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2 08:00:00  2254599
【远距上课】从留学生经验, 看外国的线上学习
教育专题

“线上学习”虽然不是什么新概念,但经过冠状病毒病这么一闹以后,许多大学唯有加速推进线上教学,好让无法返校上课的学生可以持续学习。这种情况不只发生在马来西亚,国外许多大学也同样全面停课,不得不接受远距教学可能是未来的新常态。

可以预见的是,即使哪天疫情趋缓了,校园生活也无法立即恢复,以避免提高群聚感染的风险。受影响的大学目前都在忙着启动线上教学,今期【新教育】且从马来西亚留学生的经验分享,一探外国大学是如何落实线上教学和线上考试。



3854KLL20204161131562407353.jpg


今年1月,就读北京大学的锺富华趁寒假回到马来西亚,不料因为冠病疫情的关系,大学宣布停课,他只好一直待在家里。

虽然无需回校上课,但这些日子他每天依然按表操课,常常从早上8点第一节课开始上线,直到晚上八九点才下线。他和许多同学都觉得改用线上学习以后,功课反而比以前变得更多了。

在地球另一端的伦敦,各大学也因为疫情关系而宣布停课,留在当地的大马学生黄国杰只好透过视讯跟组员讨论报告。但问题是有一半的组员都已回到各自家乡,要如何把身处在四五个不同时区的他们凑合起来还真不容易。

黄国杰起初还很担心组员们会因为距离关系而缺乏凝聚力,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比起以前见面开会,“视讯会议原来更有效率”,这一点是他以前从没想到的好处。


线上教学模式

预录视频或即时线上授课

截至目前为止,全球很多大学已经停课了一两个月,短期内也不太可能复课,这时候就只能靠线上方式来教学。

综观各地大学的做法,线上授课不外乎以下两种方式:

1.讲师预录教学视频,然后将视频和讲义上传到平台供学生下载。

2.即时线上授课,讲师和学生可即时互动。

就读北大经济学院一年级的锺富华,目前多数时候都是按照原来的课表上课,时间一到就准时上线。虽然是远距教学,但他说教授还是会冷不防点名学生回答问题,而学生若有疑问也可以当场发问,情况就跟平时在学校上课差不多一样,只不过有些课的讨论气氛特别热络,有些课则比较缺乏互动,端看教授本身的作风。

另一方面,留学爱尔兰的刘主敦,其学校莱特肯尼理工学院从3月12日开始停课。自那时开始,讲师们不时会上传预录的视频到教学平台供学生下载学习,这种方式的好处是学生可以无数次回放视频观看,听老师重复讲解深奥的部分;又或者可以按快速键跳过已经掌握的部分。刘主敦说,这种方式讲求自主学习,学生若是有心学习就会主动下载视频和讲义,但学生要是无心学习,讲师也拿他们没办法。

缺乏师生互动

若要说缺点的话,他觉得这种线上教学缺乏师生互动。“譬如说,讲师没办法判断学生是否跟上教学进度,也没办法透过发问来测试学生是否听明白课堂内容。”但不管怎样,学生若有疑问还是可以透过电邮向讲师请教,就看学生本身够不够主动。

目前在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修读土木工程系的张锦豪,也同样因为疫情关系而改为线上学习。他说,突如其来的线上教学让很多同学备感挑战,但所幸他之前在马来西亚英迪修读美国本科转学分课程(AUP)时就已接触线上学习,而他也很喜欢这种学习方式。

美国校方目前给予他的支援算是相当足够,除了一旦有问题可以透过电邮或Zoom联络教授和助教之外,每星期还有两天时间会在Zoom平台上跟系内教职员进行一般讨论。

他认为线上学习的一大好处,是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还有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他觉得远距教学在当前这种非常时期特别管用,但这种方式毕竟还是有一定的疏离感,跟面对面交流的感觉不太一样,所以长远来说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不赞同线上学习全面取代传统的课堂学习。

4755LFY202041627412403177.jpg

黄国杰(24岁)就读伦敦大学学院(UCL),因学校停课只好以视讯方式跟组员讨论小组报告。


线上评估模式

3种替代方案供选

许多大学过去或多或少都会采用线上教学,所以线上教学对很多大学来说并不陌生。可是讲到线上评估,这对很多大学和学生而言还真的是一项新尝试。

在目前学生无法进入学校的情况下,校方唯有以替代方案取代传统笔试。以黄国杰就读的伦敦大学学院土木工程系为例,现时主要有3种替代方案供课程负责人选择:

A.作业:例如进行一个为期3周的个案研究或计划书。

B.24小时线上考试:以开卷考试方式进行,每个学生有24小时作答和交卷。但实际上学生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作答完毕,校方给予24小时是因为考量时区差异的问题,毕竟许多学生已经返乡,未必所有人都能同步上线。

C.取消考试:这个方案比较适用于那些已经完成作业的科目。打个比方,X科目的分数原本应该是作业占50%、考试占50%。一旦考试取消,作业所占的50%将会提高至100%。

在北大,最近这段期间本来应该进行期中考,但有些考试目前已经取消,没取消的则以线上方式进行。

锺富华不久前刚完成一项线上考试,有关试卷在当天下午3点准时发布于教学平台上,两小时后必须交卷。他说,这张试卷往年都是以闭卷方式进行,今年则改成开卷考试。但别以为开卷考试会比较容易应付,“因为变成开卷后题量也变多了,从往年大概7道大题变成现在12道大题。”

考试成绩或只分合不合格

目前他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是体育课。这学期他选择了游泳,但现在这种情况不可能下水游泳,所以这段日子他的体育课基本上都在学习一些理论而已。

据他了解,在当前这个非常时期,有些科目可能不计分,只会分“合格”和“不合格”,但一切详情还有待校方公布。

关于开卷考试,虽然考生可以自由查看资料和课本,但刘主敦也认为不容易应付,因为只要题目经过精心设计,“那些问题还是可以很烧脑的。”

4755LFY202041627402403175.jpg

因为疫情关系,锺富华(20岁)自今年农历新年后就一直以线上方式学习,不久前才在线上完成其中一张试卷的期中考。


线上小组讨论

视讯会议更有效率

大学有很多作业都是以小组形式进行,然而在目前这个要求大家保持社交距离的时期,学生们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约出来见面,只能靠视讯方式开会讨论。

按照大学的规定,黄国杰这个学期必须完成一个小组报告,而如今这个8人小组当中,有一半组员已经回到各自家乡,他因此难免担心这个小组会溃不成军。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经过多次的尝试,他发现视讯会议比面对面开会其实来得更有效率。

还是希望重回校园生活

换作以前的话,他说大伙儿可能会一边吃东西一边讨论,偶尔还会闲扯淡,到头来未必讨论出个结果。但换成视讯会议之后,有些组员虽然一开始还不太习惯,但很快的大家就进入状况,讲话都直接切入重点。加上现在大家可以省去来回学校的通勤时间,所以他觉得视讯会议整体上比较有效率。

如果可以选择,他当然还是希望可以回到校园跟大伙儿一起上课,毕竟那才是真正的校园生活,可以认识更多的朋友和感受真实的人情温暖。然而他也相信,经过这次疫情以后,不管是职场或校园也好,很多事情和习惯都会改变。大家现在何不就把危机当作转机,勇于尝试科技可能会为我们带来的改变?


4755LFY202041627402403176.jpg

张锦豪(22岁)在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修读土木工程,突如其来的线上教学让一些同学备感挑战,但他本身还蛮喜欢这种学习方式。




4755LFY202041627412403178.jpg

刘主敦(23岁)就读爱尔兰莱特肯尼理工学院(LYIT)食品科学与营养系,原订的笔试都以作业和线上测验取代。


无国界学习是未来趋势

对许多人来说,线上教学只是目前的权宜之计,不可能完全取代实体教室的教学,可是有一所据说比哈佛还难进入的大学,就完全采用了线上教学。

这所名叫密涅瓦的大学(Minerva Schools at KGI),致力于向学生提供一种全新的大学体验。这所大学的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所有课程都在线上进行,但本科学生会在4年内移动到世界7座城市学习和体验,包括伦敦、首尔、台北、柏林、旧金山、海德拉巴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密涅瓦的学生以世界为校园,平时可以自由在书房、咖啡馆或任何地方上课,这种制度可谓打开了我们对未来大学的想像。

但密涅瓦大学毕竟是个特例,目前就一般大学而言,线上教学未必适用于所有课程,尤其是那些强调做实验的课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问题也有待克服,例如线上考试是不是能够真实反映学生的学习成果?以及大学生本来该有的校园生活该如何弥补?

虽无聊但省时

“说实在的,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对着电脑上课是有那么一点无聊。”锺富华心里虽然这么觉得,可是当他想到不用花时间来回学校,以及不必到食堂跟别人挤在一起的时候,顿时又觉得线上学习其实还不错。

下个星期,本地历史最悠久的马来亚大学也会开始线上教学,而且校方已经声明,即使行动管制令解除,线上教学依然会持续以避免学生群聚感染,还说这将是马大的新常态。

事实上不只是马大,国内其他大学相信也会持续线上教学一段日子,直到疫情完全消除才会正式复课。而在这段时期,说不定在疫情的推波助澜下,本地的线上教学也会像国外那样,走向更大规模和更成熟的未来。

3854KLL20204161142212407537.jpg


作者 : 梁慧颖,、受访者提供照片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2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