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3 13:15:00  2237831
【沉默的脊梁 03】建筑工人──与生命赌博的工作
周刊专题

午休时段,忙了半天的建筑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补充精神。
午休时段,忙了半天的建筑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补充精神。


当我们有机会住在舒适的家,走在宽敞的大型商场、在明亮的大楼办公,别忘了,这是一群建筑工人的努力成果。

在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四处都可看见钢骨水泥作业,随着一栋栋伫立的建筑,建筑工人辛勤劳作的身影也成了城市常见的风景。

一项建筑工程会涉及许多不同领域的专才和技术人员。建筑工地的规模和类型不同,工种也各不相同,一般可划分为木工、泥水工、电工、水喉工、电梯工、抹灰工、油漆工、杂工等等,每人有各自负责的建筑技术,提高建筑工的施工效率和彼此的默契度。以一栋三十多层楼的公寓为例,就可能会涉及多达两百名建筑工人。

在大马,普通建筑工人以外劳占了大部分,建筑工地犹如小小联合国,当中有来自不同国籍的劳工,例如印度、缅甸、印尼、孟加拉等等,至于本地人大多会担任经理级别、工地主管、熟练建筑技工等较高的职位。

建筑工人每天工作8小时,工作一般从早上8点至下午5点,中午12点至1点为午餐时间,全天会有两次各15分钟的小休,5点以后的工作会算作加班,每小时的加班费为时薪的1. 5倍。

建筑行业是一项讲究技术的领域,越熟练的建筑工薪水越高。以一个熟练的建筑工人为例,平均每天工作8小时就会有100令吉的薪水,若勤劳加班,月薪还可能超过5000令吉。尽管如此,建筑工并没获得本地人的青睐,很多年轻人都想向往环境舒适的工作,不愿意从事成天日晒的建筑工,导致建筑业常常面对人力不足的问题。

建筑工不受本地人青睐有其原因。建筑工的安全隐忧向来受到关注,建筑行业可能会发生的事故就包括踩空跌伤、高空坠下、遭重物击中等等。对此建筑工在工作时,时刻都必需全神贯注和提高警惕,遵守安全和卫生程序,避免意外事故的发生。

资深或年长的建筑工,多少会患上一些职业引发的病痛,由于久站和长时间在烈日下工作,往往会腰骨酸痛,患上皮肤病等。在众多建筑工种之中,最辛苦的莫过于焊工,往往因为长时间受强光刺激,久而久之造成眼睛受损,甚至因为吸入太多有毒气体而患上肺痨等疾病。也因此,建筑业最棘手的,往往人力资源不足,让发展商和建筑商头疼不已。





关源昌表示,许多外籍建筑工要比本地建筑工更加勤奋,更能吃苦耐劳,工作效率更高。
关源昌表示,许多外籍建筑工要比本地建筑工更加勤奋,更能吃苦耐劳,工作效率更高。




房金松大半辈子从事建筑工作,在他看来,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关键是看个人是否足够勤劳。
房金松大半辈子从事建筑工作,在他看来,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关键是看个人是否足够勤劳。



行行出状元, 建筑工也能闯出一片天

“大概80年代吧,那时有很多华人在做建筑,很少有外劳。”

房金松,来自彭亨劳勿,是一名建筑监工,大半辈子从事建筑行业,虽然已72岁,说话仍中气十足。出身清寒之家,他早早就出来工作,帮补家用,20出头进入建筑领域。根据他的描述,当时候的人普遍学历不高,就业机会不多,从事建筑业的大多是本地人。

初入行时由基础琐碎的杂工做起,没有捷径。“以前做工得一手包办很多工作,刚入行时需要一步步去学去做,砌墙、水电、烧焊等,等到你都掌握了,薪水就会慢慢调高了。”

建筑工有时会“居无定所”。房金松年轻时四处奔跑各地工作,常常都是在建筑工地附近短住,至于家中的4个孩子和大小事务则由妻子照顾。如今,他三十多岁的二儿子也跟着做建筑行业。即便建筑工已不像过往那般受本地人青睐,在他看来,建筑工也能闯出一片天。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会出状元,关键是看个人是否勤劳,如果足够勤劳,每个工作都可以赚钱。“就算不会大富大贵,也绝不会饿死。



由于久站和长时间在烈日下工作,建筑工多少会患上一些职业引发的病痛,例如腰骨酸痛,患上皮肤病等。
由于久站和长时间在烈日下工作,建筑工多少会患上一些职业引发的病痛,例如腰骨酸痛,患上皮肤病等。




建筑工Muhhar(左)和Suliha在工作时嬉皮笑脸,鲜少面对摄影镜头的两人,在拍摄时却不禁害羞紧张起来。
建筑工Muhhar(左)和Suliha在工作时嬉皮笑脸,鲜少面对摄影镜头的两人,在拍摄时却不禁害羞紧张起来。



外籍建筑工,比本地人刻苦耐劳

我们来到房金松目前监工的建筑工地,坐落在彭亨文冬玻璃口新村的工地,正兴建一排双层店屋。

建筑商老板关源昌表示:“建筑工程大概是这样分工的,一班人做好了骨架之后,就会换另一班人来砌砖,然后又会换另一班人做屋顶、瓷砖、油漆等等,因此起一栋建筑会进进出出好几批建筑工。”

身为监工的房金松,就是要负责监督整个建筑进程,与所有的建筑工沟通协调,确保建筑工程的进展和质量符合预期计划。

到访拍摄当天是细雨纷飞的早晨,工作的建筑工不多,大约10人,里面3男3女正在分工合作砌墙,建筑女工帮忙铲泥和递砖块,站在高架上的建筑男工则专心砌砖。在工地,男性的体力劳动都大于女性,获得的薪酬要比建筑女工多。

关源昌透露,他所雇用的建筑工都是印尼籍劳工,当中有不少是夫妻关系,有的还在本地工作长达二十多年,平均每年回家一次。在他看来,许多印尼籍建筑工要比本地建筑工更加勤奋,更能吃苦耐劳,效率高且沟通语言相通,一般都会成为他的首选。


在建筑项目工程中,会涉及很多的工种,工人数量从几十到上百人不等。
在建筑项目工程中,会涉及很多的工种,工人数量从几十到上百人不等。  


直击工地现场,建筑工人如何解决吃住?

工地旁的小屋子是临时宿舍,也是这群建筑工暂时的住所,省掉了上下班来回工地的时间。一排板屋分隔成5间小房,每间小房住着一对夫妻。小房空间有多大?大概是一张单人床,和两呎宽的走道,床的前面是一块薄薄的木板,隔开了只能容纳厨具火炉的“厨房”。

“建筑工的午餐都是自己煮的,早上6点起来,一次煮了早饭和午饭,午饭就会另外装好,带去工地吃。多数都是素食吧,外劳通常很节俭,一包快熟面混一个白饭,就可以当一餐,或加一些虾饼,添些辣酱,就这样吃了。”

在工地,外籍建筑工的午餐基本都在工地范围内解决,吃完午餐后就会午睡一会儿,补充精神体力。长期从事建筑业,建筑工都会利用巧思将废弃材料制成家具。在工地中央,就摆放着一张DIY睡床,是建筑工将一些不要的木板敲敲打打制作而成的,在闷热的午后,建筑工就会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工地现场反映的更多是建筑工的安分工作和知足生活。询及当建筑工的感受,其中一位建筑女工笑着说:“当建筑工辛苦,但是开心,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位于建筑工地旁,一排板屋分隔成5间小房,是这群建筑工暂时的住所。
位于建筑工地旁,一排板屋分隔成5间小房,是这群建筑工暂时的住所。




建筑工利用废弃木板材料制成DIY木板床。
建筑工利用废弃木板材料制成DIY木板床。



后记:请重视尊重这些“做工的人”……

道路铺设、运输、建筑,以及其他未提及的领域行业,是维持社会发展和人类生活素质的重要支柱。然而这些默默耕耘的工人,往往在不起眼的角落工作,都没被真正尊重。请留一些时间,关注这些“沉默的脊梁”。

最后在这里分享《做工的人》作者林立青说过的一番话。

“很多时候,我们越不重视,跟他们就越疏远,最后我们就理所当然。当一个社会价值观不去重视一群人的时候,它会变成习惯,习惯会凝聚成这样的制度,有这样的制度之后就会变成真正的法律,然后我们就会认为这是阶级和差异对待,这都不好。”



建筑工的午餐大多是自己准备,早上6点起来做饭,午饭就会另外装好,带去工地吃。
建筑工的午餐大多是自己准备,早上6点起来做饭,午饭就会另外装好,带去工地吃。




Adi Laksono在家门前饲养几只小鸟和一群小鸡,他笑说:“小鸡是拿来吃的,小鸟是拿来玩的。”
Adi Laksono在家门前饲养几只小鸟和一群小鸡,他笑说:“小鸡是拿来吃的,小鸟是拿来玩的。”



位于建筑工地旁,一排板屋分隔成5间小房,是这群建筑工暂时的住所。




5564MWY2020320843101989128.JPG

建筑工的午餐大多是自己准备,早上6点起来做饭,午饭就会另外装好,带去工地吃。

作者 : 蒙慧贤、摄影:陈启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