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0 16:28:57  2231491
刘洁颖/你吃得自由吗?
读者投稿

吃狗肉为什么不文明?这是《吃掉社会:走出厨房看世界》的灵魂拷问。狗是人类的朋友,吃掉自己的朋友说得过去吗?狗有灵性又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这么说来,但凡考虑过吃狗肉的人都是脑袋未开化且道德沦丧。作者冯一冲点出的是,吃狗肉为何要与文明与否划上等号?

对于西方,狗是朋友;对于中国人韩国人,他们未必有“吃掉朋友”的心理障碍。2002年世界杯期间,主办国之一的韩国,还发传单介绍吃狗肉的食肆。如果西方视白鸽为和平,兔子在复活节代表重生与善良,那英国的鸽子派与法国的红酒兔岂不是吃掉“和平”与“善良”?作者并不是要漂白吃狗肉这件事,而是道出我们所忽略的——“全球化”已被简约成“西方化”。有时,西方的一套未必马上能符合东方的国情。

花10令吉吃生番薯

这本书的奥妙就是从饮食借题发挥至探讨民生课题或思考社会哲学。“一分钱一分货”这句话,我一直觉得并无不妥;直到我读到〈油泡斑片与生产者的诚信〉这章节。想像你跟榴梿小贩买猫山王却吃到生番薯,这时你的朋友说:“10令吉不到的价钱,难道还会吃到真的猫山王?” 难道付出低档的价钱就没有资格要求货真价实?问题是你卖的明明是生番薯怎么可以冒充猫山王?更夸张的是,我们消费者就甘心接受假货,还安慰自己假货至少便宜?其实未必。我们渴望拥有的只是“吃得起猫山王”的消费经验,而非在意猫山王是否正宗。其实,懂得自己喜欢吃什么品种的榴梿(竹脚、D24、红虾、黑刺、金贵妃),远远比盲目跟风追求猫山王更高层次。这是作者给的启示,套用在任何食物都适合,背后逻辑是一样的。

在作者笔下,饮食是一种社会行为。我们吃得越来越精致多元,可我们吃得自由吗?看起来最自由的自助餐,从你决定吃的那一刻已经把饮食的掌控权双手奉上,任由厨师及餐厅把任何食物放在碟子上。有谁会在吃着100令吉的自助餐时思考,平时叫菜吃饭会否点到一人100令吉的价码?我们还帮餐厅解决了保鲜期快过的食材,更不介意他们呈上比较卖不出去的二等货。抑或你努力看遍各大指南推荐的牛扒熟度、油花分布、烹调方式及酱汁,只为学懂如何品尝一块顶级和牛。我们举起刀叉切得小心翼翼,只为对得起一块被大众标准化的牛排。我们沉醉于自助餐的任吃消费,服从于饮食指南的品味教学,大众文化下的自由意识却如同罐头,被框在狭小的空间里统一着。

《吃掉社会》会让你重新审视现有的饮食行为、文化与制度;读懂逻辑就能举一反三。厨房与大学原属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但在这本书里,砧板与黑板终于相遇。


作者 : 刘洁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