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3 09:00:00  2246900
禤素莱/瘟疫处女地
KOKOPELLI


Captain Samuel Eastman作品《药师在照顾原住民病患》,1857年
Captain Samuel Eastman作品《药师在照顾原住民病患》,1857年


横跨新墨西哥州西北,亚利桑那州东北与犹他州东南,有个美国最大的印地安保留地,这个拥有35万人口的纳瓦霍保留地(Navajo Nation)以半自治方式独立于世。这两天,新墨西哥州州长发出警讯,冠病在纳瓦霍保留地的疫情严重,若再无法获得外界援助,整个印地安纳瓦霍族将面临在国土上消失的危机。

自哥伦布1492年登陆美洲大陆以来,印地安人在自己土地上几乎被歼灭的血泪史,让州长的善意警告,格外让人心情沉重。至今美国国土上的印地安人口虽逐年增长,却也只剩五百多万。当年来自欧洲的殖民者,发起战争无数,然而造成印地安人最高死亡率的,却不是殖民者的杀戮,而是通过欧洲人带来的各种传染病,诸如天花、麻疹、水痘、伤寒、霍乱等等。面对这种在自己土地上不曾有过的疾病,印地安人完全没有免疫能力,病菌或病毒侵入人体以后迅速扩散,致死率极高,这现象在医学界被称为“处女地瘟疫”(Virgin Soil Epidemic)。

我的好友翁诗钻医生2018年在当今大马发表的文章〈疾病与文明——哥伦布的意外武器〉里就曾提及,西班牙人当初能以少数劣势战胜占多数优势的印地安人,处女地瘟疫现象是意外武器。尝得甜头以后,殖民者把它作为手段,故意将疾病传染给印地安人,最著名的就是1763年庞蒂亚克之战(Pontiac's War),英国将领下令以天花病人用过的毛毯作为礼物送给毫不知情的印地安人“示好”,果然就在极短时间内让印地安人纷纷染病死亡,不费一枪一弹,就此占据印地安人的土地与资源,这该是最早的生化武器吧?!21世纪的今天,没想到来自遥远东方的冠病,再次形成处女地瘟疫现象,对印地安人的存亡形成威胁。事实是,面对一个陌生病毒,今天全世界都成了瘟疫处女地。

我当然要联想起我们大马的原住民,尤其婆罗洲深山里那些处境如同当年印地安人那样,对许多传染病毫无免疫力,生活型态依旧维持在淳朴群居的原住民们,他们现在也面临处女地瘟疫现象的威胁。冠病肆虐,森林以外的世界,防疫资源早已陷入困境,还能有余额提供给他们吗?我们要如何协助原住民们,免遭诸如当年印地安人的灭族灾难?

我听闻困守家里防疫的旅游达人认为现在是躲到深山净土去避难兼度假的好时机,如果真是这样,我恳请动念出发的旅游达人们三思,珍惜我们的原住民,就要用心保护他们,让以原始森林为家的婆罗洲原住民们,在地球的处女林里,不必面临外来病毒灭族的风险。爱护我们的原住民,就请在这非常时期远离他们,这才是对他们真正的爱,在瘟疫蔓延时。


作者 : 禤素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