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25 16:35:00  2240881
【如意安详】翦翦风/何国忠
星云

“恻恻轻寒翦翦风,小梅飘雪杏花红。夜深斜搭秋千索,楼阁朦胧烟雨中。”

韩偓的〈夜深〉涉及一首我喜欢的歌,那是琼瑶写词,翁清溪作曲,黄莺莺所唱的〈翦翦风〉:“在恻恻轻寒翦翦风里,我们的故事从这儿开始。说起来似乎很不容易,有很多欢笑,也有些秘密。在恻恻轻寒翦翦风里,多少的心酸,多少的甜蜜。我们用青春写下故事。青春的世界,充满了希冀。”这首歌是琼瑶小说《翦翦风》改编成电影的主题曲。小说和电影我都看过,但是内容却记得零星,唯有歌词没忘。

台湾出生的黄莺莺1974年嫁到新加坡,换了一个艺名黄露仪。有一天我到一位姓刘的小学同班同学家里,他哥哥放的黑胶唱片正是黄露仪发行不久的《忘不掉》专辑,时为1976年底,〈翦翦风〉是里头的一首歌。《忘不掉》中的12首歌我都喜欢,可惜居銮的唱片行没有代理这张专辑。我不只一次向我的同学借《忘不掉》,一两天后归还,这种借还能够延续,是因为同学的姐姐嫁给我一位堂叔,我们的关系特殊。3年以后我到新加坡闲逛书店,黑胶唱片已经没有存货,但是我却买到卡带。

“我们的故事从这儿开始”,这一句话制造了无数凄美委婉的想像:15岁、20岁、25岁、30岁、40岁、50岁,唱着唱着,累积的人生故事越来越多。再过一些天就是寒食节了,如今倾听黄莺莺轻柔的这一句,心情玄漠孤远。“说起来似乎很不容易”,仿佛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往后消失,一切都在漂浮着,痕迹似有似无。

岁月让人离开年轻的世界,成长过程中,虽然越来越踏实,也越来越有理性,但是黄莺莺感性的歌声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父亲去世时,按照老家礼俗,其棺木放了几件他生前用过及特别喜爱的物品,包括他喜欢的CD和黑胶唱片,虽然他没有要求。我有时想,轮到我的时候,孩子若一样没有免俗,他们会给我放什么身外物呢?我内心一笑,估计有一张黄莺莺的专辑。我载他们回老家的时候,两个半小时的行程,唱机播最多的是她的歌。我的两个女儿都会哼〈翦翦风〉。

不少流行歌曲扣人心弦,词曲配合,凄迷动人。可惜词曲大部分不能分割,喜欢书法的人都有同样的经验,一些让人陶醉的流行歌词若无曲的配搭,就平平无奇,没有生命力,不耐咀嚼,抄写无趣。书法毕竟不是曲调,此美学并非彼美学,我检视爱听的流行歌曲,深知美感的体验常常只存在于特定的空间。但是听歌也未必和文学无关,不少流行歌词间接引导我们进入文学的殿堂,扩大生命情调。《诗经》中的〈蒹葭〉之所以一读入脑,是因为邓丽君〈在水一方〉歌声的引发。琼瑶填词的作品让我贴近不少古典诗词,我读韩偓的〈夜深〉时,脑中一直都萦绕黄莺莺令人入迷的歌声。

韩偓的〈夜深〉说的当然是黯然的往事。凄恻轻寒春风尖利,梅花已谢,飘落纷纷,这时刻杏花正开。人一安静,对外物更加敏感。夜深以后,斜搭上的秋千索静静地悬着不动,烟雨朦胧之中,一座楼阁隐约可见。

〈夜深〉内容曲折含蓄,通篇只写景物未提人,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对人的思念,隐约中感受到秋千处曾出现一男一女同在的迷人风景。〈夜深〉又名〈寒食夜〉。韩偓留有《香奁集》,收有百首诗,其中写寒食、秋千的诗多达十首,可见寒食节及秋千架边留给他不少怅惘过去。读一诗,长一智,没有想到荡秋千是寒食节的重点节目。唐朝天宝年间,“宫中至寒食节,竞竖秋千,令宫嫔辈戏笑以为宴乐”,几乎所有注解〈夜深〉一诗的人都会提到《开元天宝遗事》所留下寒食节记录。

韩偓为晚唐诗人,人聪明,有智慧,有原则,在政坛上也有表现。可惜生逢乱世,当官时唐朝已经奄奄一息。《新唐书》说唐昭宗“欲相者三四,让不敢当。”我读作者生平,才知韩偓在当时并不只是以诗闻名。我们爱谈古今中外政治人物的点点滴滴,却也会疏忽一些有才干的人的多样性。一首黄莺莺的〈翦翦风〉,让我知道韩偓不只诗写得好,他也是当时皇帝三四次想要任用为宰相的大官,当然更加值得一书的是韩偓居然一再辞让。他是那种是非观念清楚,不恋慕权位的人。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2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