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3 07:40:00  2252368
张晋玮.网上遇见的你,真的是你吗?
微观时事

我是张晋玮,但张晋玮未必是我。与我同名同姓的大有人在,要在人海茫茫中认出我,你必先认识我,了解我的为人、我的职业和我的生活。

在抗疫期间,人们因为要隔离,无法面对面接触。人们唯有利用科技,用它发短讯,与人通话,以视频相见。但在电子仪器背后,接受你讯息,与你沟通的他,是不是你认识的他?

一般人收到电邮时,第一时间会确认寄信人是谁,很少人会质疑它的真伪。但其实,这一些资料是可以任由寄信人更改的。换言之,纵使信是我寄的,但在寄信人一栏里,我可以填上首相的姓名。

很多时候,收信人可以通过电邮软件设定,揭发这一些可疑的信件,但这需要一定程度的电脑知识。另一个比较实用的方法,是留意信件的内容,与寄信人平常的写信风格对比。

若风格不对,或信里有不寻常的要求,又或者寄信的时间可疑,那就是亲自与他本人求证的时候。至于初次来函的新朋友,收信人唯有持谨慎态度,因为在网上,尤其是在没有多方面验证的情况下,来信的他,未必是你想象中的他。

寄信的他未必是他,收信的人也未必是你想象中的人。每一封电邮寄出后,它都要经过大量的电子仪器,一手传一手,最后才到达目的地。过程中,骇客要拦截或偷窥,并不需要太高端的技术。

公元前100年,恺撒(Julius Caesar)为了避免隔墙有“眼”,在打仗时,与他的将军用密码通信。如此一来,即使信落在敌人手中,他们也无法看懂内容。回到现代,为讯息加密已成为一个普及化的软件功能。很可惜,加密电邮并不普遍,因此,对于一些有机密的文件,最好为文件加密后才用电邮寄出。

另一个保密的方法,就是放弃电邮,使用有加密功能的软件。但在选择软件时,使用者需要仔细查询它的功能,例如,WhatsApp会自动为短信加密,但微信不会。有些网站有加密功能(其网址以 https:// 作为开端),有些没有(http://)。

抗疫期间,视频会议平台如Google Classroom、Microsoft Teams、Webex和Zoom等的使用率大增。其中,Zoom从去年的1天1000万个会议提升至两亿。在软件世界里,使用者越多,捣乱的骇客就越多。有者未经邀请,参入他人的会议捣乱(Zoombombing);有的盗取他人会议记录公布天下;还有人上载假的视频会议软件,让他人下载后,误中圈套。这些都是大马教育部提醒国人谨慎用Zoom的部分原因。

要应对骇客,使用者可以运用软件的设定,例如,为会议加一个密码,杜绝未受邀请的人加入;确保会议记录储存在安全的地方;下载软件时确认软件的来源,使用官方而非不知名的网站等。

展望未来,视频会议的使用率会继续提升,它也会带来一些新挑战。在会议里,与你交谈的他,不一定是你想象的他。参与者可以在开会时,改变自己的名字,关上视屏后就可以轻易伪装成别人。

此外,开会者可以为众人分享网址,参与者若不谨慎,点击了骇客的网址,就会步入骇客的陷阱。“有毒”的网址可以攻击点击者的电脑,盗取他们的资料,甚至操控整个电脑。

在人工智能发达的时代里,要伪造视频是轻而易举之事。试想,若骇客用亲人的面孔,在视频上与你交谈,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事。虽然至今,此事未曾发生,但在电脑职场里,我学会了一件事:未发生不代表不会发生。

庆幸的是,最高端的骇客攻击,往往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化解。你可以冒充我写电邮,模仿我的声音,甚至伪装成我的容貌,但你没有经历过我的生活。几句简单的交谈,问起我的事,伪装者就会无所遁形。我是独特的,像我一样的人,世上唯独我一人。只要你已认识我并且了解我,那在你的面前,就没有人可以冒充我。

作者 : 张晋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3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