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06 20:30:00  2248585
黄晓虹.居家乐业
下班的路


我们被冠病改变的生活层面还回得来吗?正面看待,未必所有改变一定是负面的,例如一些行业和商家踏入电子商务了;电子银行、电子钱包不必宣传也更广泛使用了;学生教师适应着网上教学和学习;企业让员工在家工作,过去还在迟疑犹豫策划计划,被冠病推了一把,提早落实了。

提到居家工作,打工一族梦寐以求的工作模式可能是这样的──早上8.45分醒来,洗刷之后,冲杯咖啡咬着面包,打开电脑踏正9时,时间刚刚好。

不用塞车,没有过路费,还可以趁空档时间洗衣抹地做饭。时间一到即刻下班,舟车劳顿的时间省下就是私家时间。

当然,老板正好相反,他们最关心的是“放牛般”的工作模式,会不会导致工作效率大大减低。

在大马,居家上班还是一个很新的体验,如今很多人在没有心理准备之下,形势所逼突然要居家工作,不论工作方式、心态都要调整,可就是没有一个谱。

真正的居家工作是怎么回事?参考了自由撰稿人珍米勒(Jen A. Miller)在《纽约时报》分享居家工作15年的经验之谈后,有了新的领悟。

她列出的几个要点,其中一点是:上班时间到了就要起床;别穿着睡衣工作。

在家工作最大的挑战就是维持工作的步调,所以她认为首先要让生活作息正常化,该上班时就起床、洗刷后要换衣服,甚至画一点妆,让自己看起有精神、有气色。

看到这一点,联想到最近妇女家庭部为姐妹们在行管令期间居家工作提出的建议,成为全国的话题,其中一项令人爆笑如雷的,正是建议居家工作的女性要化妆和打扮。大部分人包括我本身,第一反应就是讥笑妇女部不接地气,让人民找不到支持的逻辑,一些网民还浓妆艳抹穿上高跟鞋在家里洗衣煮饭,调侃妇女部这项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建议,看了捧腹大笑。

不过读了珍米勒的见解,不得不放下偏见,用比较客观的态度看待此课题,作为以后居家工作的参考。

珍米勒的论点是,在家工作就必须确保身心都要切换到工作模式。有些行业也会用到视讯会议,所以外形马虎不得,否则让同事老板在视频中看到自己一副邋遢样子,形象减分不打紧,最怕的被质疑是:到底是不是在认真工作。

简单而言就是上班要有上班的样子,即便不必召开视频会议,不会让同事见到披头散发衣冠不整,但是如珍米勒所说,借助比较正式穿著(当然不是西装毕挺或高跟鞋套装那么扯),可以把心态和心情调整到“正在上班”的状态,听起来也有道理。

至于老板担心员工会在家里偷懒,珍米勒反而认为,在家工作很容易忘记下班,尤其一旦投入工作,没有同事纷纷下班的“提醒”,从工作堆里抬起头来发现已经超时了。

居家上班考验着老板和员工的信任感,老板要相信员工无时无刻都在工作,员工也很想让老板知道他无时无刻投入工作,但是大家看不到彼此的表情,无法第一时间接收到反应,难以精准感受各方对工作的投入。

政府下了行动管制令之后,在采访线上的媒体人大部分已经是居家作业。根据在家里指挥工作的同事的回馈,他们几乎每个时刻都盯着电脑和手机,感觉比正式上班还累,所以最后还是选择回到公司。

不过这次疫情还是提醒了居安思危的重要性,过去不管是居家工作还是电子商务,一些领域还是处于纸上谈兵的阶段,如今要认真看待了。

这次疫情或者是最好的实验,从中调整出适合的作业模式和应急方案,才不至于在紧急时刻完全陷入停顿状态。

危机来临时,不会给你时间做准备。

作者 : 黄晓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