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2 07:30:00  2251940
张吉安.疫情伤城,众生变相
艺坛乩童

一场疫情,跟上世纪的大战役如出一辙。

一夜间,日常内,危机四伏,让长久以来维持不变的社会规律发生突变,连带众人的常态作息变了,有些事物变数变通了,更明显的,是不少人与人之间的变异变相,在管制令下见人心。

恩爱的夫妻,吵架了。结婚3年多,育有一子的老同学,在管制令第17天,夜里10点多捎来一通电话,语气低沉:“我第一次跟老公分房睡,第一次大吵。”两人延烧起来的怒火,源自妻子厌恶丈夫手中的那一根呛鼻的烟,丈夫嫌弃妻子烹出一顿难咽的晚餐。每天几乎响不停的手机,逐一回应员工追问薪资、厂商追讨欠债、查账通报财务状况,公寓阳台暂时成了丈夫的办公间,一时说到激动之处就大吼狂啸,一直到管制令的第17天,从柜子搜出一包尘封好多年的烟盒,戒了3年的烟瘾死灰复燃。一日三餐,是她最困扰的时刻,再加上平日极少下厨能煮出的菜色不多,终于在同一天晚饭桌上,丈夫吃了一口稍煎焦的菜脯蛋,嘀咕“没想到你的厨艺那么差”,两人的战争由此点燃。

温和的网友,凶煞了。最近留意到不少向来思辨温和的人,在疫情管制令下无法出门,宅家日子长了,却分秒陷困在网络上,仿佛一夜间所有的社会交际统统搬到网络上,有意无意之间,突变成一个日以继夜的判官,字里行间咄出势要将与自己不同见解和立场的人置于死地。跟一名心理咨询师聊起,他也观察到这事态的演化,是当下人对生存意念的积虑,所产生的焦虑和狂躁。乍听下,有点“非你死,就我亡”的残念,其实,即使战胜成了网帝又如何?或许走出去,随时会败给病疫。

念家的孩子,怕死了。长年逗留台湾工作的友人,在管制令发布后稍来信息,原以为是一则远方的问暖,实则是向身边人表述他的“先知”目光有多远见。原定从2月农历新年假期,申请回马逗留至3月初,怎知疫情肆虐全球,母亲希望他在这不稳定时期能暂且留在家国,反正公司也表明能申请线上联系“work from home”,但是他觉得台湾的医疗体系较好,较安全。“不出我所料啊,几周后大马封城封国了,庆幸我即时回来,有些还滞留吉隆坡的都开始羡慕我了。”

对不起,我并不羡慕你。我庆幸能留在家国共患难。

我的日常,改变了。每日例常,一觉醒来第一时间查看确诊人数多少了?多希望人数少了、情况安稳了,较正面的演变。事与愿违,全球累计确诊已破100万了,揪心之馀,还能做什么?过去3周,一心戒掉赖床的习惯,早上洗刷后就戴上口罩依照设下的时间表赶制护理面罩,下午驱车出外当志工送物资,为医护人员载面罩、制作材料等,突然觉得远比平日往城里开车,还要辛勤多了,也少了埋怨。期间认识了4个素未谋面的好心人,一次又一次碰面彼此隔着口罩,都没机会看清对方模样,保持一定距离,放下一箱箱物资,一声再见匆匆离去。真心亟待这样的日子赶快过去,脱下口罩,好好当面说声谢谢,紧紧握个手、拥抱,庆贺互助、共患熬过这场战疫。

无论世态多坏,好好保护这颗心,一起熬过4月28日,一起记住最铭心的2020。

作者 : 张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