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0 16:41:43  2231509
颜书韵/漫步在记忆与遗忘的花园
读者投稿

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的我,对日据时代的马来亚认知不多,我们从学校老师传授的课程内容认识历史,偶尔从年迈长辈的口中听闻血腥往事,但那段黑暗时期从来只是书页上的文字记述,是和平年代成长的我辈无法深刻理解的。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从泰国南侵马来半岛,以武力强占英属马来亚、新加坡和婆罗洲,自此展开了三年零八个月的残酷暴政。1945年日本战败,英国政府重掌马来亚殖民权,败北的日军残党和马来亚共产党成为国内不可忽视的重大隐患,马来亚进入历时12年的“紧急状态”,而马英作家陈团英的《夕雾花园》就以这时期为背景创作的小说。

云林是拘留营唯一生还者

出生于槟城富裕家庭的张云林是马来亚海峡华人,自小受英语教育,一家人经历过二战的直接迫害,云林和姐姐云红被抓进日军拘留营,姐姐成为从军慰安妇,幼小的云林则在营地里当矿工苦力,直到日本宣布战败,云林有幸逃出生天,成为那座秘密拘留营的唯一生还者。

面对抛弃姐姐苟生的罪恶感,云林一直无法释怀,在心中默默发誓要找出当年的隐匿矿场,为孤漂野荡的姐姐安魂,而两姐妹曾对日式花园怀抱的憧憬成为故事的楔子。

云林在战后拜访金马仑高原,知悉深山里住着一位日本天皇御用的园林师,一方面她想要替姐姐建造一座庭园,一方面却憎恶所有的日本人,两种矛盾如爱与恨、记忆与遗忘的双面刃,刺痛着外表芳华、内心衰老的云林。

中村有朋这一位居住在战后马来亚的日本人,是一种微妙的存在。他宣称未曾直接参与战事,却在日据结束后留在本地,像是一枚历史的伤痂,又宛如一根警世的芒刺。云林自伦敦法学院毕业归国后,进入战争犯罪法庭工作,协助审理战犯的判决案子,她一边借过往的恨伸张正义,一边却想要竭力甩掉拘留营的梦魇。

两个看似永恒对立的角色在一座湿气濡重的高原上相逢,际遇因一座避世花园而重叠,直至彼此近距离面对面,剑拔弩张如他们在弓道场上射出的一支支箭矢,切割高原的雾气,穿破雨季的雨珠,才慢慢褪下时代加诸予他们的疤痕,甚至到后来,还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对方身上,细细密密纹刺成一幅淌血的浮世绘。

晚年的云林被诊断患上失语症,她重返金马仑高原,再度走进那座倾颓的日式花园,只望在自己的记忆彻底溃散以前,用文字唤回一生的苦与乐。她曾以为,如果回忆太惨痛,遗忘会是最佳的药方,可活到了暮年晚景,她才参悟,时光堆叠成记忆,记忆给人机会看到宽恕的全貌,而忘却只会埋葬怨恨。

日本园林师终究不属于这片吸附了太多二战血泪的土地,小说家让中村有朋借渡了泰国丝绸大王金·汤普森(Jim Thompson)的身世,轻悄消失在群山里,留下他挚爱的花园,和云林身后的一整片繁茂私语。或许,中村有朋活在这座记忆的花园里太久了,久到连他自己也忘了留守的初衷,如镜花水月,涟漪散去后,他亦随风而逝。

作者表明,小说中除了重大历史事件和知名人物属实,其他部分均为虚构。诚如园林师的借景艺术,小说家借来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从中倒映出一座掩藏起来的花园,在那里,有跨越藩篱的爱情,有至终放下的执念,但当中的伤痛和惋叹却是如此真实,如此揪心。


作者 : 颜书韵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