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2 07:00:00  2251931
张序年.从世俗礼节反思社会尊重
燕园春秋

犹记得中学课纲有一篇文章,标题已经遗忘了,内容是在谈论框框。当时年纪尚轻,只能了解其文章的表面意义,知其道理所在,未曾对其中概念进行更深入的探索。殊不知,这当时被略过的概念如今成为了我近半年来的思考重点。

框框,狭义可以是看待问题的角度,广义可以是社会的既有观念,物理课本内的知识,甚至上升到对世界的信仰。我们甚至可以认为,我们脑中的东西都是框框,取决于你将“框框“这个概念放在什么层次上。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社会的礼乐规章作为框框进行讨论。

从小我就是个对社会的种种观念抱有不满的人,却在社会工厂的加工下渐渐变成了社会想要的样子。直到我来到北大,在这个环境下,我培养了一种惯性思维,就是对身边事物有求知欲,以及常常进行反思。加上骨子里有“解决问题”的欲望,便开始了对人生种种矛盾的自问自答。

虽然常人会以“你想太多了”搪塞我的顾虑,但我想大学可贵之处,就是让学生理解思考的重要性。我的一些想法本来就与社会的既有认知相悖,加上北大提供批判性思维的训练,这两者的共同催化,使我对生活中很多问题产生兴趣,并进一步探讨它。可以说,北大的环境激发了我的思辨能力,并且这一生会持续进行到底。

回想起近半年的事情,我开始对很多传统观念的必要性产生质疑,其中包含了一些较根本的如孝、仁、忠等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观念,再者是关乎社会的教育体系、自由与平等等课题的思考,然后到生活上的矛盾,比如说“让孩子自行探索未来,还是为他安排好康庄大道”,“言论自由导致语言霸凌”等备受争议的课题。

对世俗礼节的态度,揭示着我的思想变化,从一开始懵懂无知忽视它,过后自视清高地唾弃它,最后将它当作集体生活的共识和筹码,并且打从心底承认它的意义,而非仅仅明白其道理。这种变化让我开始建立自己的人生观,也改变了自己的世界观。最重要的是,我对他人的认知从原本的“觉得需要尊重”,到“明白为何要尊重”,并“选择尊重”,因为尊重是相互的,作为集体生活中的个体,我们就必须尊重他人,以获得他人的尊重。也由于是自己的选择,而更能区分尊重与盲从,也明白所有尊重行为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权衡上,并不会因为尊重他人,而将自己陷入不利之境中。

而在这种变化下,很多看似无解的问题都得到了答案。社会很多矛盾的思想与观念都在于个人偏好,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理由去支持或反对某些问题,如女性会支持女权主义,可能在于通过女性主义的主张和理念来提升自身的福利,或是男性出于同理心认为她们应有如此的权益。社会反对同性恋的观点在于圣经的记载、儒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观念,违反自然的繁衍规律等,当然也有承认同性婚姻会导致社会中老年群体出现对政府的正确性失去信心的顾虑这种情况。

为什么我们会认同“忠孝仁爱”?在于我们从小就认同儒家思想,再加上这是东方社会的主流,这种环境下的我们已经根深蒂固地存有这种价值观。“仁”也反映在中国的政治上,降低贫穷率成为中国的重要目标之一。反之在地球的另一端,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的那一刻宣示着西方民主时代的序章,他们崇尚自由。这两种历史背景促成了“为了社会安宁牺牲个体自由”和“为了保证每个人的自由而使社会出现不安宁的现象”这两种不同的社会现象。这令人不禁联想到一个经典选择性命题:“冒着生命危险的野狗或失去自由的家犬”,只是我们处在危险很小、自由很大的时代,两者的可比性在降低罢了。

有其根据的偏好,便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然而很多人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将某些旧思想冠以“过时”的标签,或将称新思想为“天方夜谭“。当然并非要全社会变成苏格拉底,看透世间百态,但至少在批评前先了解是一种尊重。因此对于以上具有矛盾的议题,我认为出于尊重的目的,我们需要了解各方的看法与思路,而非直接予以否认。我们生长在马来西亚这一多元民族的国家,对于看待世界体系我们有着先天优势,但近年来网络上的本地群众仍不乏有恶意抨击美国的评论,也有扭曲中国社会的评论,而多数这些观点都是因为不理解才产生的。当理解后,即使不赞同也会尊重,只要不是有悖于全人类所崇尚的规范,那么它便在这个社会上不存在对错之分(虽政治体系没错,但在不同的政治体系下将有其自身的对错之分),只是环境与偏好使然罢了。在了解这些后,对全社会的尊重才能油然而生,意见也更能以理服人。

在此引用一句马来谚语:“Tak kenal maka tak cinta”,更充分地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一种爱它的表现。与此同时,爱与不爱,未尝也不是一种选择。

作者 : 张序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