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15 22:00:00  2254379
丁杰隆.社会福利局的无力救援
城乡大桌

作为前线分派物资的志愿者之一,我观察到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属下社会福利局(JKM),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论是分派物资给边缘和低收入家庭的行动上和覆盖能力,或在开设物资集散中心、食物银行乃至协调公共厨房的反应,都比国州议员办公室、非政府组织和民间慈善团体来得被动。

社会福利局的无力,包括地方层级官员也感到无奈,乃是过去一段很长时间,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在男性主导的内阁中,被看作是次要和非关键的部门,通常由执政联盟的妇女组主席担任,从巫统、马华到现在的土团党,前首相纳吉在2012年曾一度自己兼任妇女部长时说过“大马不需女性运动来捍卫女性权益”,更显示了对这个部门的轻视,可有可无。

马来西亚算是典型现代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尽管生老病死照顾周到,但相对其他先进国家的社福机构作为所有社会福利计划之母,在马来西亚却是恰恰相反。

几乎所有关键的社会福利计划,都不掌握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手中,譬如国家关怀援助金(BPN)和生活援助金(BSH)隶属财政部和内陆税收局(最早期隶属首相署),国家健康保险计划(MySalam)隶属财政部,最低薪金和就业保险计划(EIS)隶属人力资源部,幼儿教育、公共医疗乃至公共房屋亦不在其管辖范围。

谁是低收入劳工家庭、独居老人、身心障碍者或单亲家庭,政府其实都有名单,政府也都知道分布在哪里,但其他部门的名单是否有和社会福利局共享?

没有名单,又缺乏像社会保险机构和雇员公积金局般有在地方开设分行和服务柜台,更把社会福利申请的工作长期“外包”国州议员办公室和非政府组织,甚至许多议员办公室的人员编制,处理社区福利更多于政策和法案研究,这是令社会福利局对社区贫穷严重脱节的关键。

当国防部打算禁止非政府组织分派物资,只能交由社会福利局负责时,引起了社会极大焦虑。因为大多数的社会福利局官员并不清楚地方状况,也人手不足。迫切需要物资援助的家庭,第一求救对象必定想到人民代议士,而非社会福利局。

根据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截至4月11日,社会福利局已向22万符合资格家户派发食品援助,受惠人口约100万。但是,要知道,单在2019年领取人民生活援助金(BSH)的中低收入和低收入家户高达360万,估计相当于1600万人口。

换言之,在过去4周,获得社会福利局援助的100万人口,其实仅占上述人口群(约1600万人)的不到10%。如果数据属实,或假设贫苦家庭只等待社会福利局援助,那么情况将会更加恶劣。

分派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乃是属于紧急人道救援,社会福利局不管是在统筹能力或传递效率,其表现明显低于大众预期,这是很严重的危机,更何况社会福利局代表着官方社福机构和国家机器一分子。政府有必要视之为重要教训并深刻检讨,否则将来遭遇更大规模的国家级灾难,民间组织无力弥缝社会福利局的失能时,那么社会福利局最终将会原形毕露,陷入崩溃。

作者 : 丁杰隆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15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