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0 18:00:00  2256911
【行管令下的日常/01】回归家庭,跟女儿一起下厨做家务
周刊专题

张秀玲与丈夫张绪庄共同经营着一家书店,并育有3个女儿。
张秀玲与丈夫张绪庄共同经营着一家书店,并育有3个女儿。


行动管制令从3月18日执行至今已进入第33天,首相慕尤丁一声令下“Duduklah diam-diam di rumah!”,全民都必须乖乖地待在家里,为的是尽早阻断病毒传播链,大家能早日恢复日常。

从起初的网络谣言满天飞,大家忙着到超级市场抢购粮食,甚至是连夜返乡,只为了回到舒适的家里,到现在不知道你是否已适应无法自由走动,宅在家的日子?抑或依然迫不及待期盼着呼吸自由空气,见一见久违的朋友或同事?

这段时期,全马人民的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活变化,还有收入减少的挑战。尽管如此,每个人似乎都在为自己的生活重新寻找定位,趁机学习新的技能或重拾兴趣,像家庭主妇开始研究新菜色、一家之主担起出外采购责任、商业战场转移到网络等等。

或许这次的行动管制令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糟糕,而是让大家重新审视生活,在狭缝中努力开创另一片天地的契机!

张秀玲与丈夫张绪庄共同经营一家书店,行动管制令实行前,她的生活重心以书店为主,一星期有5天要到书店去忙着处理工作上的事务;行动管制令实行后,她的生活重心转移到了家庭,尽管仍需兼顾书店运作,但主要都待在家里陪伴3个女儿,还趁机教导孩子学习做家务。

行动管制令第一天,她就已跟孩子说明,由于这段时间无需上学,所以需要帮忙分担一些简单的家务,比如扫地、晒衣和洗碗,都由3姐妹负责并分工合作。

此外,她亦有陪同孩子们发展兴趣,上一些她们感兴趣的线上课程,打开电脑,母女4人或3姐妹就在一起画画,还有利用时间完成孩子平日的愿望,一同替娃娃缝制衣服。

“其实行动管制令的日子跟平常差别不大,只是孩子不用上学,多出很多时间,她们可以发挥想像和创意,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不管是家务还是手作,总之动手做的,我都鼓励她们去做。”

当然这段期间,孩子依然要跟进课业,通过线上学习或通讯群组分派作业的方式继续上课,就连补习班和芭蕾舞蹈班也有应用视频通讯软件来教学。

“我女儿一个五年级,两个一年级,我观察到线上教学对大女儿或主动学习的孩子来说,问题不大,只是网线不太好,很多时候都会卡着,但对三年级以下或不主动学习的孩子,并不太适合,而且幼小孩子不会操作电脑或电话,造成家长必须守在身旁。”

至于一日三餐,平时基本上都由张秀玲打理,加上她享受烹饪,所以并没太大的纷扰,只不过以前还可以找借口出外用餐,现在每一餐都要她准备,食物搭配难免遇到难题,而且丈夫负责采购,需事先沟通好要购买的食材。

“有时候孩子和丈夫在脸书上看到别人分享的菜肴,就会要求我做,好像妈妈是万能的一样,只好想办法上网搜寻做法,尝试研究新的菜色,不然也会很闷。只是说现在食材比较难买,只能有什么吃什么,像肉饼,之前可能放90%的肉,再搭配其他蔬菜,现在可能一半是肉,一半是萝卜、马铃薯等。”

她最害怕孩子告诉她肚子饿了或者吃不饱,要不然就是问她晚上吃什么,“有时我想蒙混过去,午餐就吃较丰富的下午茶,结果孩子会问我,这就是我们的午餐吗?”

张秀玲为娃娃缝制新衣,双胞胎女儿全程充满期待。
张秀玲为娃娃缝制新衣,双胞胎女儿全程充满期待。
娃娃身上的衣服是张秀玲缝制的成品。
娃娃身上的衣服是张秀玲缝制的成品。


丈夫负责出门采购

行动管制令刚开始的14天,基于家里口罩所剩无几,加上每户家庭仅限一人外出,他们都尽量少出门,但丈夫其实很想出去。当她突然想煮一道料理,却发现少了某种食材,丈夫便会自动请缨,问她要不要出去购买,想趁机看看外面的情况。

对于丈夫负起采购责任,她担心的是大多男性没有金钱观念,只知道有需要就买,不理会价格,结果买回来是最贵的,不像女性会精打细算。

自担任起家庭采购员后,张绪庄就像行动管制令未实施前一样,平均每星期到超市采购一次,只不过身边少了太太,难免表现紧张。

“我原本以为自己不会紧张,可是第一次到超市时,发现好像什么都没有,顿时紧张起来,看到最后一包羊角豆就赶快占为己有。包菜也没了,只剩下两颗大白菜,心想大白菜跟包菜类似,就赶紧放进购物车。不过后来,我再到附近的小超市采购,发觉那里货源充足,之后就没那么紧张了。”

他说,尽管太太有事先为他准备购物清单,但为了避免拿进拿出,接触到病毒或弄丢零钱,所以他看了一遍就收进口袋,难免会买漏一两样物品,而更大的难题是找不到购物清单里的东西。

3姐妹在为自己的小妖怪便当准备食材。
3姐妹在为自己的小妖怪便当准备食材。


食材不会分,每样买一点

“平时主要由太太选购物品,有些东西我没特别留意。就像太太需要低筋面粉,可是对我来说,每包面粉长得一样,都是白色的,怎么还有低筋面粉、高筋面粉、自发面粉这么多种。”

还有蔬菜会以原产国分类,像马铃薯,就有美国的、荷兰的、中国的,萝卜亦如此,面对这样的状况,他选择每样都买一两个,当作试吃。

“太太有说过,什么样的马铃薯会松软,适合用来煮咖哩,至于做马铃薯泥的可能又要用另一种马铃薯,我本身是有听没懂,因为不想一直拿着电话,以免触碰到病毒,所以我就没有问太太,每样都买一些。”

再来就是分量的问题,他也不懂怎样才符合太太的需求,因此第二次采购时,只好拿出手机拍照给太太看,回家后再消毒。

“工作当然比采购容易,以往采购可以直接问太太意见,现在只能冒险,我买什么,她就煮什么,有时买太多或买到她不常煮的食材,风险就是放太久,然后坏掉。”

女儿读了日本作家角野荣子的《小妖怪童话》后,要求张秀玲根据故事做出一样的便当。
女儿读了日本作家角野荣子的《小妖怪童话》后,要求张秀玲根据故事做出一样的便当。
张秀玲做的小妖怪便当点燃了女儿的创作热情,接着第二天便开始创作自己的便当。
张秀玲做的小妖怪便当点燃了女儿的创作热情,接着第二天便开始创作自己的便当。


书店休业,转战线上推广

面对疫情来袭,夫妻俩坦言,书店营运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开的是纯书店,没有卖文具、漫画或参考书,主要靠的是人与人之间面对面交流,还有举办讲座来推广阅读,本来经营就不容易,现在只能依靠网卖,以及尝试用另一种方式推广工作,反正危机亦是转机,就趁这时好好实践过去想执行的计划。”

在这之前,他们其实已有朝网络发展的想法,只不过只有计划,却没有明确的实行日期,如今在行动管制令的推动下,推进了他们革新的步伐。

“我们有举办线上导读会,也有利用视频通讯软件,进行线上课程或专题讲座,反应不俗。尽管这段时间好像做不了什么,但作为教育单位,我们有责任鼓励大家重新学习,还有避免孩子虚度光阴。”

张绪庄说,书店毕竟涉及整个团队的基本开销,因此务必重新规划工作内容,让公司能维持下去,并且继续做好想做的事情,“原本书店就处于被淘汰的边缘,疫情的到来或许只是加快速度而已,就看我们还能怎样挣扎。”

尽管如此,他们在这次的行动管制令中依然有所斩获,张绪庄发现平时家庭维持共享关系的重点抓对了,所以就算这次长时间聚在一起,仍然可以保持和谐。

“对孩子来说,沟通陪伴很重要,之前无论工作多忙,甚至时常要到外地出差,孩子都是从小跟着我们到处跑,全家人一起生活,不像一些家庭,把孩子交给保姆或公公婆婆照顾。过去这种生活方式,造就行动管制令这段日子几乎跟平常没有两样,只是我们没到外地而已。”

他说,这至少证明他们的日常健康且完整,相反的话,要是有家庭因相聚而争吵,抑或生活失去了目标,就应该重新检视日常缺少了什么,趁现在努力修补好,以准备从这一刻回到接下来的日常。

全家一起玩桌游。
全家一起玩桌游。  
晚上一起参与网上的粉彩创作课。
晚上一起参与网上的粉彩创作课。  


重拾画画,不虚度假期

至于张秀玲在陪伴孩子的同时,也重拾学生时期的爱好,“我有上网络的画画课程,之前生活重心都围绕在工作和孩子身上,没办法动手做,如今终于有时间和空间可以静下来,找回本身失去已久的爱好,对我来说,相当珍贵。”

通过这段经历,她认知到原来拥有爱好非常重要,原因是退休后的生活大概就如现在,要是什么兴趣都没有,每天就只能等时间过。

她鼓励大家,把行动管制令当作给自己放一场悠长假期,趁这个机会好好地回想平日生活,思考自己在工作上是否可有可无、疫情当下,可以做些什么事情、最宝贵的东西又是什么等等。

“就算只能待在家里,还是要保持纪律,不然日子这样过下去,人会变得颓废,长期下来会很糟糕,跟咸鱼没有差别。可以尝试找一些事情来做,像阅读,因为阅读能让人暂时跳脱眼前纳闷的生活,而且疫情过后,有的人可能会产生恐惧、忧郁等,透过阅读,能帮助填补心灵。”

张秀玲的双胞胎女儿在家通过视频通讯软件上芭蕾舞蹈班。
张秀玲的双胞胎女儿在家通过视频通讯软件上芭蕾舞蹈班。

图:受访者提供


延伸阅读

【行管令下的日常/02】居家做广播——DJ大宝:太难了,全天候都在工作

【行管令下的日常/03】菜农心血不能毁,坚持收菜送菜

【行管令下的日常/04】想念上班──宅在家闷慌,生活失重心

作者 : 郭慧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