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1 07:00:00  2256041
光头佬/翰墨旧缘
物外游

又是一般闲暇,不知多少哀叹!

非常时期,“行管令”一延再延,已步入第三阶段的居家抗疫状况。闲暇无聊,找朋友线上瞎聊,朋友哀叹地说:“唉!整个人活得像个和尚似的,与世隔绝,孤独无助,心如止水,真是万事可待啊!”(咦!)乍闻之下,怎么这句话听起来如此耳熟能详?原来,光头佬心里也曾冒出类似的“出尘”想法的。

过去混迹江湖,厕身于某艺术学院谋生时,曾向“师叔”余斯福先生乞得一方“半衲庵主人”的斋名章。在这之前,光头佬有个斋号叫“弘毅芸窗”,西安大画家王西京先生曾经为吾题过匾额……此乃题外话,无需赘言。“衲”是补缀,出家人穿的衣服称为“百衲衣”,即是百般修补而缀成的衣服。是故,“半衲”即指“半个和尚”的意思,这是光头佬中学时候萌发的奇思异想。

余斯福治石“半衲庵主人”。
余斯福治石“半衲庵主人”。


边款:“祥钟贤弟嘱刊,九八年六月八日,仲甫。”
边款:“祥钟贤弟嘱刊,九八年六月八日,仲甫。”



中学时代,曾拜读过一册星云和尚讲经记录而成的《佛说八大人觉经讲记》,内容主要是讲解在家修行的居士如何修持佛法,如何成就佛道。星云和尚妙舌灿烂,口吐莲花,把整部经典讲解得异常生动、活泼,具有启迪心智的作用。年少时候的光头佬,不仅仅对此经文信受奉行,还把这短短372字的佛经背得滚瓜烂熟的,时时三省吾身。尤其在家菩萨的第七觉悟,所谓:“……虽为俗人,不染世乐,常念三衣,瓦钵法器,志愿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远,慈悲一切。”犹如暮鼓晨钟,不时警惕着光头佬:在家如法修行修心,只要身口意三业清净,悲智双修,一样会有成就的。换言之,这就是心出家、身在家的行者,不妨称之“半纳”也。

说实在的,光头佬还蛮喜欢余师叔刻赠的这一方图章的。“半衲庵主人”乃五字朱文印,要如何巧妙的把这五个笔画多寡不等的文字,妥当的安置在一枚一寸见方的石头里,这就是篆刻家的功力所在了。虽然余师叔取用的石材,是属于极为普通一般的寿山平头石章,然而他却能以非一般的篆刻家之布局、章法、刀法,出奇制胜,刻出独具风格的好印章,真叫人钦佩不已。细观此印:宽边细朱,疏密得宜,再加上左下角巧妙的破边,而能得古朴斑驳之效,浑然天成,乃不可多得之佳作也。

印面刀痕。
印面刀痕。



回想起来,光头佬与余师叔的翰墨缘也不浅。2005年春末,正当光头佬离职在即,恰好最后一天于UE3古玩城上班的那天,竟然有缘在鹏哥哥的古玩铺里,捡到两张余师叔早年在香港写就的篆书小品,墨缘如此,也算是一种福气。

当时,这两张篆书小品是装裱在一对很old fashion的细边木条镜框里,作品绫边已被银鱼咬得破损不堪,一洞一穴,满目疮痍,所幸画心完好无缺,品相勉强可以。可惜的是,这作品没有钤印盖章,不算完整之作。

这对小玩意,一张写的是仿邓石如体小篆,均匀有致,行笔流畅,非常雅致。落款说是临摹完白山人篆书百屏,写于1969年夏天五月;另一张写的则是大篆,乃石鼓文,得之雄浑粗犷的笔势。一文一野,两张作品摆在一块,颇有相得益彰的趣味。到后来,待光头佬带着作品给余师叔求证时,才晓得这是他早年从香港寄回来参加展览的,结果作品一去不回头就“被遗失”了。幸亏,光头佬最终还是如愿以偿,乞得余师叔在作品上补盖了引首章与姓名章,功德圆满,一切无碍。

翰墨旧缘之一。
翰墨旧缘之一。


翰墨旧缘之二。
翰墨旧缘之二。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1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