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6 19:07:00  2234853
Ajar-Ajar一对一免费补习‧与小孩互动学处世道理
暖势力


于2012年加入Ajar-Ajar Malaysia的赵政暐(右),目前是八打灵再也补习班的负责人。
于2012年加入Ajar-Ajar Malaysia的赵政暐(右),目前是八打灵再也补习班的负责人。


报导:陈静慧
摄影: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为了让经济能力中下家庭的小孩有机会上补习班,他们创办了一个名为Ajar-Ajar Malaysia的学习平台,通过吸纳大学生成为志工老师,让这些小孩有机会免费上补习班;同时也让大专生们在踏入社会工作之前,有机会从教学和小孩的互动中,学习为人处世的道理。

Ajar-Ajar Malaysia的其中一名发起人,是具有工程师专业背景的黎炳强。

他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表示,当时他带大专生到韩国进行交流,看到当地有志工教学组织,认为这么一个教学模式适合用于马来西亚,因而萌生开设免费补习班的念头。



 

他认为,教育是双向的,大专生在奉献服务的同时,也可从这些孩子身上学到一些为人处世及解决家庭问题的道理。

成立初期只是小型补习班

Ajar-Ajar Malaysia成立于2008年,在成立初期,只是一个小型的补习班。

其实,在Ajar-Ajar Malaysia正式成立之前,黎炳强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方向要如何开始所谓的免费补习班。

他说,是在一次的偶然下,遇到一些父母,这些父母因为缺乏经济能力,而导致孩子们的学习时间被耽误了。

“其中一个是马来单亲妈妈离婚了,因为一些事情她被送进监狱,出来之后,很想将孩子给照顾好。”

“那时候这名孩子要上小学一年级,但错过了报名的时间,所以没机会去上课。”

其实,并不是只有这个孩子面对这个问题,社会上有很多中下层家庭,也面对类似的问题。在得知这些父母和小孩的困境后,黎炳强以个人的能力召集一些朋友和一些大学生,就这样为这群体的小孩们开始了一对一的免费补习。

除了为小孩们提供马来语,英语和数学的补习班,志工老师也会教导小孩手工制作。
除了为小孩们提供马来语,英语和数学的补习班,志工老师也会教导小孩手工制作。

黎炳强:为小孩带来更好学习环境 

黎炳强指出,加入Ajar-Ajar Malaysia当志工老师的大专生们,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这些小孩的哥哥姐姐,希望在教学的过程中,为这些小孩带来一丝丝的温暖以及较好的学习环境。

他说,这些小孩所面对的问题包括了父母关系不好、家里也没有良好的教育环境、父母几乎没有时间督促他们、或者是有些父母没有兴趣关注孩子的教育。

“也就是这些种种的原因,导致孩子们的教育被忽略。我们希望可以填补父母没有办法给他们的那一块,于是一个礼拜为他们补习两次,每一次上课大概两个小时。”

志工一对一教学

参与Ajar-Ajar Malaysia的志工老师,主要都是为这些小孩进行一对一的免费教学,而这些小孩主要学习的科目是马来语、英语及数学。

虽然Ajar-Ajar Malaysia提倡一对一为这些小孩补习,但有时还是缺乏师资,以致有时不能进行一对一教学,但无论如何,为了确保每一名小孩的学习进度不受耽误,因此一名志工老师最多也是进行一对三的教学。


在上补习班的期间,除了为小孩提供课业方面的补习,志工老师偶尔也会和小孩们互动玩乐,营造一个轻松的学习环境。
在上补习班的期间,除了为小孩提供课业方面的补习,志工老师偶尔也会和小孩们互动玩乐,营造一个轻松的学习环境。


开办初期曾被质疑 

黎炳强坦言,Ajar-Ajar Malaysia这一路走来,面对不少挑战,包括曾被质疑。

他说,在免费补习班开跑的初期,有家长甚至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将孩子送到补习班,因为难以相信有免费补习这回事。

他指出,Ajar-Ajar Malaysia目前有10个主要的补习地点,但并不是每个上课地点都具备妥当的环境,有时候是借用志工的家,有时候则是借用社区礼堂,有的地点则需要缴付租金,因此在经费方面,很多时候也会依赖于各方的赞助。

“就比如说,我们的教材,如果经费不够,我们就不能买作业簿子,我们就只好复印。”

志工出席率须达80% 

虽然说是提供免费的教学,但Ajar-Ajar Malaysia在召集志工时,也有一些标准,那就是这些志工具备为他人付出的精神,每名志工在每个学期的出席率必须达到至少80%。

与此同时,Ajar-Ajar Malaysia团队也会为加入的大专生举办说明会。

“我们也会和他们(大专生志工)说,必须承诺可以为这些小孩提供至少一个学期的教学,而一个学期一般上是12至13个星期。”

教育背景非主要录取考量

黎炳强表示,教育背景基本上并不是录取志工主要的考量点,因为Ajar-Ajar Malaysia会为他们举办培训营,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进入作为老师的一个状态。

Ajar-Ajar Malaysia目前分布在全马的10个地点,志工老师大概有150名左右,而受惠的学生大概有250名左右。

助大专生突破自己 

除了为小孩提供免费教学,其实这也是让这些未踏入社会的大专生志工,有一个突破自己的机会。

于2012年加入Ajar-Ajar Malaysia的赵政暐表示,当时本身是一个缺乏信心的人,因此得知有这么一个教学平台后,他希望可以通过这么一个方式突破自我以及学习。

吴萍恩:变得更自信平稳

Ajar-Ajar Malaysia金宝区负责人吴萍恩表示,本身于2010年加入Ajar-Ajar Malaysia,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看到一些大学生,如何从没有信心,转变为一名有信心的人,甚至鼓起勇气尝试新事物。

她说,印象中有一名女大学生,个性比较胆小,也没什么跟外面的人接触。

“有一次我们办生活营,她就来参加,其实我们也惊讶,因为她害怕陌生,可是她可以鼓起勇气来参加这个生活营。”

她说,从生活营当中,可以看见Ajar-Ajar Malaysia改变了这名女大学生,整个人变得很平稳,有自信,也可以很好的表达自己。

另一名Ajar-Ajar Malaysia成员王宛瑜表示,希望透过这么一个补习平台,让大学生们能够看到自己的价值,回馈社会。

虽然Ajar-Ajar Malaysia提倡一对一为这些小孩补习,但有时还是缺乏师资,因此会由一名老师负责教导两名或三名学生。
虽然Ajar-Ajar Malaysia提倡一对一为这些小孩补习,但有时还是缺乏师资,因此会由一名老师负责教导两名或三名学生。


小孩们在上课时,专心聆听志工老师的讲解。
小孩们在上课时,专心聆听志工老师的讲解。


志工老师(左)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这些小孩的哥哥姐姐,希望在教学的过程中,为这些小孩带来一丝丝的家庭温暖以及较好的学习环境。
志工老师(左)所扮演的角色更像是这些小孩的哥哥姐姐,希望在教学的过程中,为这些小孩带来一丝丝的家庭温暖以及较好的学习环境。


黎炳强(左)和王宛瑜(右)皆认为,教育是双向的,通过Ajar-Ajar Malaysia这个平台,除了让这些小孩有机会免费上补习班,也让大专生们在踏入社会工作之前,有机会从教学和小孩的互动中,学习为人处世的道理。
黎炳强(左)和王宛瑜(右)皆认为,教育是双向的,通过Ajar-Ajar Malaysia这个平台,除了让这些小孩有机会免费上补习班,也让大专生们在踏入社会工作之前,有机会从教学和小孩的互动中,学习为人处世的道理。
志工老师和补习班的小孩们开心合影。
志工老师和补习班的小孩们开心合影。


作者 : 陈静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