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1 08:03:00  2231625
刘惟诚.慕尤丁的“功能性”内阁
纯粹诚见

在引颈长盼多达一周后,民众在周一(9日)终于等到了新内阁名单的出炉。这次的内阁组成,对新任首相慕尤丁而言,必须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功能性”内阁,所以他在这次的新内阁名单中,做出了几项看起来相当有意思的安排和部署。首先,慕尤丁内阁做出了不设副首相的“创举”,但却将副首相的职权,转移到了另外设立的4名来自土团党、巫统和砂盟的高级部长职中,因此,我们的新内阁并非完全没有副首相,而是拥有4位这么多。

当然,这4位高级部长,其实也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副揆,因为他们与副首相跨部门、跨领域的广泛性特征不同,高级部长拥有具体的部门和职能,即教育、国际贸易、国防和工程,他们各自代表着慕尤丁政府想着重的教育、对外贸易、保安和基建发展等四大领域,平起平坐的特征既能够在行政管理上以“统筹”(coordinating)的名义要求其他部门配合,也能在首相出国、告假期间互相监督,而且他们都拥有首相不在国内时主持内阁会议的权限,所以更可以相互制衡。

这就是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将副首相职权分散到了高级部长身上,可说是一个极好的权力平衡手段,而这种根据政党部署而成的核心权衡架构,与前首相马哈迪早前有意设立的“大联盟政府”内阁极其相似,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慕尤丁目前所采用的这种制衡编制,其实是马哈迪原有的构思,但何以高级部长职的安排独缺伊党呢?土团党目前掌握两个高级部长,这当中有一个份额原本因该是保留给伊党的,但伊党对联邦级别的实务发展看似兴趣不大,所以才没有加入。

更何况,其主席哈迪阿旺在过去一直释出不争副首相的意愿,而伊党在联邦内阁里的地位也极其敏感,所以新内阁也在权衡利弊后,刻意避开让伊党加入高级部长的团队。而第二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新内阁,史无前例地招了一位资深银行家担任财政部长。现阶段来看,这无疑是一个极好的人选,因为拥有丰富金融经验的东故赛夫鲁,对内阁整顿国内金融、经济有很大的助益,对突破当前的经济瓶颈有帮助,但这里有个大前提,就是他搞政治的同僚,必须让他发挥所长。

另外,新内阁的一些关键部门也出现部分拥有相对背景的人选,比方说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迪,从政前曾经当过校长(管理学校)、高教部长诺莱妮在阿都拉时代是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在纳吉时代也担任过对外贸易发展局高职(行政经验)、卫生部长阿汉巴巴亦有医学背景,也是吉隆坡大学医学院主席,这些有相对背景的领袖进入相应部门,应该可以很快适应部门运作,因为毕竟这个内阁只有3年时间,必须即刻投入工作。

第四,也是最有意思的,就是隶属首相署的特别事务部长。这是过去希盟内阁没有的职位,但在2017年的纳吉内阁中曾经出现,当时是由希山慕丁出任的,主要职责是应付大选,但现在的特别事务部长究竟拥有什么“特别”职能,而且还是由被民间调侃为“飞行车部长”的礼端尤索夫出任,这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最后,就是这次特设的东马事务部长,这是之前东马两州在国阵时代都提过的构思,不过因为内阁人数有限而无法落实。

而这个职位的设立,除了是要奖励东马小党,也是让沙、砂两州能够更名正言顺地推动东马主权;再者,这次砂盟也获得分配至少9位正副部长,这亦是大马建国以来,砂拉越进入联邦内阁人数最多的一次,这两点都有助于砂盟向联邦政府争取更多资源,以筹备接下来的州选,而慕尤丁政府亦可透过在州选中支持砂盟的做法,间接性地争取自家政权的合法性,以及从中测试新政府在民间的受落程度,可谓一石二鸟。

显然,这次慕尤丁的新内阁,确实是具备一定的功能性的,但老实说,他仍旧存有一些严重缺陷,比方说,这次的内阁编制极为臃肿,正副部长的人数虽然不比前首相阿都拉时代的90人庞大,但慕尤丁的正副部长人数(70)也让人感到汗颜,除了是希盟内阁的近一倍,还是大马史上人数第二多的内阁。这种臃肿性对往后的行政落实、政策拟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虽然还不清楚,但这肯定涉及更高的行政开销。总的来说,这个新内阁,比上不足,但比下还是有余的。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