事业,把文身艺术发扬光大。他也正在诗巫、古晋和加帛寻找合适的落脚地开展新生活。

亚伦说,文身艺术有悠久历史,在埃及可追溯公元前2000年。早期很多国家的部落都有文身文化,文身更是一种身分象征。

他解释,文身风格有多种,极黑风文身是其中一种,即是透过墨水将各大小不同的图案刺在身体、脸上或头部。刺青的部位与留空的肤色形成强烈对比,简单又鲜明。

在外国流行的极黑风文身(Blackwork Tattoo)艺术是在脸部和头部刺青。
在外国流行的极黑风文身(Blackwork Tattoo)艺术是在脸部和头部刺青。
亚伦照镜亲手给自己“刺脸”。
亚伦照镜亲手给自己“刺脸”。
作者 : 黄明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08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