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7 11:06:00  2248095
【疫情之下的我们/04】疫情下的视障朋友……生活被打乱,买东西像打仗。
周刊专题

行管期间,十五碑的车辆明显减少。
行管期间,十五碑的车辆明显减少。


“叩叩叩”,坐在门边的张伟伦反手扭开门把,让我们进去。坐在另一边的任伟杰从口袋抽出额温枪,笑着说要帮我们量体温。按下按钮,额温枪响起一段音乐,播报Thirty Six Point Three”(36.3)。专属视障者使用的额温枪是会说话的……

任伟杰和张伟伦是吉隆坡十五碑一家视障者按摩中心的按摩师。行动管制令期间,按摩中心没有营业,只有楼下的药剂行和隔邻的超商开店。附近是平日繁忙的吉隆坡中环广场(KL Sentral),就是前阵子假新闻谣传爆发疫情的地方。如今,闹市显得特别冷清,只有一些街友坐在路边,和三五路人经过。

走到斑马线前,帮他们按下灯柱上的行人灯号控制器,几秒后红色行人转绿,灯柱响起声效。视障者看不见,全凭声效分辨绿灯。他们手持导盲杖缓步过马路,远处的车子没有打算放缓停下,在他们尚未抵达对面就已呼啸而过。行管令期间路上车不多,车辆反而肆无忌惮闯红灯,车速更快。

“整条路空荡荡,武汉也是这样,马来西亚第一次这样!”张伟伦看不见,但他听得见城市异常宁静。他担任按摩师5年,平时很多摩哆车或煤气桶直接停放在导盲砖上,阻碍他们用导盲杖摸索路况。有时不小心戳到坐在路边的酒鬼,还得挨打。

“之前上下班,路上车多人多,现在左右什么东西都少了。”

疫情越来越严重,按摩中心也添购额温枪探测体温。
疫情越来越严重,按摩中心也添购额温枪探测体温。
任伟杰用手机点开YouTube搜寻肺炎相关新闻。
任伟杰用手机点开YouTube搜寻肺炎相关新闻。


疫情爆发碰巧生病,父亲不让回家过年

早在1月份中国爆发武汉肺炎(当时尚未更名“冠状病毒病”)疫情,任伟杰和张伟伦就略有所闻。他们常听电视、广播新闻,手机有旁白功能(Voice Over),点开中文报章的应用程式就能听手机旁白播报新闻,又或者上YouTube语音搜寻相关资讯,聆听中港台新闻。

有次到私人医院肠胃科做每月例常复诊,护士有别以往严阵以待,亲手替他们两人量体温、戴上口罩,还用搓手液帮他们搓揉洗手。“哇,当下觉得很幸福啊!”任伟杰怕引起误会,赶紧澄清绝无他想,纯粹长这么大已经很久没人帮忙洗手了,觉得护士非常贴心。

疫情自中国爆发,任伟杰印象特别深刻,当时正值农历新年,年三十晚他不巧发烧,咳嗽得严重。原本约好回家和父亲、亲戚一起吃饭,他们却担心疫情,叫他别急着回家过年。一个人去看医生,护士赶紧给他戴上口罩,问他去过什么地方;医生看诊时不准他脱下口罩。大年初一约三五好友上酒楼吃饭,喉咙痒不忍咳嗽,朋友转述侍应生面露难色,似乎有点怕。大年初三复诊,已经不再发烧,没事了。

任伟杰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疫情之下不巧生病搞得六亲不认,他真的很生气父亲不让他回家,大年初一到十五,父亲每次拨电找他,他不是说没空就是在忙,不想多说什么,匆匆挂电话。

近两个月后回看,他才有点释怀。大马病例破千,政府颁布行动管制令,“其实想清楚,这个病那么严重,也怪不得父亲了。”



视障者靠双手触摸代替双眼,因此任伟杰(左)和张伟伦都知道这段期间要更加勤劳洗手。
视障者靠双手触摸代替双眼,因此任伟杰(左)和张伟伦都知道这段期间要更加勤劳洗手。



担心感染,顾客怕按摩师也怕

任伟杰资历深,在十五碑生活25年。以往每天有10至20名顾客上门按摩,周末可以多达30人;迈入3月份,1天不到10个人。顾客担心按摩中心的毛巾不卫生,其实按摩师也怕顾客来历。起初新加坡病例较多,他们担心新加坡客;后来爆发伊斯兰传教士大集会感染群,他们更怕顾客曾经参与集会。

按摩需要近距离接触,也会与顾客谈话,但他们没口罩戴。任伟杰从2月份开始就想买口罩,到处已经被抢空,实在买不到。“也不知道顾客有没有生病,按摩到一半他们咳嗽两声,我们当然会怕,就想他们应该是喉咙痒而已。”张伟伦总这样安慰自己。

视障者的一双手即是他们的眼睛,电梯按钮、电梯扶手、楼梯把手、门把,触摸的东西很多,且都是在网络上广传特别“脏”的事物。“所以我们要一直洗手。这个病毒是从鼻子嘴巴进去(体内),所以手摸很多东西很脏,不要摸脸。”任伟杰知道用水和肥皂洗手比较干净。

“洗手要仔细搓揉,手指交叉,还有不要忘记大拇指和手腕也要洗。”张伟伦示范洗手自带解说,说是听新闻主播教的。口罩也是一样,铁线一边在上,按下紧贴鼻梁,再往下拉包住下巴。虽然看不见,基本的防疫常识比一般人还好。



张伟伦听电视宣导学习正确洗手方式,示范给记者看。
张伟伦听电视宣导学习正确洗手方式,示范给记者看。



靠外卖解决三餐

3月16日晚上首相颁布行管令,白天已谣言四起,四处掀起抢购潮。他们察觉到附近的小型超市有很多外籍劳工排队抢购。任伟杰有“马仔”帮忙,买了一些快熟面、罐头。张伟伦等到隔天才去购买,同样买了快熟面,还有三合一麦片、美禄和矿泉水。“像打仗一样的感觉,怕有什么万一,还是先买。”

视障者购物并不方便,不像一般人直接看见商品种类和牌子,他们得沿着购物架一样样触摸,才找到想买的东西。又是触摸,又是得小心别触碰脸,又是要记得勤劳洗手。

行动管制令之下,餐厅不许内用只许外带或外送。Grab Food或Foodpanda这些送餐服务应用程式对手机旁白功能来说太过复杂,不便视障者使用。他们向富都一家餐厅WhatsApp订购送餐。对方传来菜单,由手机旁白一一念出给他们选择点餐,每周更换菜色,应该不至于吃腻。

吃不成问题,那么多天在家要怎么过?“清理东西啰,收拾房间、家里,还有手机也是有很多东西要清。”不能出门,任伟杰打算这样度过行管令。

张伟伦也差不多,只是他更担心没开工就没收入。父亲半退休,母亲打临工,靠他帮补家用。两周或许还能撑得过,行管令延长他就不知该怎么办。“我希望有NGO(非政府组织)可以来援助我们,还包括很多B40(低收入群体),那些家里穷困的甚至买不到干粮……”



行管期间,他们靠叫外卖解决三餐。
行管期间,他们靠叫外卖解决三餐。




行管期间,五脚基的障碍少了。
行管期间,五脚基的障碍少了。



疫情下的弱势群体,他们更需要被援助

疫情之下,我们都做了一些改变。我们改变原有生活作息,甚至人生规划,为此觉得不便,花了好几天慢慢适应。

然而,对很多弱势群体,这些改变令他们措手不及。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行动管制令一落实,很多打零工的低收入户无法工作,手停口跟着停;无家可归的游民曝露街头,面对极大风险;散落各地的难民,是否获得相同的防疫资讯……所幸在危机中,还能看到一些组织、媒体没有忘记他们。

病毒不会歧视,但影响会。抗疫是群体行动,谁都不该被遗忘。



延伸阅读:


01:疫情下,大家还好吗?

02:疫情下的爱情……我们迟点结婚吧……

03:疫情下的学习……线上教学,实验的契机

05:疫情之下,我们与自由的距离


作者 : 白慧琪、摄影:陈敬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7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