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6 07:00:00  2253798
【进入虛拟世界/01】明星不老,偶像共同创造
焦点


这是初音粉丝小希收集的初音家族模型,左起为镜音玲、镜音连、巡音流香、初音未来、Meito和Kaito。
这是初音粉丝小希收集的初音家族模型,左起为镜音玲、镜音连、巡音流香、初音未来、Meito和Kaito。




“他/她们”不存在真实世界,但存在虚拟的日常。放心,本期不是讨论笛卡尔的哲学理论,上述这句话貌似很玄,却不难理解。如果熟悉精灵宝可梦手游者,该游戏便是运用AR(扩增实境)技术,供玩家透过手机穿越虚实之间,在现实世界“看见”和“捕捉”宝可梦。倘若想走进虚拟世界,戴上VR(虚拟实境)头盔设备,玩家也能瞬间遁入游戏空间。电影产业最擅长将虚拟人物与真实场景完美结合,借助CGI和AI技术创建栩栩如生的虚构角色,与真人演对手戏。

这些年,社交媒体已成为真实世界的一部分,人们更常“登入”虚拟世界维系社交网络。相反地,因应科技发展,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有了交叠,虚拟偶像亦开始走进现实世界。与真人明星相同,他们凝聚了庞大的粉丝群,打开了各种新兴产业和商业价值。现在,人们所欣赏和崇拜的偶像可能未必是真人,而是永不衰老的虚拟偶像。

●报道:本刊 林德成

东西方各国的虚拟偶像发展很迥异,基于文化底蕴和动漫产业的发展程度,进而演变出不同的体系和生态圈。以日本为例,由于“二次元”文化非常蓬勃兴盛,从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s)和游戏(Games),乃至周边产品和活动,如制作手办(人形模型)、角色扮演、同人作品创作、音乐会、动漫展览等,成为日本独有的社会文化特色。欧美国家的虚拟偶像发展趋势则始于时尚圈,不少团队公司愿意投入资金营运和打造虚拟模特。这些虚拟模特就如平常人般,在社交媒体分享穿搭、日常生活、代言商品或与朋友合照等,自身所挥发的影响力不逊于真人KOL。

日本虚拟偶像文化崛起正与“二次元”文化息息相关。“二次元”文化原属小众群体,随网络和社交媒体普及,拓展出全新的社会经济趋势,渐渐变成社会主流。正如角色扮演的发展,过去被视为奇形怪状,现今却已形成热潮,让粉丝纷纷借由角色扮演表达对角色喜爱,更是培养了追求梦想的热忱和坚持。

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Hatsune Miku,下文简称“初音”)最早走入大众的视线。2007年8月31日,这位绑着葱绿色双马尾、穿着制服短裙和长筒靴的妙龄女子开启了成名的传说。本质而言,她是由日本音声制作和音乐软件制作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下文简称Crypton),以Yamaha的Vocaloid技术所开发的音乐软件。然而,对于喜欢初音的粉丝而言,她可不是一个软件而已,更是充满生命力和颠覆了传统音乐产业的虚拟歌手。

这是初音未来最初的人物形象设计。(图:取自Crypton Future Media官网)
这是初音未来最初的人物形象设计。(图:取自Crypton Future Media官网)






音乐创作者御用歌手

何谓Vocaloid?它是一款收录真人声音作为音源库的电子歌声合成软件,操作界面有音轨和钢琴编辑器。用户只需在钢琴编辑器上点击想要的音高和输入歌词,再从音源库选择想要的人声,即可“唱”出自身创作的音乐作品。同时还可以调整音速和震音,让声音更温暖和有特色。当时Crypton要求日本声优藤田咲提供原声,并请插画师KEI设计角色造型,才得以创造出风靡全球的初音。不过,万万没想到初音爆发了巨大潜能,事前没有赋予这个角色任何背景故事、性格和爱好,对方也开放让粉丝们自由填补这些空白处。

她能发光发热不是靠活泼的形象,而巧遇当时所掀起的创作热潮,促使粉丝们热衷的养成和打造虚拟明星。2007年,日本社会正好有几个因素一起发酵,其中便有日本线上弹幕影音平台niconico动画,及插画创作平台Pixiv。当时有不少二次元文化爱好者拥入网络平台,大量传播各式动漫、动画和游戏的内容。

这是Yamaha最新的Vocaloid 5版本,而早期Crypton Future Media是基于Vocaloid 2创造出初音未来。(图:截自Vocaloid官网)
这是Yamaha最新的Vocaloid 5版本,而早期Crypton Future Media是基于Vocaloid 2创造出初音未来。(图:截自Vocaloid官网)



日本弹幕影音平台niconico动画,以及插画创作平台Pixiv迄今依然是超高人气和极具好评的创作平台。有兴趣者可以在当中找到很多关于初音未来的创作。
日本弹幕影音平台niconico动画,以及插画创作平台Pixiv迄今依然是超高人气和极具好评的创作平台。有兴趣者可以在当中找到很多关于初音未来的创作。





初音“出道”时期也就正好碰上同人创作文化(针对作品原著二次创作)最兴盛的时候。由于初音没有固定人设和背景,他们便为她注入灵魂,将她变成一个主角来创作,制作歌曲和影片上传至niconico动画平台,顿时吸引众人眼球,更吸纳不少高质量的创作者,为初音创作不少歌曲,形成一种连锁效应而迅速推高她的曝光率。截至4月7日,在niconico动画平台,拥有“初音ミク”标签的作品已高达24万7794个;至于Pixiv平台则有44万2851份投稿作品。在微博上,她的粉丝群高达329万人,脸书也有超过235万人。

此时,初音已不是一个软件,而是每个创作者的“御用歌手”。初音的出现降低了音乐创作的门槛,掀起了音乐创作热潮。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无形中也激发文化创意产业,许多人投身在动画剪辑、3D视频制作、绘画、编曲制作、摄影、角色扮演等,逐步形成一个成熟的创作生态,大家共同赋予初音丰富的特性。正如网络上流传,一千个创作者,就有一千个初音,在每个粉丝心中都有其独特的形象和个性。这个循环也聚集许多创作才子和才女,从而让初音有机会站上国际舞台,成为首个采用全息投影演唱的虚拟偶像。

一个虚拟偶像要办演唱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然而却改变了普通民众常规的认知。初音跳脱软件的束缚,站在舞台上拥有了躯体,成为真正的虚拟歌手。之后,她陆续与多位明星跨次元合作,举行巡回演唱会、参与广告拍摄、代言商品,所衍生的产品多不胜数。过往人们是被动的接收文化,现在是正在创造初音文化,遂变成一个潮流文化符号。

虛拟歌手歌声有情感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初音的歌曲,估计是“洗脑”。粉丝精心打磨了丰富多元的曲风,赋予她各种风格,不断展现其高亢的歌声,配搭强劲的电子乐,头也会不自觉随节奏摆动。

“虚拟歌手其中一个特点是能唱出超越真人声的极限。由于虚拟歌手偏向动漫文化,所以不少游戏和音乐制作人都会与其合作,反映出来的效果也还蛮不错。”25岁的小希如此说道。

小希4年前喜欢上初音,成为了追随者,“我本人不太懂日语,但仍能听懂简单的句子。有一次我在网上听到初音的歌,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活动小丑〉。听了之后觉得很好奇,随后搜索歌词翻译,才发现是一首叙述失恋心情的歌曲。”初音有不少动听的歌曲,可以疗愈人心和令人减压,但,他无法说得上是哪一首歌触动他心灵,从而喜欢上她,“类似粉丝喜欢一位歌手的那种感觉,她是第一个让我正式喜欢的偶像。”

他认为,初音歌声可以弥补一些真人声线无法达到的情感,“有人觉得虚拟偶像不是真人在唱,只不过是电子音之类的而给予负评,但其实她所唱的歌词里,有包含着情感唱出每一个日语歌词,当然通晓日语的人更容易理解歌词里的含义。”



初音未来2017年首度来马演出,圆满了不少初音粉的心愿。(图:星洲资料室)
初音未来2017年首度来马演出,圆满了不少初音粉的心愿。(图:星洲资料室)





初音让粉丝收获自信

初音2017年首度来马演出举办《Hatsune Miku Expo 2017》演唱会,小希自然也不想错过,“那时抵达现场的心情,其实会感觉少许陌生,可能是人生第一次亲身出席演唱会,也没想到这辈子会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喜欢的偶像,内心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出于对初音的喜爱,他也参与角色扮演,跟随朋友一同出席各种动漫展。面对萍水相逢的各路角色扮演知音,他得以抒发内心喜悦,分享对初音的热爱。小希坦言自己非常内向,甚至有交流障碍,正因为角色扮演而跨出舒适圈,扩大社交圈子。“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自信加强许多,至少面对陌生人也不会感到恐惧。”2014年,他走入角色扮演世界,4年后,他因工作默默地脱下了这个兴趣。“停止Cosplay确实蛮可惜的,几乎与很多同好断了来往。毕竟大家年纪也不轻,要为自己生活打拼。”


小希收集了不少初音未来的模型和游戏光碟。
小希收集了不少初音未来的模型和游戏光碟。



虚拟时代,众人追捧的偶像未必是真人,有人也倾向动漫角色、非真人的游戏虚拟人物等。从实际层面而言,小希认为更多人会喜欢上角色的个性和态度,也是一种自我情感投射,向往拥有这样的人格。


虽然虚拟偶像的歌曲和角色造型背后都有一班团队在营运,但是初音这个虚拟偶像却影响和激励了现实的小希,热爱初音的粉丝也会视为真人偶像对待。

“真正喜欢一个偶像,不管是真实或虚拟,只要打从心里真心喜欢的就好。”



延伸阅读:

【进入虛拟世界/02】虛拟网红当道──未来,还需要温度吗?
【进入虛拟世界/03】虛拟偶像走入现实,网红经济圈不虛拟

作者 : 林德成(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6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