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0 07:00:00  2236369
叶伟章/校园的种子,今日的开枝─谈吉隆坡三新兴剧团
艺文

南瓜工作室,《若你碰到它》剧照。
南瓜工作室,《若你碰到它》剧照。

听说近几年吉隆坡冒出了好些新剧团,中文剧团。“冒出”这词,不知怎么总让我联想到蘑菇,在潮湿之地,在并不肥沃的土壤上,在那缺乏光照的阴翳中,萌芽,冒出,忽尔就像施了魔法似的,让原本沉郁的树林活了起来,仿佛在宣告着生命的奇妙。

是啊,生命的奇妙。上一篇介绍吉隆坡中文剧团的特稿名为〈岩缝中的绿意〉,显然颇有处境艰难之意,然而在这样的生长环境中,为什么仍有新剧团相继冒出,这问题让我觉得有趣。

2015年,空白格剧团;2018年,狂野剧团;2019年,南瓜工作室。更有趣的是,这3个剧团的创团人和成员,都是拉曼大学的毕业生,学生时代华文学会“林夕剧场”的成员。想来,这必然不会是纯粹的巧合。

南瓜工作室创团人,陈俊荣。
南瓜工作室创团人,陈俊荣。

陈俊荣:建基于文创的筑梦人

南瓜工作室应该是吉隆坡最新的中文剧团了,成立于2019年。

与前两位创团人一样,陈俊荣因为林夕剧场而认识了戏剧;但访谈间不难发现,对于前景他其实有着更远大的向往与蓝图。

“我希望南瓜工作室不局限于剧场,有一天能与餐饮、服装、影片制作等不同的领域结合。”陈俊荣说。“更具体的说法是,我希望有自己的工作室(空间),底层有咖啡厅、楼上有剧场,再上一层就是办公室,类似这样的概念。”

陈俊荣希望通过创建构想中的跨领域平台,可以让艺术与生活有更紧密的结合。直白来说,即是以南瓜工作室作为基点,进而扩阔建筑社区文创的层面。

“因此,我们把‘南瓜’定义为工作室,而不是剧团。”

想来,陈俊荣的意念已然十分明确。

对陈俊荣而言,剧场最大的魅力在于“温度”:“在做演出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产生一种温度。就是这份温度,让我们即使没有酬劳,或花更多时间,也愿意继续下去。”

目前在网络旅游平台当客服员的陈俊荣,希望有一天能以全职的形式进入他的梦想王国。很显然的,文化事业才是他真正的理想与目标。

求新求变保留实验精神

蓝图虽然有了,但筑构步骤与程序却仍未明朗。作为新兴团体,南瓜工作室目前依然是以办演出为起始点。2019年杪,祭出了首炮演出《若你碰到它》,接下来即是第二波演出的筹备工作。

“我们希望可以做些比较不一样的演出。”所谓的不一样,或许是社会议题上的,或许是形式上的,或许是叙事与非叙事间的选择,或许是更实验式的……,一切还在摸索中。

是的,摸索,也包括了如何筑构他的文创梦。

人因梦想而伟大。始终坚信,英雄出少年,永远别小看初生之犊。

空白格剧团创团人,陈启祥。
空白格剧团创团人,陈启祥。

陈启祥:在剧场里的自我探索

空白格创团一周年时,曾办了个“零收费”的《零卡斯》系列演出。此举于当时曾引起一些议论,有者认为有助于推广戏剧活动,有者则认为缺乏对艺术作品的自重。

“我们都是素人,不是专业的戏剧工作者,想要以近乎零成本的概念办演出,希望可以让更多没有接触过戏剧的朋友走进剧场。因为当时我们都还是新人,所以想说不要收费比较好。”空白格的创团人陈启祥说。

这样的低姿态,却换来好些不表赞同的声音,想来是始料未及的。

陈启祥来自亚罗士打,中学时并没有接触过戏剧。

“当时虽然曾参加英语话剧比赛,但实质上对戏剧毫无概念。”

进入拉曼大学学院时,适逢华文学会举办第一届新春晚会,陈启祥参与了当时的演出,从此与戏剧结下了不解之缘。

“戏剧于我而言不是‘演戏’而已,而是发现自己、检视自己、挖掘内心更深处的自己。

“戏剧改变了我许多,以前的我没那么擅长表达。”

目前在建筑公司担任行政人员的陈启祥,毕业以后对戏剧的热爱丝毫不减,于是决定与另5位同学一起创团。创团之初,并没有特定的规划,纯粹希望有个做演出的平台。

狂野戏剧班3.0结业演出《4Gift Bar》剧照。
狂野戏剧班3.0结业演出《4Gift Bar》剧照。

尔后,他加入了Team剧团的培训计划,希冀可以借此更了解剧场的运作模式。

纯粹为了喜爱戏剧而演

离开了校园那么些年,现年也已28岁的陈启祥,没有想过要全职留在剧场,也没有想过要放弃戏剧。

“或许就是现代人所谓的‘斜杠人生’吧。团里当然有些人的热情已被磨灭,但也有人想继续,所以下一部戏现已开始筹备。

“我们单纯想要聚在一起,共同完成这件事(演出)。因为不是为了钱,所以感觉更纯粹一些,纯粹的热爱着戏剧。”

陈启祥总结:“戏剧,真的很奇妙。”

狂野剧团创团人,陈凯棱。
狂野剧团创团人,陈凯棱。

陈凯棱:游走于商界与剧场间

来自麻坡的陈凯棱,同样是在大学时期加入了林夕剧场,参与了一些小品演出,开始了对戏剧的接触。

2013年,媒体系毕业以后,她马上投入了商界,自行创业成了一名微商。近期,她还自创品牌,代理日本进口的美型口服液。

离开了校园,也就等于断开了与戏剧的联系。“但我依然感到很怀念。”陈凯棱说。是啊,怀念,那段恣意挥霍青春的日子。对陈凯棱而言,因为戏剧,激活了她对生活觉察的细胞,也满足了她与生俱来的表演欲。

开创戏剧班重新起步

2017年杪,她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回不去校园生活,那不如开个戏剧班,至少每周有练习的机会。或许是因为天生行动派,她什么也没多想,就通过脸书私讯大学时的戏剧恩师刘家荣,询问是否可以请他授课。家荣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凯棱即开始在她的朋友圈里招生。如此这般,狂野剧团的第一个戏剧班便在2018年初成立了。而当时,剧团其实并不叫狂野。

“我们并没有想过取名这件事,是因为Milo老师(刘家荣)说需要取个名字,班上的学生就开始投票,于是便有了‘狂野’ 这剧团。

“或许那也意味着大家都很全力以赴在做着这件事(戏剧)吧,那是一种精神。”

很纯粹的学习表演

对于陈凯棱而言,她只是很纯粹地希望有戏剧班,并没有想过要创立一个专业剧团。只是课程结束以后,不免要有个小演出作为结业;只是第一班过后,回响仍在是故免不了有第二班、第三班……于是狂野剧团来到了今日的第四班。

“其实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撒种人,班成立以后,都是学员在运作。”忙碌的工作,加上怀孕,初为人母,在在让陈凯棱分身乏术。

演出,从来都不是狂野剧团的目的,只是教学成果的验证。

“我们只是很纯粹的学习表演,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心无旁骛的学习。”

截至目前为止,狂野剧团就只有一个方向——继续开班,依然纯粹。

资深戏剧教学工作者,Milo 老师——刘家荣。
资深戏剧教学工作者,Milo 老师——刘家荣。

刘家荣:3个剧团的精神导师

既然3位创团人都出自林夕剧场,也就似乎有必要介绍一下这校园剧团了。

2006年,拉曼学院华文学会有意成立戏剧组,于是找上了戏剧教育工作者刘家荣。当时的戏剧班,也就十多名组员而已。这样的情况,维持了4年,2010年时,适逢有一批曾在中学上过戏剧课的学生升上拉曼学院,加入了戏剧组。在他们的带领之下,戏剧组的风气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同时他们还给戏剧组起了个名字,也就是现在的“林夕剧场”。林夕,自是和香港知名填词人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梦”字的拆解。

2011年,拉曼学院华文学会举办了第一届大型新春晚会,推出了舞台剧。晚会结束以后,舞台剧的演员们几乎都拥入了戏剧组,致使林夕剧场忽尔人气水涨船高,持续稳定发展至今。

空白格剧团,《零卡斯2.0》〈困在岛上的七个神〉剧照。
空白格剧团,《零卡斯2.0》〈困在岛上的七个神〉剧照。

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大学生很多时候都处在很迷茫的状态,通过戏剧活动,通过表演学习,或许有帮助到他们找到一些生活的热忱与方向,在迷茫中找到自己,所以他们会选择继续走在戏剧的道路上。”

谈及林夕剧场的学生,刘家荣说:“我很喜欢和这些大学生的互动过程。他们很真诚,很纯粹的喜欢表演,没有太多压力。我教课也教得很开心,会很期待每一堂课的到来。”

刘家荣是资深的戏剧教育工作者,从2001年开始全职进入校园,以中学生为主要对象从事戏剧教学工作至今。

被学生唤作“Milo 老师”的他,于2019年推出了戏剧专书《戏剧教育:从马来西亚剧场教学委员会、TEA剧场到TEAM聚团的25年》,记录了其在戏剧教学过程中的筚路蓝缕。

狂野戏剧班2.0的结业演出,在安老院里举办,给乐龄人士们带来了欢乐与笑声。
狂野戏剧班2.0的结业演出,在安老院里举办,给乐龄人士们带来了欢乐与笑声。


作者 : 本刊特约 叶伟章 图: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