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4 07:00:00  2238191
光头佬/记忆的书写
物外游

不久前,因缘巧合,在一个令人感怀伤逝的场合上巧遇两位文坛前辈,闲聊之间,其中一位前辈侃侃而谈,前辈清楚了解光头佬爱书,就自然而然地提到了平生对他影响钜深的少时挚友,作家,以及那些年他看过的经典书籍。“少年时候读过的书与经历过的事,对一个作家后来的写作,影响很大……”,前辈如是分享。记得光头佬当时对这句话语是有共鸣的。啊哈!明明刚从哪一本书里读到了这么一句名言,竟然一时想不起,难道是初老记忆衰退的征兆?

“作家经营的基本素材,大半是15岁之前耳濡目染之默化阴孚。” (Most of the basic material a writer works with is acquired before the age of fifteen)美国小说家威拉·凯瑟说的。这么巧,光头佬近前又重新翻阅了《董桥七十》,刚好董公在〈七十长笺〉 那篇精彩的序文里有引述了这个典故,是故留下了一个粗浅的印象,后来终于想起了这个事情,呵呵。

缘于早前有所听闻,最近几年在文坛上火火红红的台湾中青小说家吴明益先生,计划会在今年5月杪至6月初期间,出席新加坡联合早报文学节活动。光头佬与一众吴明益忠实读者老早摩拳擦掌,预备好届时南下狮城一趟,一睹作家的演说丰采,亲炙请益,或会有一些收获。岂料,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眼前的肺炎疫情瞬间恶化,导致许多大型活动皆被迫面对延展举行,所以5月杪的新加坡之行会不会如期成行?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十划都未有一撇”,真系讲多无谓……

突然会提起吴明益,原因不外是基于为上述文学节活动做一些准备功课,光头佬陆陆续续地看了他的几部长、短篇小说集,譬如《单车失窃记》、《复眼人》、《天桥上的魔术师》、《苦雨之地》等等等,其中尚在阅读中的还有他较早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睡眠的航线》;吴明益的小说之所以那么让人着迷,不单单是他既写实且魔幻,甚至带点科幻而忧伤的笔调风格,他悲悯动人的自然书写可以从钜细靡遗的蝴蝶志,引申到垃圾涡流,无知自私的人类自食恶果的环境保护课题;二战的历史背景,筚路蓝缕的台湾原住民过往,与他们在发展洪流中面临的种种冲击与社会问题,甚至他对单车的迷恋,进而深入的去做研究、复新与收藏等等举措,真是非恋物痴迷之士可以理解的事啊!

《天桥上的魔术师》是大部分读者觉得最好读的一本吴明益著作。
《天桥上的魔术师》是大部分读者觉得最好读的一本吴明益著作。


甫出版的《天桥上的魔术师》图像小说。
甫出版的《天桥上的魔术师》图像小说。


吴明益与吴晟主编《湿地 石化 岛屿想像》(签名本)。
吴明益与吴晟主编《湿地 石化 岛屿想像》(签名本)。



吴明益签名式。
吴明益签名式。


几年前,吴明益曾来过吉隆坡,据光头佬道听途说,当时他来吉隆坡的其中一项行程,是去我们那间十年如一日的博物馆,看一架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单车,哈!不可理喻吗?这样的心情,真是非恋物者不足于向外人语。

初初阅毕《苦雨之地》时,被他在贯穿6篇短篇小说的某些故事情节,微微的感到有点惊喜,感到有点新颖,原来吴明益是用一种写长篇小说的结构布局来处理这部短篇小说集的,待后来重看他《天桥上的魔术师》时才后知后觉的领悟到,其实他这种处理手法,早已有伏笔,不是什么新鲜的事儿,早在28年前因城市发展而被消失掉的“中华商场”便是他小说创作中的故事主轴。

是的,吴明益的小说书写不外是在叙述他的年少回忆,关于那些年发生在中华商场种种令他难忘的陈年往事。年少经历过的事啊,真的成为吴明益后来写作的重要素材,不啻为一些让人缅怀不已的记忆书写。

《复眼人》的美国版(左)与英国版。
《复眼人》的美国版(左)与英国版。


书写蝴蝶的散文集《迷蝶志》(初版)&《蝶道》。
书写蝴蝶的散文集《迷蝶志》(初版)&《蝶道》。


吴明益的另外两本长篇小说集。
吴明益的另外两本长篇小说集。



(左上起)《浮光》,《台湾自然写作选》,《苦雨之地》&《家离水边那么近》。
(左上起)《浮光》,《台湾自然写作选》,《苦雨之地》&《家离水边那么近》。


《复眼人》的初版(右)与二版。
《复眼人》的初版(右)与二版。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