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1 15:11:13  2245389
SESO行管期化身“配送员” · 為孤老流浪漢送溫飽
暖势力
陈思稳(左三)表示,基于有些赞助者希望整个捐赠过程能够透明化,因此有时还是需要拍照证明物资送到受惠者手中,但会尽量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陈思稳(左三)表示,基于有些赞助者希望整个捐赠过程能够透明化,因此有时还是需要拍照证明物资送到受惠者手中,但会尽量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吉隆坡1日讯)随着行动管制令落实,他们“化身”配送员,定时为孤儿院和老人院送上食材及日常必需品,让他们不必外出购买;这些配送员也在每周六和其他的外卖送餐员合作,到街头为居无定所的流浪汉送上免费餐点。

他们就是“拯救环境,拯救我们自己”(Save Environment, Save Ourselves,简称SESO)组织。成立于2017年的SESO,是由一群从事不同工作领域的义工组成。

在行动管制令落实之前,他们通过向各大超市收集过剩的食物和杂货,并由志愿者将这些食材烹饪成三道菜,然后每周六在吉隆坡市中心一带,摆设桌椅,为流落街头的人们(街头朋友)营造一个妥当的用餐环境,并为他们送上备妥的餐点。


陈思稳:多数单位担心没人送粮食

SESO合伙创办人陈思稳(律师)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随着行动管制令落实,目前在SESO下受惠的有13个单位群体,其中12个是孤儿院和老人院,另一个则是流浪汉及贫困弱势群体。

她说,在行动管制令落实的前一天,SESO联络这13个单位,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

“他们大部分表示很苦恼,我想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他们担心)没有人送粮食给他们,即便是我们也在抢购,试想想看,他们可以获得的供应是非常低。

“当然,我们无法设想其他人在这期间成为最慷慨的人,因为我想每一个人都要照顾各自的家庭。”

陈思稳(左二)收集各群体需要的粮食清单后,依据清单采购,并将这些所需品派送给孤儿院和老人院。
陈思稳(左二)收集各群体需要的粮食清单后,依据清单采购,并将这些所需品派送给孤儿院和老人院。

逾900人受惠

她说,因此尝试和民众沟通,尝试为这些弱势群体取得粮食供应,并在在热心人士的赞助下,一同为这些群体送上粮食,目前共有超过900人受惠。

她表示,SESO是一个对抗食物浪费及减少食物贫穷的非盈利组织,因此会收集各群体需要的粮食清单后,才依据清单采购,并以无接触配送的方式将这些所需品送上。

她举例,采购的粮食和必需品包括了柴米油盐、奶粉、美禄、罐头食品、厕纸、洗衣粉、消毒搓手液、尿布(供老人院)等等的必需品。


配送员在派送物资时,皆戴上口罩,做好个人防疫措施。
配送员在派送物资时,皆戴上口罩,做好个人防疫措施。


与餐馆送餐员合作 · 社交距离派食物

陈思稳说,随着疫情爆发,尤其是在行动管制令落实后,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因此SESO在每周六为流浪汉及贫困群体送上食物的期间,必须确保社交安全距离。

SESO另一名合伙创办人娜蒂亚(从事饮食业)受访时表示,在行动管制令落实后的首个周六,SESO和餐馆及外卖送餐员合作,在保持社交距离下,派发餐点给吉隆坡街头的流浪汉及贫困群体。

她说,相信这些人是担心无法领取食物,因此当时在排队时,最终还是很难保持社交距离。

“当天大概有150人排队,但我们准备的只有100份食物,虽然说我们要求他们保持社交距离,但情况很难控制。”

陈思稳则表示,相信这群体是超级饿,有些可能(一整天下来)还没拿到食物,因为有些流动厨房也很难运作,无法如常派送食物。

“这对他们(流浪汉及贫困群体)来说是很艰难的时期,很难获取食物。”


“化身”配送员的义工们,将物资装入箱子,以派送给孤儿院及老人院。
“化身”配送员的义工们,将物资装入箱子,以派送给孤儿院及老人院。


作者 : 陈静慧、 摄影:黄玲玲/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