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0 13:27:30  2237482
陈驹腾.挂“侨生”之名,完成学业之实
观点

到台湾深造,我是以“侨生”之名完成学业。在留台那段时间,我是双重身份,一是“侨生”;二是外侨,身上拥有一张由台当局发给的外侨证。

台湾的中华民国宪法,至今仍然承认双重国籍,所以在台湾我是“侨生”属合法,但我也名正言顺的大马公民。

许多台湾念书的学子,不少保留“侨生”身份而不放弃,因台府对侨生政策有许多优待,我直到大学毕业离开校门,一直保留“侨生”身份,因为家境贫穷,必要力拼好成绩,就可以申请各类的奖学金,外侨就没有这份优待了。

所以,我真的是以“侨生”之名,完成学业之实,也真的要感谢帮助我的台湾侨务委员会。

“血统的原罪”,这部探讨在我留台年代(上世纪60年代)时期,在国民党统治下,台湾处在白色恐怖时,在台念书的大马学生遭遇种种逼害的一部钜作。

作者杜晋轩是留居台湾的历史研究者,这本书经于本月在宝岛出版,我国的读者可在下月在书局购买。

这是一部具有震撼力的巨著,也许会给我国的留台生与同学会引起一番争辩。

杜晋轩为撰写比赛,在过去两年中曾一再返马,访问政商与文化界人士,同时也数度与我长聊当年的台湾旧事,所以在此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年的白色恐怖下,芙蓉5位独中生被逼中途退学,被遣返回马的内部原因;当然,最让人心寒的事件,莫过于是“陈钦生事件”。

陈钦生院士怡保育才独中学生,与我在同一个时候到台外深造,因被指思想左倾及亲共为由,被台当局所补。

他被判长期坐牢,出狱及失去大马国籍,也无法取得台湾户籍而流浪台湾。他目前的处境已获得改善,结婚生子,永居宝岛。

另一方面,来自大马所谓的“侨生”与所谓血统上居于“华裔留学生”的问题,目前仍困扰著在台深造的我国学生,至少在目前,我们还不敢肯定在台的大马生,已完全放弃了“侨生”身份,更不敢肯定大马生是以“留学生身份。

我曾说过,侨生身份能够拥有一些优惠,包括申请侨务委员会奖学金,并且在申请入学路上也比较容易,“留学生”是指以外国人的身份向台申请入学,条件是比较苛刻的。

记得我国的留台联总与旅台同学联谊会,也曾为了“侨生”及“留学生”的问题,向台湾当局提呈意见,台湾有不少来自印尼、越南、柬埔寨、香港、澳门等地区分别成立侨生委员会。

由于大马人自认身份特殊,有自称侨生者,也有只认本身是“留学生”似有抬高“身价”的意味。

1974年,台湾成大发生越南及大马学生群殴事件,杜晋轩指,大马学生以“留学生”姿态在侨生中炫耀,不接受学生侨生联谊会的约束,连侨生辅导室都不放在眼里。

国民党甚至引台北大马旅台同学总会一名陈姓总干事为例,形容此君以“老大”自居,挂联谊之名,行操纵之实,助长了大马侨生的气焰。

老朽离校已经一个甲子,不看杜晋轩之文,还不晓得后期在台念书的学弟学妹,以“大马侨生”及“大马留学生”之名,在台湾社会竟然那么神气活现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