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3-31 20:30:00  2244931
刘惟诚.遗漏中小企业,刻意的?
纯粹诚见

政府上周五(27日)宣布高达2500亿令吉的“关怀人们振兴经济配套”,受惠群体从一贯的B40群、在职和退休公务员,进一步扩大到M40群,希望尽可能让最多人从中受惠,以保障他们在行动管制期间的生计。当然,对大多数的雇员来说,这项宣布无疑是及时雨,因为这能保持他们的购买力,至于政府,则期望这笔钱能够继续活络由内需经济建构的市场,避免市场陷入一潭死水的窘境。

不过政府资源始终有限,所以尽管这项援助配套是以“不遗漏任何人”(tiada golongan tercicir)为前提,但依然有一些群体,还是无可避免地被遗漏,比如,中小企业。尽管政府也有为后者提供了45亿令吉援助基金,但这主要是以低息贷款的方式发放,其实属于未来运营成本,惠及层面有限。这会否是政府刻意而为?是,但也不是。这确实是刻意的,因为我国政府的经济操作从马哈迪(首次任相的)时代开始,就是采取以消费引领市场的内需模式。

在这样的模式下,政府需时刻确保“政府有开销、民间有消费”,来维持货币流通和体系运转。这种模式的优点,就是可以将外围因素,即来自海外的金融或经贸冲击减至最低,运作起来也比较容易,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政府操办经济时的核心主义。但其缺点也很可怕,因为政府必须确保大部分民众都具备一定程度的消费力,如果没钱花就必须透过提高政府行政和发展开销的方式,提高民众的消费力,避免内需经济崩溃,进而提高国库开销和财务赤字。

所以,为了确保内需经济能够继续运转,政府必须在这个关键时刻维持民众的消费力(当然,这么做也能够“顺便”争取选民支持),而从政府“以消费引领市场”的逻辑上看,只要民众拥有消费能力,就能够保障和带动商企。换而言之,这是一个由下至上的反向配套。因此,说政府是刻意忽略中小企业,也不完全对,因为以民众消费力优先的概念,一直以来都是政府概定的逻辑。

当然,我对政府扩大对国人的各种援助是很赞同的,因为很多国人确实在这场疫情中受到巨大的冲击,其生计已然受到影响,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提供人民援助是政府的责任,既是人道考量,更是维持社会秩序的举措。然而,这里我所想到的问题是,这套反向的概念和逻辑放在这个全球新冠疫情大爆发的时刻,是否能够对因为行动管制和疫情爆发所导致的经济、金融与社会冲击,起着全面且决定性的缓解作用,甚至稳住现有的经济与社会秩序?

我们参考一下其他国家的经济振兴配套。除了针对民众的个人和家庭援助,各国也启动了商企救助措施:美国25日宣布的2兆美元援助配套中,有25%是援助受到重创的行业,包括中小企业;韩国24日宣布计划加码注入中小企业的贷款援助,从原有的5.5兆韩元扩大到29.1兆亿,也同时为小型企业提供12兆援助;澳洲23日宣布向中小企业发放10兆澳元现金援助,并特设贷款便利高达400亿;英国18日为中小企业推出定期融资计划(TFSME)。

这些国家的巨额拨款,按人口和经济规模分摊后其实也不多,所以依然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配套,但却初步涵盖了大部分民众和工商界所面对的困境,以减税、现金等方式保障生产链、就业率,也得以稳住国内的经贸、社会活动。

众所周知,我们目前所面对的,是过去未曾经历的,而病毒席卷全球的情况和规模,也是前所未见的。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若只采用过去透过派钱来维持民众消费力的传统方式来“振兴经济”,这长期的缓解效果恐怕将极之有限。

这次疫情的破坏力过大,冲击不但直接,且速度还很快,没有一个行业能独善其身,而且,以钱滚经济的传统模式需要时间才能发挥作用,并“回向”给商企。以当下的经商环境,一些中小企业在首轮行动管制中已承受严峻的资本压力,他们恐怕等不到“回向”的一天,所以我更担忧的是,政府若再不加大中小企业的援助,包括税务豁免、融资津贴,在疫情笼罩的氛围下,我们或许很快就会面对新一轮的裁员潮,而这最终结果必将动摇现有的经济与社会秩序。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3-3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