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3 00:05:00  2246474
杨淑茱‧安好自己的心
无处不修心

行动限制令从2个星期变成1个月,2019冠状病毒病确诊病例到底有多少,我已经不清楚了,甚至忘了今夕是何夕,结果被副采访主任打电话通知,才知道忘了呈上这星期的这篇稿。

我如果去参加修行闭关,都会预先交上专栏稿,但是这次参加“大马全民闭关”,却搞不清楚日子了。

其实,我也可以像我以往每次参加闭关那样,预先交稿,但是我又想写跟行动限制令期间或冠病爆发期间有关的稿,所以没有这么做(提前写稿),并打算每个星期写一篇。

一向不会迷糊的我,这次怎么变成小迷糊了?

其实,在这期间,我一直在研究我该把自己的心安在哪里?

原本我是安在全球和大马每天的确诊数据,但是后来我觉得这样徒增焦虑,无奈,除了在家“闭关”却爱莫能助,所以不再理会。而且我发现,如果我没有努力修行稳好自己的心,真的会受影响。

有朋友为邻居及独居老人煮饭;为政府筹款近10万令吉而拒绝接受访问;一位禅宗派明眼法师在脸书不时教大家烹饪、视讯访问大禅师及一些人物,活动适合一般人,还有各领域前线工作人员及如果有好事做或像慈济人可以协助安顿街友或做面罩,他们都通过外在的活动安好了自己的心。

我看着电子钱包有一些即将过期的GrabFood礼券,就订了外卖,同一天又订了另一个外卖,给家人和邻居分享去。而跟外卖人员接触,看他们工作辛苦,而且不一定有订单,就忽然想继续订外卖,但是没有喜欢的选择而作罢。

后来,却协助那位跟我分享外卖的邻居一起分担了有机菜外送,这些是小小的安心动作。但是,发现它们无论如何不持久。

我每天看自己在做什么,发现大家时间多了,可以通过线上通讯来联系得更密,甚至越来越多线上禅修。我懒得上线,也懒得一一对质焦躁的心,选择了斩断那些资讯,只选择性的看正面的事,心里就像我以往参加闭关那么清静了。

这次“全民闭关”,我选择了先从内安好它,再面对外;你也可以选择做你的份内的事或纯粹去帮助周围的人,从外来安好自己的心。


作者 : 杨淑茱(本报通讯员)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