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7 13:54:05  2235456
黄震寰音乐志向笃定,在美国出唱片不是梦
教育专题


为了丰富创作灵感,黄震寰每天都会花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搜听不同乐风的音乐,确保不与时代脱节。
为了丰富创作灵感,黄震寰每天都会花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搜听不同乐风的音乐,确保不与时代脱节。



黄震寰自行制作并发行的6首曲目EP《Bloom》,去年已在多个数字平台如Spotify、Apple Music、Google Play、Tidal和Soundcloud等等发布。他解释,“Bloom”是繁花盛开的意思,歌词叙述的是一个后现代人经历了生活的扭转曲折后,与自己的灵魂对话与心声。

他说:“做音乐就像在无边的画布上用声音绘画,在其中,您的想象力变成了现实。我相信音乐家有责任伸出自己的手,与他人分享你的爱与痛。”

在《Bloom》里,乐风结合了多种合成器与节拍的运用,也融合了各种现代音乐元素,如流行、爵士、电子、Fusion与World Music。黄震寰包办词曲创作、编曲、人声与录制。他特别介绍专辑中的第四首歌曲“Serial”,这首单曲有浓厚的电子风与鲜活的节奏。

从词曲创作一直到发行,黄震寰一共花了一年的时间来筹备。在这个过程中,他面对最大的挑战莫过于筹备资金。“很多录音器材和乐器都很昂贵,如果没有大公司巨额撑腰制作,所有费用都需要自己承担。在美国,承包录影棚的支费大多从每小时80至100美元起跳。为了在录音棚里可以一气呵成完成实录,一定要先把音乐编曲做好,并与乐手事先有充足的排练和沟通,以避免浪费租用录音棚里的时间。”


黄震寰去年自行制作并发行的6首曲目EP《Bloom》,去年已在多个数字平台如Spotify、Apple Music、Google Play、Tidal和Soundcloud等等发布。
黄震寰去年自行制作并发行的6首曲目EP《Bloom》,去年已在多个数字平台如Spotify、Apple Music、Google Play、Tidal和Soundcloud等等发布。


跳出古典音乐框框

黄震寰是从小就学钢琴的孩子,从小接触古典音乐,到了升大学阶段,他很笃定自己想要往音乐领域发展,且要跳出古典音乐的框框,如流行音乐、电音设计、音乐版权、音乐商业等等,而可以提供这方面养分的地方,就是音乐发展很蓬勃的美国了。

黄震寰确定了自己的志向,就往这个方面去找音乐学院。他知道吉隆坡的ICOM音乐学院与著名的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办双联课程,他在ICOM念完2年的音乐表演课程后,就只身飞到美国马萨诸塞州波斯顿伯克利音乐学院,2015年毕业后一直留在美国发展。

美国无疑是发展流行音乐事业的好地方。虽然竞争力很大,但只要够努力,工作机会还是很多。

黄震寰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从事音乐前后制,也参与各类型音乐演出,以及教育工作,不时也会接一些商业演出。

黄震寰曾参与无数场的演出。他曾担任1969年美国金曲奖得主Jesse Colin Young在美国边巡演的首席键盘手长达3年。Young是“The Youngbloods”的负责人,并且是自1960年代以来著名的美国歌手兼作词人。巡演结束之后,他回到波士顿,从事教书、商演、音乐制作等工作。

黄震寰所领导的荧光团Fluoroscent Collective,受马来西亚砂拉越旅游局之邀在2017年婆罗洲爵士音乐节上演出。他自己管理音乐事业,与许多本地、美国和包括来自东南亚、中国、欧洲、印度的国际音乐人合作。

他最近忙着很多工作,现正在与数个录音棚录制键盘、钢琴,也帮学生设计教材。同时正筹备与数位音乐人及团体如马来西亚一线吉他手Aleif Hamdan、马来西亚流行艺人Daniel Yoong以及来自波士顿的电子乐团Trandcention等在年内到美国多个州巡回演出。


黄震寰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从事音乐前后制,也参与各类型音乐演出,以及教育工作,不时也会接一些商业演出。
黄震寰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从事音乐前后制,也参与各类型音乐演出,以及教育工作,不时也会接一些商业演出。
黄震寰认为,做音乐不要过于吹毛求疵,错过了发行音乐的好时机。今天得到的新鲜灵感,琢磨过久也会变成枯燥乏味,觉得它过时。做音乐没有终点,是一段不断与自己的想象力拔河的旅程。(摄影:本报 刘永发)
黄震寰认为,做音乐不要过于吹毛求疵,错过了发行音乐的好时机。今天得到的新鲜灵感,琢磨过久也会变成枯燥乏味,觉得它过时。做音乐没有终点,是一段不断与自己的想象力拔河的旅程。(摄影:本报 刘永发)
黄震寰认为,做音乐不要过于吹毛求疵,错过了发行音乐的好时机。今天得到的新鲜灵感,琢磨过久也会变成枯燥乏味,觉得它过时。做音乐没有终点,是一段不断与自己的想象力拔河的旅程。(摄影:本报 刘永发)
黄震寰认为,做音乐不要过于吹毛求疵,错过了发行音乐的好时机。今天得到的新鲜灵感,琢磨过久也会变成枯燥乏味,觉得它过时。做音乐没有终点,是一段不断与自己的想象力拔河的旅程。(摄影:本报 刘永发)
黄震寰在波士顿的一间录音室里埋头做笔记。
黄震寰在波士顿的一间录音室里埋头做笔记。
黄震寰与学生讨论乐理。
黄震寰与学生讨论乐理。


一台电脑,操刀多项任务

在美国从事音乐事业,人才济济,黄震寰是如何装备自己,打造属于自己的舞台?他说:“由于科技的演进,现代音乐人只要拥有一台手提电脑,就可以一手操刀多项任务,如音乐制作、编曲、乐谱抄写、电音设计、基本录音等。找工作其实不难,但如果要脱颖而出,一定要不断摄取新技能和知识,不停地充实自己。现在有很多出色的音乐人也会投资摄影器材及软件,自己制作音乐视频。”

为了丰富创作灵感,黄震寰每天都会花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搜听不同乐风的音乐,确保不与时代脱节。他也喜欢研究不同的编曲及和声技巧,有时也会翻听一些小时候喜欢的歌。

他说,一个追求完美的音乐人会不停的拿自己的作品和别人比较,无论词曲创作、编曲都一定有人做得比你更好。“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要过于吹毛求疵,错过了发行音乐的好时机。今天得到的新鲜灵感,琢磨过久也会变成枯燥乏味,觉得它过时。做音乐没有终点,是一段不断与自己的想象力拔河的旅程。”

接下来,黄震寰现已经开始为第二张专辑筹备,曲目已备好,准备六月中集合乐手到录音棚里实录,发行日期暂订今年底。他也希望继续与更多音乐人携手合作,在国际乐坛上为马来西亚争光!

【黄震寰简介】

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专业钢琴手、键盘手、制作人、作曲/编曲人、音乐总监和音乐教育工作者。受过古典音乐训练的背景,并牵动着强烈的流行、Blues、爵士、电子和电影配乐风格,对各种音乐风格有全面的了解。高度灵活的合奏演奏者,能够快速掌握高难度的和音/编曲。

为Fluoroscent Collective乐队负责人/艺术总监。曾担任Jesse Colin Young、Trandcention演出的键盘手;参与大马歌手Daniel Yoong、Aleif Hamdan作品的表演和录制。


作者 : 关丽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