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7 07:00:00  2247403
光头佬/藏书因缘
物外游

居家防疫,步不出户已达二周有余,有道是身闲心不闲,真个是心里头闷出一个鸟来。闲暇日子无聊过,像坐牢似的被囚禁在家,无端多出来的空闲时间不知如何打发?一翻书,二喝茶,三刷脸书,周而复始,无止息的重复着自己一天的作息。我的妈呀!光头佬天天求神拜佛,祈求肺炎病毒疫情快快平息下来,雨过天晴之后,劫后重生,好让一切恢复正常的生活轨道,过回平常日子。

闲居宅家,胡乱翻书之余,偶然会翻出一些惊喜,一些回忆。忆想起从前一段封尘已久的藏书因缘:逾卅年前,当光头佬师从衍庵居士门下学书、习画、刻刻图章,别的姑且不谈,单单就这一辈子挥之不去,戒之无方的淘书、读书、藏书的爱好与习惯,可说是受到衍庵师至深的熏陶影响。

犹记得在朱晴溪律某校友会会所上课的旧好时光,几乎在每一堂课的开始之前,老师都会很愉悦的先向我们分享,他当天在茨厂街某某书局淘得的心头好,并且不忘向学生大力推荐一番,“也去书店买一本来看看吧”,读一读,以增广见闻,提升自己。

印象中,衍庵先生似乎是无一日不买书,无一日不读书的。他孜孜于学而得以博学。先生每作一画,大数皆题以一首自作的旧体诗,而且即席而作,甚至很少起稿,其速度之疾,往往令人膛目结舌,敬佩不已。

最让光头佬铭记在心的,无非是他经常挂在口头上的励志名言:“射较一镞,弈角一著,胜人处,不在多。”衍庵师谆谆告诫:做学问是日积月累而来的工夫,然而那个在学问上的毫厘之差,往往是耗尽毕生之力气而来,得之不易的。在那一段认真勤劬地写字习画的时期,光头佬真的奉之为座右铭,念兹在兹,时刻不忘。

往事袅袅不散。倘若没有记错,当时适逢茨厂街的世界书局、半山芭的天地图书公司,正在面临萎缩或收盘的劣势,大肆廉价抛售许许多多好书,譬如一套6册的《钱锺书论学文选》(广州花城出版社1990年初版),一套4册的钱锺书《管锥编》(香港中华书局出版)、钱锺书经典名著《谈艺录》,还有中国画坛近现代大师黄永玉的动物寓言绘本《罐斋杂记》、《芥末居杂记》(皆为香港三联书店初版),以及其著名的回想录《太阳下的风景》,皆为不可多得的好书。此外,光头佬当然也同时觅得诸多精装本的大画册、书法字帖等等,简直是傻乎乎的买,乐兮兮的看,也不在意究竟能读懂多少,或能吸收多少的养分,套一句老掉牙的说法:就像一块枯竭的海绵般,拼命把水分吸得饱饱满满即是。

澄斋藏钱锺书诸书。
澄斋藏钱锺书诸书。


黄永玉《罐斋杂记》&《芥末居杂记》书封。
黄永玉《罐斋杂记》&《芥末居杂记》书封。


皆为作家亲笔签名本。
皆为作家亲笔签名本。

17年前,黄永玉先生曾受大使馆之邀,在都门创价学会举办一场精彩的演讲会,记得他在会上叙述过少年时候于福建厦门集美中学读书的一段往事。当时遐迩闻名的集美中学,乃南洋归侨名贤陈嘉庚先生所创办,与南洋有一段流长的渊源。记得在当时的演讲会上,竟有数名与他同时在集美求学的老同学,在现场为他打气,成了他当年的历史见证人。事隔两年,光头佬还煞有介事的访问了其中的一位凤相先生,聊了许多如烟的往事,真是难得。凤相先生比黄永玉年长4岁,黄老头今年都九十有六了,换言之,如果凤相先生尚在人世的话,真是百岁的人瑞了。

好玩的是,在黄永玉的演讲会结束后,当年的小粉丝“啦啦声”奉呈3册珍藏多年的绝版书,乞得黄老头从口袋里掏出老派人喜用的名牌钢笔,大笔一挥,“刷刷刷”,潇洒的签上大名,不亦乐乎!

黄永玉名箸《太阳下的风景》(初版)。
黄永玉名箸《太阳下的风景》(初版)。


难得的作家签名本。
难得的作家签名本。


后来新版的《永玉六记》(珍藏版)。
后来新版的《永玉六记》(珍藏版)。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