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5 10:29:00  2253818
三度出演郭靖·白彪曾试吸白粉险误入歧途
星人物




(香港15日讯)白彪是电视史上首位郭靖,前后合共三次饰演郭大侠,创下纪录。白彪见识过功夫片光辉时代,又经历过广播道有三间电视台、两间电台的“五台山”年代,过去几年仍跑不停,连王维基hktv、ViuTV剧集也拍过了,去年回到“母校”邵氏、拍无线剧,最近抗疫,长居加拿大的太太滞留香港一起住,回流的儿子和媳妇为他添了龙凤胎孙仔女,七十三岁的白彪永不言休,亦在享受晚福。

白彪原名刘国荣,和去年获电影金像奖颁发“专业精神奖”的弟弟刘允一样,担任龙虎武师出身。他们两兄弟出身贫困,全家有十二兄弟姊妹,白彪排第八,刘允排第九,住在红磡宝其利街观音庙旁。“人人用木板和铁皮自己搭屋,一张床睡七个人,爸爸做毛衫机器师傅,我和刘允打架打大,争东西吃那种兄弟情,如果讲打架,他颇打得,因为体形比较大。

白彪十三岁时,跟洪拳和蔡李佛师父学打功夫,那时环境龙蛇混杂,黑社会踢入会常有发生,白彪又喜欢踢球。“我们叫做球场上学,两星期不上学,从早上十一点踢到晚上七点,在那些地方,有很多人来‘教’我们吸白粉,加入香烟中吸,叫做‘打高射炮’,或者放在锡纸在上面烧,叫做‘追龙’,我吸第一二口,别人就enjoy,我呕,顶不顺那种味道,幸好上不到瘾。那时我们很坏,偷窃又有,跟黑社会讲数又有,劈友打架都有去,是年轻人跟大队的心态,不懂得思考。”

他见过朋友染上毒瘾去打劫,庆幸自己没有误入歧途,但因好动练得好身手。



做替身常受伤

白彪十九岁加入邵氏演员技能训练班,跟林蛟学拍武打戏一年,同学有陈观泰、狄龙等,邓光荣也是师兄弟。“训练好严格,练跳、练体能、练反应,早上九点做到晚上十二点,练足一年。”毕业后,他先做龙虎武师和替身。“我们拍武打片是土法炮制,做替身一定要懂得跳弹床,连弹过三张,一个翻跟斗下地,没有纸皮盒垫着,镜头一直跟着拍,人人真材实料,有时失手,整个人挞下地,流鼻血牙血是平常事。那时有种斗心,武指问:‘从三楼跳下来,行不行?’心里有迟疑,如果说‘不行’,武指立即说:‘第二个。’下次就没有机会,怎样都说‘行’。那时从三楼跳下来,最多只有一张地毯和榻榻米垫着,自己膝头受罪。”

最危险一次,他拍《十四女英豪》做女演员的替身骑马。“原来我骑那匹叫做‘臭马’,邵氏最臭脾气的一匹马,我们在小棕林拍摄,那匹马一枝箭向前冲,我又不懂马术,树枝不断插向头套戏服,结果马跑掉了,我落马走路半小时回来。”


佳视七十年代开拍《射雕英雄传》,第一代郭靖、黄蓉是白彪和米雪。
佳视七十年代开拍《射雕英雄传》,第一代郭靖、黄蓉是白彪和米雪。



在九五年古天乐演杨过的《神雕侠侣》,白彪第三度演郭靖。
在九五年古天乐演杨过的《神雕侠侣》,白彪第三度演郭靖。


被捧为打星韩国拍戏

70年代武打片风靡世界各地,外国片商买片,一部电影七成内容要动作,三成文戏。“拍一场结局,剧本只写着‘大打’,就在一片光秃秃没草的‘白头山’上,早上七点打到晚上九点,但那时不知累,如是者拍了十几日。”

那时有不少韩国片商付钱制作,要求电影在韩国取景,很多武打演员到韩国拍片,白彪也曾到韩国拍戏两年。

“有一部戏我做男主角替身,要从树顶翻筋斗下地,高度有三层楼高,韩国只有很小的即食面纸皮盒,地面铺了两三层,我一跳下来,腿部插进纸盒撞到地面,脚踝骨折受伤,最伤那次,初时只懂敷白药,一星期后才入韩国的医院,医了两三个月。”

白彪逐渐由武师转为演员,被长江电影公司捧为打星,第一二部主演的电影都在韩国拍摄,他的打片卖到欧洲、美国都有巿场,公司为他做包装,帮他改英文名Jason。“我和意大利合作过,拍一部片民初功夫大打西部牛仔。”

李小龙逝世后,功夫片式微,白彪在家中呆了一年多没工开,佳视致电邀他拍《射雕英雄传》。郭靖敦厚,白彪自问给人感觉相近,配上漂亮的米雪演俏黄蓉,深受观众喜欢。之后佳视拍《神雕侠侣》,罗乐林演杨过,李通明演小龙女,白彪再演郭靖,这次是成熟版的郭大侠。可惜佳视结果倒闭,白彪之后到台湾发展,随后在加盟无线,95年无线再拍《神雕侠侣》,古天乐演杨过,李若彤演小龙女,监制李添胜再用白彪演郭靖,配魏秋桦演成熟版黄蓉,白彪成了电视史上唯一三度演郭靖的演员。 


白彪70年代结婚,与太太先有一对女儿,之后再添一子。
白彪70年代结婚,与太太先有一对女儿,之后再添一子。


六四后全家移民

白彪的家庭生活美满,他70年代已成家立室,太太是幼稚园教师。“那时流行去party跳舞,就在那里认识。”两人拍拖两三年结婚,育有两女一子,九○年他们全家移民加拿大多伦多,他直言是受六四事件影响。“孩子年纪仍小,老婆说第一件事安排他们在外国读书,移民公司帮我们计分,我们利用演员职业身份办移民,到了那边,屋又大,环境好,又宁静,全家都喜欢。”

白彪两个女儿在加拿大落地生根,大女在迪士尼做文职工作,嫁了当地外国人,二女从事电脑工作,嫁台湾人。“小儿子回港发展,他在彭博(财经资讯公司)做电脑方面的工作,在香港结婚,媳妇今年刚诞下一对龙凤胎。”三个儿女加起来,白彪有五个孙仔女,最大一个八岁,其中两个孙是混血儿。“在加拿大和孙仔女一齐滑雪,几开心的,混血的孙都懂一点广东话。

白彪现年70多岁,现在仍很活跃,喜欢踢足球,或者钓鱼,他对运动保健很有心得。“星期一、四,我约几个老人踢波,出一下汗。现在我租住启德发展区的新楼,体育城旁边有条路很漂亮,我喜欢走大半小时才回家。”

太太平时不常跟他回港,这次因为媳妇生龙凤胎,太太也回港照顾,谁知突然有疫情,不能坐飞机回加拿大,于是多了时间在香港,老夫老妻相处的时间增加了。(香港明周)


白彪有五个孙仔女,他返加拿大时会凑孙。
白彪有五个孙仔女,他返加拿大时会凑孙。




文章来源 : 星洲网 2020-04-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