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2 17:04:12  2232644
谢宁嘉.窥视
城人小说

我的心总是藏着一份不安。

这是我1年以来第13次搬家。几乎每隔一个月,我拖着大行李和一大袋满得环保袋快装不了的必需品,一步步走向下个栖息所。

尽管惹来旁人异样眼光,尽管为此丢失工作,我必须离开,必须不停往前走。

XXXXXX

“为什么呢?” 那个圆框眼镜的女子目不转睛看着我,眼皮上了一层深紫色眼影。

在我还是个上班族的晚上,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开车回家。那份寂静渗入车内,只听见空调单调规律的声音。

那时已接近午夜12时。好吧,我确实刻意留在办公室直到深夜,因为不想回家面对他。我甚至忘了为什么我们渐行渐远。我隔着很多公里,都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与厌恶。

他和邻家漂亮大姐有一腿,我知道得可清楚。他听闻指控反而一脸错愕,扑哧地笑出来,以为我在说笑。我可生气了,停止切割鸡肉的动作,菜刀碰地一声敲击在砧板,倒挂在墙壁的玻璃杯被震撼得相互碰撞。

“别激动,有话好好聊。”他若无其事地说。

“有人和我说你每天出门不是去工作,是找妹子去了。”我理直气壮地说。

“谁说?”他挑起眉问。

“是一把声音,一个女生,我白天工作时听见她说话。偶尔她站在办公桌不远处,盯着我工作。”我说,紧握菜刀的右手好像有点疼。

“你累了。别做晚饭,叫外卖吧。”他耸肩,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仿佛我刚才没说过一句话。

想到这,怒气再次燃烧全身。

车子行驶在熟悉的街道,右脚深踩油门,一排排商店从眼角模糊闪过。脑袋被掏空,握在驾驶盘上的手突然僵硬,似乎被外来的力量控制。速度表数字飙升,驾驶盘摆向左边,车子狠狠撞上路边大树。

时间停止在那刻,身体依然僵硬,感官麻木,情绪毫无起伏,只看见眼前灰烟缓缓冒起。一声巨响以后,马路恢复平静。车子少了空调声,多了急促的呼吸。

XXXXXX

“你的意思是,有人控制你的身体吗?”眼影女子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我精彩的故事而产生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传言中的被附身,那躯体根本不是我了。那场车祸,我毫发无损,家人朋友十分诧异。

“你刚刚说有声音和你说话,是很清楚地听到吗,还是模糊不清?”她笔挺地坐着,一边敲打电脑键盘。

“当然是听得一清二楚。车祸以后,那声音变得更大声,吵得我无法入眠。我开始搬家,为了安全,你明白吗?那些人力量强大,我无法抵抗。他们要逮捕我,我必须逃。”

“为什么他们要逮捕你?”她耐心追问。

“他们太强大,我必须逃。其实这是我今天来的目的,你是医生,一定能帮我,对吧?你可别像上一个医生一样,逼我入院。为什么要入院呢,根本看不出一个必要性。我刚搬新家,那里安全得很,可住上两个月。我已一无所有。太多事情发生,我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开始的。没了他,丢了工作,存款也快花光了,每天过得心惊胆跳……”

“黄小姐,你有听过思觉失调症吗?它是一种精神病,起因包括遗传因素,脑分泌不平衡,于是产生幻觉,幻听等症状。我们会给你药物,你必须每天按时服用,每个月准时复诊……”

医生滔滔不绝的同时,另一把声音在我左耳说话。那声音很熟悉,我很久没听见了。

“我和那个漂亮大姐一点关系都没有哦。”他说。

“那你还爱我吗?”我说,声音颤抖。

医生停止说话,表情终于多了一丝错愕,一秒之后被专业的微笑取而代之。

“记得好好吃药。”她说,一边在药单下签名。

她是不是忘记问我愿不愿意吃药?好像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被发生车祸,愿不愿意被他分离一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