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6 23:46:38  2235322
刘惟诚.把浪费的抗疫时间追回来
纯粹诚见

这几天,我有个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在我脑海中盘旋。正当新冠状病毒开始肆虐全球,各国想方设法地积极抗疫之时,这个国家上演了俗称“喜来登政变”的夺权戏码,搞得我们前一周没首相、后一周没内阁,但可能当时我们没有什么新的确诊病例,或者仍沉醉在日本、新加坡对我国抗疫措施的赞美中,所以这时,我们使用了倾国之力,来处理政治议题。数周过去,当时悬而未决的政治问题,现在已告一段落,而冠病疫情也开始进入第二波的爆发期。


目前,确诊病例每天都在攀升中,而且数字越来越令人担忧。面对着日益严峻的局势,我在想,我们确实是时候好好收拾心情,再用倾国之力来处理疫情。但问题是,这么多天过去,摆在眼前的,似乎只有四种情况,政府没有具体对策是其一,国人恐慌度日是其二,谣言满天飞是其三,而第四种更磨人,就是官员不在状况。


我想不透的,是我们在处理政治议题时所表现的精明(算人头、算支持率)和强硬(以“救国”之名强硬展开二度变天),在冠病面前却反而变得笨挫(议员们可漏夜开会凑人数,但商议冠病的会议却按日程编排)和软弱(刚开始在禁止大型活动、人口流动,包括宗教和休闲活动方面显得优柔寡断),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首相慕尤丁终于在16日当晚颁布“行动限制”的抗疫措施,但距离第二波疫情爆发一周后才有此决定,行动已是有点迟缓。


怎么说?确诊病例在数天时间内突然暴增,而卫生部至今仍在苦苦追踪、调查隆市大城堡占美清真寺传教士集会者,所追踪到的人数至今不足所有出席者的20%,换句话说仍过万的出席者仍不知所终,这些都是散步全马各个角落的冠病计时炸弹,但政府在当时竟然没有相应的对应措施,还在这种严峻情况依然放任人口流动、聚集,甚至因为宗教、种族和经济考量而一度只不愿全面禁止大规模活动,这极其不敏感。


当然,迟到好过没到。就比如中国,在疫情刚爆发时反应虽然缓慢,甚至还有官员刻意欺瞒疫情,但后期的处理手段够快、够强硬,积极把早前所浪费的时间追回来,才得以迅速稳住疫情进一步的扩散。但如果政府的反应能更快、更果断、更早拥有具体对策,比如好像一度成为东南亚冠病重灾区的新加坡那般,该国按国情迅速推出曾经让人嘲笑为“佛系抗疫”的半自主模式,一边管人一边管病,手段快、狠、准,那么大马的疫情就不会达致如此严峻的地步。


此外,其他遭受冠病肆虐的国家,虽然抗疫结果也没有很好,但他们胜在能够迅速、果断地推出不同程度的应对方案,欧洲、东南亚各国,有些封国、有些则迫于无奈地采用集体免疫(herd immunity),就连至今仍零确诊的缅甸,也不敢对疫情掉以轻心,即日起启动全面抗疫机制。我们姑且不谈这些机制的效果好坏、到位与否,但这起码是一个相对具体的政策方向,多少能够稳住民心、稳住市场,将社会陷入混乱的冲击减至最低。


尽管我国卫生部在数天前已将防疫提升至“后期遏制”级别,但这种做法是在发现追踪病例出现困难时才做出的对应措施,反应已是过慢,新国在发现第一宗确诊比例的17天内就启动了与我国目前相应的“橙色级别”,并很早就颁布了行动限制令,争取以时间换空间。当然,我不是长他人志气,我只是希望政府在颁布“后期遏制”和“行动限制令”后,能够以这些国家的经验,迅速并积极展开更大规模、更严厉的防疫措施,争取把早前浪费的时间追回来。


当然,我们早前一直指责卫生部反应慢,而且行动不够全面,但起码他们是最早意识到问题的政府机构,而当卫生部在苦苦作战,其他部门在干什么?妇女部要探讨马航空姐制服和童婚议题、贸消部无视国内口罩严重短缺和价格飙高、旅游部无具体政策援助惨淡经营的旅游业者、人力资源部在推动职场防疫的反应很被动、交通部没相对的人口流通与运输防疫措施、通讯部与内政部缺乏管制假讯息传播、禁止大型集会的相应举措。


这些都令慕尤丁领导的新政府看起来不只反应迟钝,而且还优柔寡断,这一度让国人很彷徨,觉得在现阶段除了自己,还能够靠谁的无力感。我衷心希望,随着慕尤丁政府正式颁布全面、具体的防疫举措,各部能够就抗疫达致全面共识,所有政府机构、朝野政党,都能够互相配合,达致全面抗疫的作战状态,要记得的是,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冠病不会因为你是特定族群、宗教或派系的支持者而有所保留。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