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5 00:00:00  2234021
陈绍安‧新部长们,快点开工啊!
天马行空

我们怀念祖基菲里,他在位时,疫情受控。

现在,我们陷入未知。我们不想恐慌,但已尽显无助,我们至今都还不知道阿汉峇峇能做甚么?要做甚么?尤其应对宗教集会方面,到底他能做到多少?

然后,脸书上开始有人问:阿历山大,口罩呢?我们买不到口罩!

或许,你还不知阿历山大何许人,那就告你知:新任国内易及消费人事部长是也。他到现在,还没出声。

国内2019冠状病毒病的第二波传染源,就在大家争做新任部长过程中爆发。更准确说法,是始于23号患者的“政治个案”,再来就是清真寺的“宗教个案”,传播力度一波比一波惊人。

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宗教活动引发冠病散播疑云,不禁让我们想起世界各地宗教活动成为感染会场的案例,包括新加坡的神召会恩典堂和韩国的新天地教会。

我们明白,凡灾难发生,一时阻不了人们依赖信仰力量抗灾,信徒都有通过祈福阻挡病毒的想望。只是,神或上帝以至上苍,真会鼓励信徒用肉身去迎战病毒吗?

全球抗疫声中,从2月28日至3月1日,前后持续3天,参与者高达1万6000人,当中大马人占最大比率约1万4500人。现在,这1万4500人自动现身接受检测者有几人?相信不出1500人,余下1万3000人仍在自由出人?仍在国内各个角落四处走动吗?

回头再看,始于三周前政变的第二波,是政治人物贴身互动的高官,让病毒有了扩展机会。这一过程,处在敦马和慕尤丁一人政府,或说无政府空窗期,除了敦马宣布抗疫经济配套,余下无一部门针对疫情进行当有的协调,包括本该协调解决市场抗疫物资的贸消部,某种程度上也与卫生部“断联”了。

在那个空窗期,所有部门总监都只能根据即有政策、条规硬撑,包括那个可怜的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他不能或不敢宣布“紧急应对措施”。

因为,只有部长可在必要时,通过政治授权进行政策性调整,去设定跨部门应急的特别措施;总监没有权力阻止宗教集会,那是部长的责任,部长必须根据相关法令条文去设法,直至有效启动和贯彻强制禁止集会的法规,包括宗教集会。

但是,事态发展至今,真没有看到政府主动出击,包括未见卫生部采取强硬措施去防疫情恶化。因为,新任卫生部长阿汉峇峇刚接手,不像前任祖基菲里一直跟进,且已熟悉并掌控抗疫机制及窍门。新任部门要先听取总监汇报,资料也要等消化之后,才能厘出更具体概念,才能设定方案;在此之前,依旧得根据总监建议顺序工作,等如看一步、走一步。

应对危局形势当儿换部长,在这里就已看到要命极之处。

阿汉峇峇希望可以延续前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所采取的冷静应对态度,说他将和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共同研究,以确保可以拯救人民的性命。

说著说著……参与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宗教活动者,陆续赶到各个州属的政府诊所接受病毒检测。可想而知,这画面和消息很快就在社交媒体疯传,一下子就让各地民众掀起抢购必需品,甚至出现抢购卫生纸或厕纸的荒谬场景。

从政治到宗教,马来西亚抗疫之路,所呈现的其实是一幅匪夷所思线条和画面;从敦马到慕尤丁一路灾难随行,从诊所到股市堪称无一幸免。

现在,清明将至,很快就要出现返乡扫墓的人潮,这些大幅移动的人潮当中,又不晓得会有多少带著病毒返乡,或是把病毒从家乡带去各个城镇的另一波疫情。

政变和疫情双重打击下,整个国家内忧外患,零售业、餐饮业和旅游业已成重灾区,股市大幅下滑,资金大量涌出,很多企业就要陷入寒冬,在这关节眼,新财政部长和新卫生部长一样,都是先听取汇报,了解实况之后,才能正式开工,都是“新人”!

我们的新人,抗疫不能等你慢慢想,求你动手要快一点啊!

作者 : 陈绍安(本报吉打采访主任)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