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1 07:20:00  2251453
黄婉玮.全球疫情与国际组织
旁敲侧击

无需世界贸易组织宣布,全球的公民都感受到经济大衰退时代的降临,不过国际组织可以给出数字预测衰退到什么程度,比如宣布全球贸易将减少13至32%,而另一个震惊的数字是,联合国告诉我们将有2亿人面临失业,英国的乐施会也警示有5亿的人口可能沦为极贫人士。

这些数字可能是危言耸听,使人心里不安,可是数字代表的含义是世纪性的经济衰退、世纪性的失业率以及世纪性的病毒感染。我们是时代的见证人,更是应对世纪问题的当事者。

全球的发展中国家依赖全球化供应链改变经济的命运,为制造技术开创机会,也为民众生产了就业机会,一直也是依赖先进的欧美国家以及崛起的中国经济,如今这些国家都受到疫情和经济双重打击,发展中国家也确实需思考减少依赖的问题。

挽救疫情和经济的危机等于挽救全人类的希望。在经济领域,有国际七大工业国集团(G7)和20国集团领导人(G20),各举行领袖层级的视讯会议讨论应对国际金融市场和振兴全球经济的方案。

石油危机正是影响全球供应链的核心问题,G7本来是应对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而诞生的,这一次的任务就是说服沙地与俄罗斯放弃价格战,签署减产协议。其实就算沙地和俄罗斯达成减产的协议也不算真正解决问题,因为G7无法控制美国特朗普的自私自利,可以为了美国优先而不跟从世界减产的共识。

相较于美国与G7的互动,中国无疑是G20最受关注的国家,基于中国已脱离疫情最危险的时期,在投入经济振兴的环节上也领先加大力度,自然会提高在国际政治经济的影响能力。

既然经济市场的挽救办法交由G7和G20去发挥,想当然耳,疫情的问题要靠世界卫生组织。由于本次疫情的爆发和蔓延超过了所有国际组织的经验范畴,所以世界卫生组织确实有应对不足的地方,不过此前的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公共卫生领域,在全球秩序建构所占的话语权,基本低于政治领域。故此,纵使疫情失控有防疫体系的问题,可是政治领域的领袖们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政府最初消极的应对态度是公共管理的致命伤。

政治领袖实在无需将疫情失控的原因都归到一个国际组织上,让政府与疫情失控做了切割。不少的国家还以美国为“领头羊”批评世界卫生组织不但对紧急级别的判断太慢,更将认同中国防疫措施的立场导向了政治行为。这些指控对世界卫生组织也很不公道。

政治人物都有发表宏观理论的习惯,这不难理解,但用政治的论调带动选举民调提升也让人感到糟心和无望,如何让我们对这些政治领袖扬言要重构全球秩序和全球经济的话语重拾信心?

首相慕尤丁星期五(10日)宣佈行管令再延長兩周至4月28日。这段日子在全民和政府共同谅解和进退之中建成这样的抗疫体系,实属不易。尽管有不少的漏洞有待完善,但请相信这次的抗疫经验会让政府在医疗和公共卫生的领域有更多的深思和醒悟,而民众应朝向自发性的行动管制,必可加快减缓疫情的扩散。


作者 : 黄婉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