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4 17:37:00  2249378
李系德/蕉赖522B小圈子文青吹水站
隆情岁月

3620SWY202047213922278116.JPG

冇招牌福建面晚上就在蕉赖路三条石的油站旁第一间茶室开档,再隔几间店屋的三楼则是当年的522B吹水站。



老街场前面蕉赖路三条石那排店铺,油站旁第一间茶室有档著名的冇招牌福建面,是经营了至少二十多年的老字号。其福建面炒得又香又好味,碟上先垫放一块香蕉叶,热腾腾的面条从镬中舀起放下去,几乎可把蕉叶烫熟,引发出清香叶味,融入面中香上加香。同样用大碌面烹煮的海南面也有水准,配合煎蛋丝和切成长条的生洋葱、生黄瓜,令面条在酸辣汁液中吃来胃口大开。

相隔几间店屋的某个3楼单位,我以前去得最多。70年代中期,我为三日刊《太阳报》写两个专栏,常去报社交稿,和职员们混得很熟。编辑主任陈慧如是台湾政大毕业生,像个大姐姐般非常好客,常邀我们到她所住的蕉赖路522B吃东西聊天。她和马六甲培风中学的几名学妹及同乡合租这3楼整层,分住几个房间。她们一得空就炒米粉、煎年糕、煮糖水,来到这儿必可大享口福。

经常受慧如邀请前来的除了我和另一专栏作者梁纪元(慕容公子),还有《太阳报》的同事沙燕、洪古、卜亚烈及一班打字小姐。她交游广阔,来客越来越多,主要是任职各报的朋友,如伍松发、詹尊平、川草、谢祝南、林清福、林钦为、林培禾等。

我们这一小撮小圈子的所谓“文艺青年”,简直把522B当成聚会大本营,来到除了聊天吹水,就是把自己读完的港台著作互相交换着看,也一起听卡式录音带歌曲,甚至攻打四方城(没有算钱,所以绝非聚赌),这里就像个开心自在的“私窦”。

522B一些住客挺有趣,有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屋友叫她去巴刹买鸡,她竟问:“要买公鸡还是母鸡?”另一位小姐吃蛳蚶不用热水烫熟,而把一颗颗蛳蚶排列在露台的围栏矮墙上晒太阳,看哪一颗蛳蚶要享受日光浴把蚶壳微微张开,她便立刻抓起来掰开生吃。这招也许就叫“太阳能烫蚶法”吧?

有次大家来吃年糕,某君竟吃到连整副假牙都脱跌出来,“啪”一声掉落在桌上!莫非那年糕真的是“甜到牙都甩”?相信这糗事会使他“没齿难忘”吧!另一次一大伙人在此开party,又玩游戏又唱歌又说笑话,通宵达旦闹到第二天早上才“散band”。要走时我才发现放在门外那双皮鞋竟已消失无踪,不知是被其他人不小心穿走还是遭小贼偷走,只好向她们借一双日本人字拖鞋穿着搭巴士回家,才不用做赤脚大仙!

过了几年,慧如嫁到美国定居,522B的访客便日渐稀少,最后终于树倒猢狲散。她这里其中两名培风学妹,一个后来做了韩江新闻班创办人林景汉的太太,另一个则成为我的老婆。所以522B那段青春岁月,对我也算颇有特殊意义。


作者 : 李系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4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