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3 07:20:00  2252365
杨丽琴.希望他们一直都在
琴不自禁

在行管期间,读了本地作家欧芙伶的文章《回到离你最近的简陋小店》。

她写:“行动管制令,让很多人的生活回到了小社区。以前经过很少会光顾的印度小杂货店,现在成为最亲密的小店,宣布管制令前,所有的大型超市好像战乱时代,架子上可以吃的不可以吃都被扫空。

……灾难时,我们于是想到了他们 。但是他们一直都在。”(节录)

我也深有同感。自行管令开跑以来,由于本身所需物资不多,也不想到超市与人挤,于是社区杂货店成了最佳选择。

杂货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多人在超市抢不到的各品牌面包,店里都有,还是当日出炉的。另外,报纸、鸡蛋,甚至黏鞋剂,也一并俱全。

在平常日子,很多人早已不去杂货店了,嫌货物售价比超市贵,嫌店里空间小、转身难、货物品牌选择不多、陈列杂乱等。很多地方的杂货店,只剩老顾客支撑。

行管期间,公共交通服务减少,没有交通工具的长者出门不便,也不懂得网购,杂货店成了救命符。如果没有杂货店,这些长者怎么办?

但我们也很清楚,在人人爱网购的年代,杂货店已濒临被淘汰的边缘。

尤其是行管期间,很多人宅在家中,电子商机大行其道,于是很多人呼吁小型商贩、渔农、饮食业者转型,仿佛不进攻网上市场,就无法存活。

转型固然有其必要,但传统小店还是有无可取代的地方。

在杂货店,你可散买一、两令吉的饼干,可自备容器、零包装、无需运费,还可和老板哈拉几句。在杂饭档外带,你可以视菜况,如鱼的大小挑选,喜欢的菜肴多拿一点,还可按喜好随意浇淋菜汁。在家庭式经营小电器店买的桌灯,时亮时不亮,可以叫小老板帮你检查修理,不必先寄回厂家。

这些都是网购难以提供的人性化、客制化服务。

疫情来势汹汹,行管令让许多小商贩措手不及。就算行管期结束,疫情彻底退散,很多商贩可能已被击倒,不复出现。你有预感,或许再也见不到夜市卖椰浆饭的大婶、路边炒粿条的安哥。援助金或可解小商贩燃眉之急,但抵销不了国人消费形态已改变的客源流失。

其实,就算电商来势汹汹,为何不能允许传统小店并存?你可以足不出户购物点餐,惟人与人之间也还是需要互动。

社区小店还有另一个隐忧。通常杂货店、小餐厅是由各大族群营运,各有拥趸,相安无事。但自疫情肆虐以来,最常听到的话为:不要去某某族群的店,他们高风险。

这很让人疑惑:A族人说不要去B族人的店,他们带病毒。B族人说不要去A族人的店,他们自私,隐瞒病情。大家互不往来,病毒就不会流传了吗?超市不也挤满了各大族群?生在多元种族社会,怎能一辈子不接触任何友族?

这种论调,让客源本来就有限的小店雪上加霜。或许大家可以改以另一种心态看待当前局势。

只要店主有戴口罩、保持安全距离,注重卫生,做好防范措施;我们本身也做足防备,那我们为何不在他们面对生意减少、陷入困境时,给予他们一点实际上的支持?

在危机时,社区小店与我们同在;希望疫情过后,他们仍然还在。

作者 : 杨丽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