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7 07:00:00  2233704
赵少杰/在光影中寻找你
节选好物

你有没有发现,时间会模糊很多事情,其中包括脑海里的影像。

最近忙着处理母亲的身后事,许多的人和事,都仿佛被蒙上了一层滤镜,模糊了形状,依稀只记得疲累的脑袋和身体,一直都是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前来哀悼的亲戚朋友们都会关心地问:“你们都吃了吗?记得多休息。”糊涂的我们甚至忘了把手臂上的小麻布片别上,亲戚赶紧提醒我们有些礼数还是要多注意,闷热的天气总是让人烦躁不堪,再多的风扇也吹不散那股堆积在胸腔里的热气,酸涩的双眼闭上了,也很快地张开了,日与夜似乎没有了界限。

记得那一个夜里没有风,我在半夜中被父亲在房门外的呼叫声惊醒,父亲说:“你快过来看看你妈怎么了!”我赶紧从后门来到双亲的房里,母亲冰冷的手,吓到连在睡梦中也紧握不放手的父亲,我们惊慌失措地寻求帮助,分别拨了几通电话给亲人们告知母亲离世的消息。救护车、殡葬业者迅速地纷纷赶来,当一切来得太突然,还来不及整理所有的情绪,我们只能听从指示完成该履行的步骤,他们很快地处理了后续的一切事务,殡葬业老板问我:“你有你母亲的照片吗?明天我需要拿去放大。”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我们太久没有好好地为母亲照相。


还好还有影像记录

父亲拥有一台Olympus trip 35(注1),这是被评价为“傻瓜级”、“普通到不行”的相机,但是在那个时代,能够拥有一台菲林相机是一件很酷的事。父亲很爱拍照,但他不是一个摄影发烧友,他纯粹只喜欢用他这台操作简单的相机为母亲和家人拍照,为记忆中每一次的旅行,在各个景点中留下大家的踪影。

4377TLK2020313721421860091.jpg

每年的圣诞节、过年过节、家族活动,拍照是我家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在相片里看到母亲为我们缝制的衣服,虽然它们早已在生活里消失无踪,但是借由父亲的照片,勾起了很多我们一家人的回忆,如今得感谢父亲多年前不厌其烦地要我们站好合影,也幸亏父亲还保留了这些照片,这些早已被遗忘得七七八八的旧生活点滴,如今却变成我们拼凑对母亲的美好记忆图像。

父亲将存放已久的黑白相片取出,那是一张张当时爸妈热恋时拍拖的“闪照”,母亲穿着她自己缝制的短裙,而父亲则穿上当时最经典的衬衫西裤,帅气地戴着墨镜和母亲在公园里合照。我们坐在地上仔细端倪在小小黑白相片里的面孔,那都是我们既陌生又熟悉的母亲,父亲说:“你妈曾经担任水泥工,她将一担担的水泥挑到高处灌浆。”照片中青涩的她肩上披着一块布,手上穿着手套正努力在工地里干活,那是我们未曾看过样子,但是那坚毅的神情是母亲常常会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尤其是面对家中一些无法轻易解决的事。

4377TLK2020313721411860090.jpg

4377TLK2020313721411860089.jpg

自从手机有摄像功能,我们再也没有取出相机来拍照合影了,因此跟母亲的照片就只有一些搞怪的自拍和偷拍,但是母亲常常因为自己面容憔悴而拒绝被拍,我仍是喜欢冒着被她责骂的风险而偷拍她的表情,分享在脸书上,母亲被点赞的人数远远超越我的自拍照,关于这点她常骂我出卖她,但是每每有粉丝留言或送礼给她(其实就只有一个我的老同学会送礼物给他)她都会不好意思,内心却窃窃自喜,吩咐我一定要回礼给她的粉丝,绝不可以占他人便宜。

时间确实会模糊很多事情,旧时的人光透过镜头在菲林上留下了影像,时间却随着老去而将脑海里的记忆一点一滴地删除,或许这样就可以淡化许多的哀伤和悲痛,可是善忘的我们,深怕以后再也记不起她的样子,透过这些旧照片,我们重新再描绘她在我们心里的模样,以弥补一些来不及与她一起重温的画面。



注1:

1967年Olympus推出Trip 35菲林相机,这部简单的相机没有自动对焦镜头,亦无法手动无阶段对焦,只能选择4个定点的对焦位,快门亦只有两级,就是1/40秒及1/200秒,反而光圈就有f/2.8到f/22。这部相机并非什么高级型号,它只是一部大众化啲家庭相机,简单、易用、平价,全自动曝光都是它的特点,它并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功能,只是一部平平实实的能拍摄的相机,结果它一共生产了17年,而且它的生产量超过一千万部。

作者 : 赵少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