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17 16:42:35  2235484
这政治闹剧 老师怎么教?用反面教材上一堂民主课
教育专题

最近国内政局虽然看似一场闹剧,但转个念想一想,这不正好是一个很好机会(或反面教材),用来培养学生的政治醒觉还有民主素养?

别以为政治距离学生很远,因为在目前这网络时代,即便是小学生也可能从社交媒体接收到各种政治讯息,只是他们未必懂得判断这些讯息孰真孰假、谁是谁非。尤其最近局势纷纷扰扰、反反复复,此时若没有人适当地引导他们思考,只怕他们以为争权夺利就是政治的全部。

这时如果要给学生上一堂民主课,老师们到底可以怎么做,才能不带偏颇给学生一些启蒙?

杨升睿主动跟学生聊时事话题,学生反应不一。(受访者提供照片)
杨升睿主动跟学生聊时事话题,学生反应不一。(受访者提供照片)

每个星期日,杨升睿都会义务给原住民小孩补习。日前他跟这群孩子聊起最近的时事和政治话题,结果小孩的反应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

❶不喜欢这些话题,认为无聊。

❷对特定政党已有定见,例如A很好、B是魔鬼,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❸被政治搞笑图吸引,但对于充满仇恨的评论又觉得愤慨。

杨升睿在跟小孩谈论政治时事时,不断提醒自己避免灌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是纯粹向他们讲述事实,以及针对事实补充一些知识。他说:“虽然他们当中有的人不喜欢这么严肃的课题,但我很高兴我们愿意打开这话题,而且我们是就事论事而非争论谁对谁错。”

很多大人逃避跟小孩聊政治话题,但他认为这不表示小孩就浑然不知发生什么事,因为小孩还是会透过社交媒体或其他管道接收到各类资讯。“危险的是,如果他们接收到的讯息不是事实而是偏见怎么办?”

杨升睿是“Teach For Malaysia”非营利组织的职员,多年前在网上分享创意教学活动而引起关注。在他短短几年的执教生涯中,他扮演过钢铁人、小丑等角色,带给学生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是他将教室布置成命案现场,让学生一边“查案”一边学习英文。(编按:【新教育】曾在2019年7月23日刊登杨升睿的故事,题目〈创意教学 热血老师翻转教育〉)

一直以来,他都主张让学生多了解时事和政治,例如他曾经在中一的课堂上,让学生透过游戏认识“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这个政治术语。最近国内发生这么多事,他认为教育工作者和大人更应该把握这时机给孩子讲解,要不然孩子一知半解的话反而更危险。

潘永强说,国外有很多关于公民教育的优质读物,例如美国公民教育中心编著的《超级公民套书》(共5册)。
潘永强说,国外有很多关于公民教育的优质读物,例如美国公民教育中心编著的《超级公民套书》(共5册)。

潘永强建议,小学阶段可采用选举班长的经验,加深小朋友对民主程序的体验;中学阶段则安排学生用辩论的方式讨论特定课题,加强学生的思辨能力。(本报资料室照片)
潘永强建议,小学阶段可采用选举班长的经验,加深小朋友对民主程序的体验;中学阶段则安排学生用辩论的方式讨论特定课题,加强学生的思辨能力。(本报资料室照片)


先从基本概念着手

无论是中学或小学,老师确实可以借由最近的时事向学生讲解我国的政治体制。不过由于中学生和小学生的教育程度不一样,因此老师应该因材施教,先从基本的概念着手。

●如果对象是小学生……

南方大学学院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潘永强表示,小学生通常无法理解复杂的政治演变,也不能掌握一些政治词汇,例如“倒阁”、“看守政府”等等。因此在小学阶段,老师可以透过一些优良教材,或是一些教学短片,让学生先初步认识一些基本概念,例如民主、责任、公正和平等。

至于小学的高年级阶段,由于有些学生已开始阅读报章或接触新闻,因此他建议老师透过新闻内容,简单导入政府是怎样组成的?选举是如何展开的?怎样才是公正的选举?

“也许可以采用选举班长的经验,加深小学生对民主程序的体验。老师这样的讲解方式,主要以介绍基本概念为主,不会导入个人的立场,让学生对基本价值有所认识。因为诸如民主、责任、公正、平等这些价值,不只是涉及政治发展,在其他社会和团体生活中,也同样有深刻的意义。”

潘永强说,国外有许多关于公民教育的优质读物,例如美国公民教育中心编著的《超级公民套书》(附赠教师手册)。“马来西亚的问题是,国内缺乏编写得优良又浅易的公民教育教材,如果依靠教师准备,通常效果不好,因为很多教师本身也不具备正确的人文与社会科学知识。”

●如果对象是中学生……

中学阶段,由于有些学生已具备阅读较完整、较深刻文章的能力,因此潘永强认为老师可以为学生讲解政府的组成过程、国会的角色、君主立宪等概念,以培养学生对国家体制的认识,在18岁后成为理性选民。

他认为中学阶段可以进一步让学生掌握更多延伸概念,例如政党是什么?选举制度是怎样操作的?在什么情况下,首相会失去支持?元首基于什么理由任命首相?“这些知识背景,可以加深学生对国家制度的基本认识。本来这部分内容应该列入中学的公民教育课纲,但我国无论是国中和独中,这部分都做不好。”

另一方面,他认为老师可以安排中学生用辩论的方式讨论特定课题,以加强学生的思辨能力。“讨论重点包括,新政府的产生是否符合民主原则?程序之中有没有违反正义?政治人物跳槽是否违背人民委托?怎样才是一个理想的政府?对国家未来前景有何影响等等。”

潘永强曾是独中校长,他认为中学现阶段除了可以向学生讲解政治概念之外,也可以引入媒体识读教育,为学生介绍假新闻的负面作用,包括指导学生如何辨别新闻真伪、如何在网络上理性讨论等等。


王淑慧提醒老师在跟学生讲解时事时,应该以引导学生思考为目的,而不是给答案。
王淑慧提醒老师在跟学生讲解时事时,应该以引导学生思考为目的,而不是给答案。


以事实为主 不带评价

认识国家体制是培养公民意识的一个很重要部分。唯有了解国家体制,人民才不容易被政客糊弄。

谈到公民意识,新纪元大学学院教育系主任王淑慧指出,这里头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主体意识或身分认同。她认为小学阶段可以先培养学生的主体意识,例如体认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然后到了中学再让他们知道身为公民的权利与义务。

“当学生有主体意识,他才知道他的公民权益在哪里,然后他才会有意愿去参与。为什么很多人已经过了法定年龄都还没有投过票呢?因为他的参与意愿不高。所以这3种意识(主体意识、权利意识和参与意识),我觉得是相互影响的。”

虽然她赞同老师向学生讲解国家体制,但她提醒老师必须要有自觉,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学生聊这些。她说:“老师也是人,他会有自己的价值观,也会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但是面对学生的时候,老师就必须避免宣导这个政党怎样、那个政党怎样,切勿当作政治宣传或个人的情绪发泄。

为了避免偏颇,她建议老师可以在现有的课纲基础上出发,再搭配最近的时事。例如小学课纲本来就有介绍我国是君主立宪的国家,这时候老师可以进一步向学生解释什么是君主立宪、为什么马来西亚是君主立宪国家等概念。只要老师讲述的都是既定事实,就能避免在学生心中埋下偏见的种子。

要是老师担心自己无法应付这类课题,她建议老师可以办讲座,邀请这方面的专家来给学生上课,不过这种方式比较适合中学生,对小学生则不太适合。

引导思考 而非给答案

从最近一连串的国家大事,王淑慧认为更凸显了现在的学生应该掌握以下3种能力:

❶自主学习能力:老师在课堂上可以讲的东西其实很有限。学生如果想要深入了解一个课题或一件事情,可以自己找资料研究。

❷数据分析能力:自主学习还不够,因为现在是大数据时代,学生需懂得分辨数据孰真孰假。王淑慧本身有一个正在念中一的孩子,她会向孩子推荐可靠的媒体app,让孩子至少知道可以从哪些管道得到可靠的讯息。

❸自我认知:唯有了解自身的义务和权利,才懂得维护自己的权益。身为公民应该思考“我可以做什么”还有“我应该做什么”。

王淑慧强调,老师跟学生谈论国家大事并不是要给答案,而是引导学生思考。更何况她觉得老师根本给不了答案,给答案反而可能是一种偏颇。

还有一点,老师跟学生谈论这些话题并不是纯粹为了凑热闹。她说:“老师未必要用一堂课的时间来教学生这些东西,因为这是长期都应该做的事情。”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1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