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3 06:54:00  2239113
廖德来.隐瞒是医疗体系崩溃之始
来龙去脉

一则真人真事的医护故事分享,其言语间带着前线人员的眼泪与愤怒。

那天晚上,一位患有咳嗽和发烧的病人初次到某医院看诊,护士照例询问几个主要问题,即你有发烧、咳嗽、喉咙痛、很难呼吸困难、泻肚子的症状吗?有到过哪些高风险国家吗?有否接触确诊或疑似冠病病例?曾出席过大城堡宗教集会吗?病人在冠病问卷上一一给予否认。

于是,病人被带往柜台注册,医生根据其问卷回答初步鉴定他非冠病疑似病例后,批准他进入普通病房,然后进行肺功能测试(Spirometry)和肺部断层扫描,但放射科人员却发现其肺部情况与冠病案例极为相似,便马上将他送到隔离病房和进行冠病的检测。

在病人隔离的一天,医疗人员努力平稳内心的担忧,专业且反复地向他确认上述问题,但病人依旧“诚实”地给予否认,直到化验结果出炉,证实他是阳性反应,直接把他送往政府医院接受治疗,而他在政府医院才承认自己是大城堡宗教集会的参与者。

这个故事是否如同双溪大年班台医院麻醉师和确诊孕妇的案例?是的,从医院注册柜台至放射科没有穿戴充足的防护措施的医生和护士都需被隔离14天,前后有超过10个人,其中还有出现发烧症状的孕妇护士。

有人问,为何医疗人员不穿戴好防护措施?原因是目前的医疗资源极为有限,只能优先给予高风险的医疗部门如冠病疑似和确诊病例的病房,而在普通病房的医疗人员只能获得基本防护,所以一旦隐瞒冠病的病人进入普通病房,受痛苦的不是自己,而是连累周遭的医护人员、病人与其家属。

聆听医护人员带有哽咽的口吻述说这些事,得知他们每日工作的胆战心惊和高压,每天要穿着闷热的防护衣和N95口罩工作长达12小时以上,而要离开医院前,他们也需冲凉彻底消毒,回到家要抱抱孩子前,还是不放心地再冲多一次凉,以降低感染家属的风险。

他们愤怒地呐喊,为何这些病人不诚实以待?

“我们协助他们脱离病苦,为何要危害我们?不要说他们不知道冠病情况,新闻报道都已经说了,为何他们还这么做?”

上述故事,让我想起日夜操劳的卫生总监诺希山在新闻发布会的谈话,全国各地有26家政府医院保留3000张病床和200张重症病房病床予冠病疫情,以应付接下来病例增加的趋势,而现有24名医护人员确诊,2名在重症病房需要呼吸器,80多名医护人员还在等待化验结果,可以想像有多少名医护人员会短暂下线?又有多少名医护人员需要加班、从外州召集来照顾受感染的同行,以及日益增加的确诊病例?一个病患的隐瞒,竟会逐步瓦解前线人员的士气与机制。

诚如医护人员所说,别让他们来到每天去站岗就要写遗书的时代,他们期望的是公众的诚实和坦白,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往往是最艰难的,而患难会否见真情还是只见人性?

在这个疫情时刻,促请人们善用有限的医疗资源,切勿因自己有轻微症状(可能昨夜太夜睡等),执意到医院做冠病检测,因为这将耗用医疗资源,殊不知一个冠病检测,需要丢弃多少件防护衣和一天的等待时间来取得化验成果。

人民还能做的,就是除了购买日用品和紧急事件出门,其他的可以暂缓,Stay at home修养、读书、烹饪、园艺、规划未来方向等,同时也告诫家人切勿道听途说,散播假新闻,使媒体和前线单位忙于求证,难以专注眼前防疫工作,要知道人云亦云有时比病毒更可畏。

让我们集气祈祷医护前线人员能健康平安,坚守我我国的防疫关口,也呼吁那些到过高风险国家旅游、接触过疑似和确诊病例及出席大城堡宗教集会的人士及早到医院去做检验,并在医护人员面前诚实回应,以协助卫生部及时找出潜在受感染群,及早给予他们救治,停止疫情的蔓延。

作者 : 廖德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