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2 18:58:09  2252354
打包外送顾客量无法预计‧餐饮业“卖不完”艰难求存
大柔佛


在夜间营业的小贩中心生意大受打击,改成白天营业的摊主只能惨淡经营。
在夜间营业的小贩中心生意大受打击,改成白天营业的摊主只能惨淡经营。


(新山12日讯)食材供应与往日落差大,上门打包或点外卖食客的流量无法预计,为讨生计而在行管令期继续开档营业的日常小食餐业者,尽管预备比往日少了过半的食材、缩短营业时间或提早开档,都无法售罄,坐困愁城了逾一个月。

受访的餐饮业者向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透露,相比起各行各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遵从指令停业,小大餐饮业获准改变经营模式继续做生意,不少业者申诉营收骤减80%,能维持基本开销,可赚取一些生活费已是不幸中的大幸。

严控食材避免浪费亏损

据本报记者了解,餐饮业者在行管令期间都严格把控所准备的食材,抱着“卖完就好”的心态,避免出现浪费食物而造成亏损的情况。

此外,业者也被迫减少员工及缩短营业时间,开源节流应付各种开销。

部分经济饭业者则指出,现在天天无法预计上门打包的食客人数,蔬菜食材运输时间比往日稍迟,厨房掌管开伙的时间不比往日来得容易,上门打包人流很多时候集中在一些时段,错过了菜肴售出去的黄金时段,就得做好浪费当天米粮和十多廿样菜肴的心理准备,一天下来都白干了,天天这样更不得了。

“原想挣些维持开销,结果反而倒贴还亏大了,开档难、不开档一样难啊!”

许子健:面摊收入减50%

云吞面摊主许子健(35岁)与黄小琴(48岁)受访时指出,行管令期间的收入减少了50%,加上4月1日起开始更为严厉的第二阶段管制,相信生意量还会继续下跌。

许子健表示,小贩中心在平日的早午餐时间都会挤满人潮,如今前来打包的顾客也大不如前,所以只能减少食材的分量,在遵守政府指示的前提下,能做多少生意就做多少,当天的食物卖完就打烊。

他说,小贩中心配合行管令将原本早上7时的开业时间调正为早上8时,哪怕生意量大幅减少,大部分摊主都选择如常营业赚取一些收入,总好过在家休息坐吃山空。

据他观察,顾客都会一次过打包几个人的份量回家,大多顾客也都会佩戴口罩,相信民众都有遵守行管令待在家中,就算外出也都有做足防疫措施。

沈再迪:烧鱼摊早上营业生意跌70%

原本在晚上营业的烧鱼摊主沈再迪(56岁)告诉记者,行管令规定小贩中心只能在白天营业,导致专做夜间生意的小贩中心只能选择停业,部分摊主决定改为早上营业,但生意非常不理想。

他表示,烧鱼在晚上的生意特别好,改为早上售卖烧鱼是无奈之举,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习惯在大白天吃烧鱼,加上很多顾客不知道营业时间更改,因此生意额减少了70%。

他说,小贩中心有20个摊位,选择在白天开档的摊主只有区区3人,但生意并没有因为竞争减少而有所改善,相反很多时候只能抵销成本。

“我在3月18日有尝试开档营业,可是赚的钱扣除成本,根本没有利润,所以选择停业;行管令延长,迫于经济上的压力,才决定在4月1日重新营业,遗憾情况并没有变好。”

陈国安:餐馆扩大外送范围

餐馆业者陈国安(50岁)表示,行管令期间的生意额只有不到过往的30%,加上许多民众待在家中闲来无事,也开始在社交媒体脸书经营外送套餐服务,对正规餐饮业者的生意造成不小的冲击。

他指出,为吸引更多顾客预订外卖,该店除了在社交媒体打广告宣传,也扩大了外送服务的范围,并依据地区的远近设有最低消费,这主要是基于成本考量。

询及行动管制令期间的外送服务反应时,他表示回响并不踊跃,相信是因为大部分顾客倾向于使用外送平台的服务,或许不知道该店提供外送服务所致,也可能是更多时间在家做饭。尽管如此,该店仍将继续提供外送服务。

黄嘉诚:关怀配套没照顾餐饮业

受访手工糕点与糖水店业者黄嘉诚(27岁)披露,政府所推出的关怀经济振兴配套(Prihatin)并没有照顾到受行管令所带来巨大打击的餐饮业者,希望政府能对业者的困境给予关注及必要的援助。

他表示,餐饮业者所准备的糕点与糖水都必须确保新鲜卫生,如果卖不完的食物过了保质期都必须忍痛丢掉,这不仅浪费食物也对业者造成无形的成本开销。

“我在行动管制令开始的首个星期选择营业,但客流量少得可怜,一天只有不到20单的生意,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只好停业至行管令结束。”

营业停业进退两难

他说,如果业者选择继续营业,需要负担员工、食材及水电费的成本,若选择停业则要白白浪费租金,这些问题让业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他忧心地指出,哪怕行管令结束,相信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依然会影响着餐饮业者的生计,希望政府能拟定一项长久的援助计划,协助业者渡过难关。

冯伟明:不少老顾客外带

鸡饭摊主冯伟明(56岁)受访时透露,由于鸡饭一向来都是较容易打包外带的选择,加上并没有足够的人手提供外送服务,因此行管期间依然有不少老顾客亲自上门外带,生意量肯定有所影响,但不至于太严重。

他表示,行管令从3月18日开始至今都如常营业,由于少了平日的上班族光顾,目前的顾客群都待在家中,生意量下滑近50%,在这艰难时期也只能抱着知足常乐的心态。

“相比以往单卖一碟饭,这期间前来外带的顾客都会订购半只或是整只鸡,相信是一家人都待在家中,所以需要更多的食物。”

他说,获悉鸡肉供应商因成本上涨,有可能会调高鸡肉的价格,但鸡饭现阶段依然维持在原来的价格;目前让他多操一份心的是若印尼籍员工决定返国,那么鸡饭摊生意将面对人手不足的问题。

许子健(左)与黄小琴(右):减少准备的食材份量避免浪费,卖完就收工。
许子健(左)与黄小琴(右):减少准备的食材份量避免浪费,卖完就收工。
沈再迪:相信一些顾客不习惯在白天吃烧鱼,生意非常不理想。
沈再迪:相信一些顾客不习惯在白天吃烧鱼,生意非常不理想。
外送员在工作期间也做好防疫措施,确保清洁卫生。
外送员在工作期间也做好防疫措施,确保清洁卫生。
陈国安:社交媒体上不乏餐饮外送服务,或多或少影响餐馆的生意。
陈国安:社交媒体上不乏餐饮外送服务,或多或少影响餐馆的生意。
黄嘉诚:卖不完的食物过了保质期都必须忍痛丢掉,这不仅浪费食物也对业者造成无形的成本开销。
黄嘉诚:卖不完的食物过了保质期都必须忍痛丢掉,这不仅浪费食物也对业者造成无形的成本开销。
小贩中心在以往的中午休息时间的热闹情景,如今却异常冷清。
小贩中心在以往的中午休息时间的热闹情景,如今却异常冷清。
冯伟明:鸡饭一向来都是较容易外带的选择,这期间生意额仍免不了减少;右为妻子方玉萍。
冯伟明:鸡饭一向来都是较容易外带的选择,这期间生意额仍免不了减少;右为妻子方玉萍。
作者 : 谢伟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