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5 16:30:00  2240880
【主妇的美好时光】我和他的小手绢/白洁玲
星云

小时候上学,蓝色校裙口袋里都一定会有一块小手绢。每一年新学年开学,妈妈除了给我准备新校服新校鞋之外,小手绢也是必备的开学物品,声声叮嘱着我吃了东西要用小手绢抹嘴巴,上厕所洗手后要用小手绢抹干手。可是我总是记得用小手绢抹嘴巴,却忘了在上厕所洗手后用小手绢抹手,我常常把湿漉漉的一双手随意在校裙上一抓,把校裙抓湿了两片。

我的妈妈是一个很容易流汗的人,她额头与嘴唇上常常会有很多小小颗的汗珠,所以她总是手绢不离身。我像妈妈,也是容易流汗的人,所以要用那种吸水好的棉布小手绢。听说像我和妈妈这样是健康的体质,因为排汗也是排毒,我其实也不懂这种说法的可信度有多高,我比较苦恼的是化妆,即使是化了一个淡妆,不到半个小时妆就因为出汗而糊了。在这世界上出现了纸巾后,我慢慢舍弃用我的小手绢。纸巾太好用了,便宜、容易携带、不用洗,最重要的是弄丢了也不会被妈妈念。可是,纸巾还是有它的缺点,就是用纸巾抹汗的时候要很轻手,要不然就会一脸都是纸碎。

和老公谈恋爱的时候,发现他的口袋里常备手绢,有时是格子图案的,有时是线条图案的,看起来素雅,而且熨得平滑,褶成小方块。虽然他带了手绢,可是他的另一个口袋里也还备有纸巾,那是因为他鼻子敏感,偶尔鼻子受到刺激,就会连打喷嚏,这个时候纸巾就派上用场。他的纸巾也用以抹吃了东西油腻腻的嘴巴,那什么时候才用手绢呢?就是我小时候妈妈一直交代而我却没有做到的——上厕所洗手后要用手绢把湿漉漉的手抹干。

两个儿子出世后,我又回到用小手绢的日子,处女座的龟毛在这时候表露无遗,儿子的小小手绢一律买白色的,我眼里容不下其他颜色。小小手绢抹婴孩的吐奶、到后来长牙齿流的口水、最后吃东西后抹嘴巴,带出门的婴孩包里最少会有4件小手绢。后来儿子长大了,出门再也不用带后备衣服、裤子、尿布,我又慢慢舍弃小手绢,转用纸巾与湿纸巾。算一算,至少有10年没有用小手绢了,其实每次用纸巾,都会担心自己用太多纸巾不环保,所以我决定用回小手绢了,翻箱倒柜找出儿子小时候的一些小手绢来用。

老公从小到老出门带手绢的习惯不变,近年来他喜欢买日本品牌的手绢,布料很美而且耐用。我每周熨衣服一次,最喜欢在把所有衣服裤子熨好后,才熨老公的手绢。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比熨其他衣服裤子更用心,把老公的手绢都熨得平平滑滑的,就像我们恋爱的时候,我洗了手正想随意往裙子一抓的那一刻,他一声“stop”,然后赶紧从他口袋里掏出的那块给我抹手的手绢,一样平滑。

作者 : 白洁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