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3 19:31:00  2251376
【口罩的故事/05】口罩──他们工作上的亲密伙伴
周刊专题

瘟疫肆虐,不少民众开始佩戴口罩。对许多人来说,戴口罩并不舒服,也不方便,往往会感到呼吸困难,耳朵不舒服,眼镜起雾或容易滑下来等等。

口罩戴久了,容易粘附自己的口水和口气味,会让人感到半张脸蛋湿湿又臭臭的感觉,人也变得不想多说话。

但是有一群人,因为工作的性质和需求,必须每天戴上口罩工作,早在疫情来袭之前,就已习惯与口罩一起生活。

卢淑仪/政府诊所医生

它很轻,可是又很重要

卢淑仪是政府诊所的医生,每天必须接触约50名门诊病人。

“这些病人当中,有的是患有慢性疾病,例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并不会构成传染。但也有病人是患有呼吸道感染、皮肤病、肺结核等具有传染性的疾病。”

她指出,诊所的医护人员一般情况下都不需要戴口罩,除了一些特殊情况。

“病人来到诊所都会在柜台处登记,如果病人被检测患有飞沫传染或空气传染的疾病,那我们就会预先戴上口罩才接见病人。”此外,医生在替病人检查和清洗伤口等无菌手术时,都必须戴上口罩。

经常戴口罩,会不舒服吗?她答道,如果当天天气闷热,或许会不舒服的,但也因为戴习惯了,如果必要的时候没戴上口罩,反而更没安全感。

“口罩这东西,该怎么形容呢?它很轻,但是又很重要。”

疫情恶化,口罩必须每天戴上

随着大马冠状病毒疫情逐渐恶化,卢淑仪工作的诊所门外开始搭起帐篷,设立冠状病毒病临时检测站,让一些曾参与大城堡祈祷大集会者、从外国回来或曾接触过确诊病患的人士,接受检测。

在检测站工作的医护人员,必须戴上口罩、面罩、手套和鞋套,穿上一整套的防护装备(PPE)。

要穿上和卸下这一层层的装备是很麻烦耗时的事,医护人员一般到了吃饭上厕所的时候,才会脱下全套装备。

为了节省资源,诊所每日都会轮流安排一名医生负责在检测站工作,至于诊所内的其他医护人员,一律要在工作时段戴上口罩。

从那时候开始,卢淑仪每天都必须戴上口罩工作。然而,前线抗疫之路没走多久,卢淑仪就因为曾近距离接触冠病患者,被迫自我隔离和接受冠病检测。

曾接触冠病患者,心情犹如坐过山车

提起这段惊险的经历,卢淑仪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

“那位病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叔叔确诊冠状病毒病,自己觉得身体不适,就来到我们的诊所求医。”

几天以后,随着这位病人的叔叔和他本人确诊感染,曾近距离接触该病人的卢淑仪,连同护士、医药助理、药剂师等7人,都必须隔离和接受检测。卢淑仪回忆起跟这位病人的接触时表示:“当时每个人虽然都戴着口罩,但是大家都挤在一个小房间,距离也没超过一米。”

接到隔离通知的那天是3月17日。“我还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空气顿时变得很冷,没有一个人出声,大家红了眼眶,有的人眼泪已经流出来呢,有的抽泣了,有的互相拥抱着……都过了几天,才知道这事,能怎么办呢?万一家人有事,我怎么对得起他们……”

3月18日,行管令的第一天,也是卢淑仪第一天自我隔离。在等待检测结果48至72个小时的时间里,心情犹如坐过山车,回想当时的情况,她呼了一口气说:“心理素质必须要很好,否则就会很怕,乱想很多东西。”

所幸,卢淑仪和全部医护人员的检测结果都一致呈阴性。知道结果后,宛如卸下心中大石,也不忘提醒自己继续戴口罩,做好防范,保护家人。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14天的隔离期结束,她重返前线工作,戴上口罩和穿上防护服,继续抗疫。

政府诊所医生卢淑仪。(图:受访者提供)
政府诊所医生卢淑仪。(图:受访者提供)


蔡期胜/牙医

口罩,是他们的伙伴和护卫

牙医每天都得面对病人的口腔,每当牙医在给病人洗牙、补牙、拔牙或检查牙齿时,都会间接被病人口腔的飞沫喷溅,属高风险行业。

因此,每当牙医在治疗病人时,都必须佩戴口罩和手套,保护自己和病人,防止交叉感染(cross transmission)。没有口罩,就不能给病人治疗牙齿。

从事牙医工作20年的蔡期胜指出,根据美国ASTM-2100标准,一个高性能的医疗口罩必须符合可以防水、隔离及过滤98%0.1微米大小的微生物以及飞溅液体 (Fluid splashing)条件。三层式、四层式及N-95口罩属于第三等级,即最高等级,适合医护人员佩戴。

“我们牙医通常佩戴的是3层式口罩,只有在治疗一些患有高风险传染病的病患,例如爱滋病和肝炎患者时,我才会佩戴N95或四层式口罩,减低感染风险。”

他表示,一般牙医及医护人员,是不鼓励佩戴单层或双层口罩的,因为根本没有防护作用。

“通常我佩戴的口罩会在一个小时里面更换,不过,前提是口罩必须是干净以及没有被触碰到外层。但如果是进行一些会导致口沫飞溅的口腔治疗,例如补牙或洗牙,就只会使用一次。”

很多人都会好奇,每天长时间戴着口罩的牙医,会否常常被口罩所困扰。蔡期胜对此笑言:“对我来说,佩戴口罩并不会造成什么不舒服问题,毕竟也佩戴了20年,也习惯了。”

只做紧急治疗,减少口罩使用量

随着疫情爆发,在需求量大增的情况下,口罩在今年1月就开始缺货,一些牙科诊所因为口罩供应商缺货,开始面对口罩短缺的问题。

自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他的牙医诊所就采取了几项措施,包括限制牙科治疗,只进行一些紧急和必要的牙科治疗,口罩的使用数量也大大减少。

“因为我的工作对口罩需求量高,平日都会订购3至6个月的库存量,暂时还没面对口罩短缺的问题。”

他发现,现在疫情暴发,很多民众为了节省口罩而再循环使用。其实,口罩是属于一次性用品,使用完过后必须丢弃。市面上一些道听途说的方法(如太阳高温下暴晒、放进微波炉消毒等等),并没有经过科学及医疗研究证明。这不但不能延长口罩的使用期,民众还可能会在触碰口罩时增加感染病毒的风险。

牙医蔡期胜。(图:受访者提供)
牙医蔡期胜。(图:受访者提供)


马尚级/皮肤医美医生

口罩,好比生活中的一部分

马尚级是一名皮肤医美医生和职业健康医生。他指出,当皮肤医美医生在为病人清理伤口、打针等无菌操作或医疗程序时,都会要求戴上无菌口罩和手套,然后在进行下一个医疗程序之前,更换新的口罩和手套,确保卫生干净。

他表示,上门到皮肤医美诊所的,一般都是身体状况较好的病人,很少接触到有呼吸困难或严重疾病病患,因此皮肤医美医生并不需要长时间戴着口罩。假如医生本身有感冒发烧或身体不适,则必须戴上口罩,保护病人和其他医疗人员。

“以往在政府医院工作的时候,我们已经接受‘长时间戴口罩’的训练了。我们接触的病人之中,有可能患有肺结核或其他传染病,你不能单从表面去辨别出。所以只要在医院,我们都会戴口罩,久而久之就变成习惯。”

他表示,对很多人而言,戴口罩是一件极为不舒服的事,但对长期戴口罩的医疗人员已成为习惯,往往都是把专注力放在医治病人,不会明显感受到戴口罩的困扰。口罩对他来说:“每天都在用,就好像生活中的一部分。”

随着冠状病毒病暴发,他指出,截至3月下旬,私人界医疗诊所都在面对口罩不足的问题,包括他从新年前订的口罩,到现在都还没拿到。由于诊所没有足够的防护装备(PPE),加上诊所所在地区已列为红区,为保护诊所的医疗人员,马尚级的诊所暂时停业,只提供线上咨询。

他呼吁,由于现在是非常时期,人民应响应卫生部的号召,多待在家中,减少出门就能减少使用口罩,把口罩留给前线人员。

皮肤医美医生马尚级。(图:受访者提供)
皮肤医美医生马尚级。(图:受访者提供)
作者 : 蒙慧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