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0-04-20 18:00:00  2256913
【行管令下的日常/02】居家做广播——DJ大宝:太难了,全天候都在工作
周刊专题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大宝还需兼顾家人的一日三餐,生活比以前更忙。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大宝还需兼顾家人的一日三餐,生活比以前更忙。


行动管制令实施以来,居家办公已成为常态,不管你多么眷恋床褥的气息、多想要追看电视剧或玩游戏,依然要保持纪律,在限时内完成分内的工作。

每天定时给大众传播资讯的电台主持人,在行动管制令之下,也免不了成为居家办公的一分子。在暂别录音室的完善录音和隔音设备期间,他们是如何持续用声音陪伴大众,不妨来听听电台Melody主持人大宝的分享。

行动管制令实行的第6天,大宝就成为了居家办公的一分子,收到公司通知的当下,有别于其他主持人的忧虑,她的心情反而是雀跃。

“我觉得新鲜,因为在十多年的广播生涯中,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情况,很想尝试,结果新鲜感只维持了两天,第三天开始就被网络和软件打败,想要回到公司,我太怀念直播室了!”

她说,每个主持人家里的设备都不一样,有的主持人因平时喜欢录音,所以设备比较齐全,而她的设备则属于较简陋的,只有一支小蜜蜂麦克风、手机和电脑,因此需要依靠录音软件来克服技术上的问题。

刚开始,她和节目拍档阿晨采用一人一段方式录音,完全无法交谈,后来公司分享了一款录音软件,他们才可以隔着荧幕见面和对话,还能采访嘉宾,只不过软件要有网络才能应用。

遇到网络不给力的时候,他们曾试过短短15分钟就能解决的连线,结果用了大概45分钟完成,“每次做节目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但我们还是尽力克服困难,因为一起做节目除了能擦出火花,也能让听众朋友不会感受到太大的差别。”

尽管她的节目时段是清晨6点至早上10点,为了安全起见,通常嘉宾访问都会提前录制,导致在家工作的时间比以前更长。

“在直播室做节目很简单,工作做完了就做完了,不像现在还有后续要处理。除了需要配合嘉宾时间录音,晚上还要录制设计好的预录单元,变成没有所谓的工作和私人时间的界限,就是全天候都在工作,全天候都在做家务。”

另一个难题就是隔音,基于没有隔音设备,录音时她都不能开风扇,就这样待在闷热的书房里整整三四个小时,好像焗桑拿一样,而且窗口也不能打开,以免车声或外面的环境声被录进去。

至于孩子方面,她会提早通知他们几点要录音,要是把门关上,就表示正在录音,请尽量不要吵闹,“不过偶尔还是会听到他们的喊叫声,或者是邻居的狗叫声,又或者是打雷下雨的声音,毕竟不是直播室,所以无可避免。”

因为录音软件,大宝和拍档阿晨才可以隔着荧幕见面和对话,还能采访嘉宾李宗伟。
因为录音软件,大宝和拍档阿晨才可以隔着荧幕见面和对话,还能采访嘉宾李宗伟。
大宝的录音设备简陋,只有一支小蜜蜂麦克风、手机和电脑。
大宝的录音设备简陋,只有一支小蜜蜂麦克风、手机和电脑。


张罗三餐,厨艺大跃进

除了电台主持人的身分,大宝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因此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还需兼顾家人的一日三餐,生活比以前更忙。

她平时只有在周末下厨,而且通常只煮一两道菜或者烘焙,甚少张罗三餐,所以这段时期,她最大的改变是好像很会煮了,可能刚开始没有很成功,经过多番尝试和练习之后,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我几乎没出过家门,都是用家里剩下的食材烹饪,只要一有空就会看还有什么材料,然后在网站打下关键词,比如说有午餐肉、鸡蛋、洋葱、番茄,我就把这些关键词都打进去,看网站会蹦出什么料理,再从中挑选自己较有把握的来做。”

而最令她感到自豪的料理是面包,“我之前一直都有做面包,但没有大量地做和做不同的类型,而且家里没有面包机,所以全部都是徒手制作。其实整个过程相当疗愈,我喜欢由面粉变成面团,之后发酵膨胀,到最后面包出炉香喷喷的感觉。”

除了电台主持人的身份,大宝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除了电台主持人的身份,大宝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大宝都会用家里剩下的食材,上网搜寻较有把握的料理烹饪。
大宝都会用家里剩下的食材,上网搜寻较有把握的料理烹饪。


期望疫情早日结束,回归日常

她发现自从居家办公以后,生理时钟没有维持得很好,有时凌晨1点还醒着,换作以前,她是不可能在这个时间点仍然清醒,因为清晨4点半就要起床准备上班,因此她有点担心回到日常后,适应不过来。

“我真的很希望回到平常生活,毕竟现在可说是苦中作乐,大家其实都在担心可能接下来很多企业都无法生存,很多人跟着失业。期盼恢复正常生活之后,市场还能保持流动,让整件事情没有想像中的糟糕。”

大宝认为,现在还不是最辛苦的时候,真正的负面影响应该会在六七月左右显现,到时人民可能更加难受,“大家尽量乖乖在家,希望疫情能尽早受到控制,因为管制的时间越短,市场所受的伤害越少,再拖下去的话,造成的伤害会更大。”

同时她也呼吁大家,趁行动管制令这段期间好好沉淀自己,尽管难免有心理压力,但大家依然要好好地生活,不要在家里胡思乱想。

她亦衷心感谢前线工作人员,包括医护人员、清洁工人、垃圾收集员、外送员等,在这段时期的辛劳付出,“我们还可以留在家里简单地过生活,凭什么埋怨日子过得苦。”

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大宝还需兼顾家人的一日三餐,生活比以前更忙。

5448KHJ20204161445312410838.JPG
最令大宝自豪的料理是面包。
最令大宝自豪的料理是面包。


守护前线战士,缝制防护设备

在这段抗疫期间,医护人员暂时抛下心爱的家人,成为大家的守护天使。帮助病患对抗病毒的同时,他们其实也因防护设备短缺而暴露在病毒中,生命受到威胁。

为答谢医护人员的付出,不少人或团体趁着行动管制令期间,好好善用时间亲手制作防护设备给他们,化身成为医护人员的守护天使!

陈先生是外科医生,基于看见前线同仁缺乏装备赴战场,于是尽自己的绵力,为同仁张罗基本防护,供他们保护自己。

3月中,他向同学和学生集资,以购买医用防护服和用来缝制防护头罩的材料,之所以要缝制防护头罩,是因为当时tyvek防护服缺货,无法购得,只买到没有头罩的防护服,所以决定自己缝制。

“防护头罩的原料极难获得,由于全球受疫情影响,生产地中国没办法供货,我们几经波折才取得原料,而且价钱比平时高出20%至30%。”

后来他的妻子通过教会群组,找到了13位家庭主妇愿意奉献手艺,为医护人员缝制防护头罩。就在3月底的中午,他们收到了原料,便赶紧把原料逐一分发到义工的家中。

经过几天的忙碌,在所有人齐心协力下,共缝制了4500个防护头罩,再由陈先生和太太亲自运送到槟城中央医院和亚罗士打苏丹娜峇希雅中央医院,各别捐送了1000个防护头罩及300件防护服,剩下的2500个防护头罩会再视疫情需求,调度释出。

陈太太感谢这群幕后小天使的手艺及爱心,完成了这项难成的任务,同时希望这仅是抛砖引玉,会有更多人接力,化身成为医护人员的守护天使。

陈先生认为,行动管制令是控制疫情的必要手段,纵然引起不便,也无可奈何,“疾病是无偏见的,不会因为肤色、性别或信仰而赦免,主管单位应该要有未雨绸缪的洞察能力。国家也要有能力生产重要的救命物品,否则大流行时,各国自顾不暇,就只能干瞪眼,买不到想要的物品,如口罩,更不用说高档的医疗防护设备。”


陈先生(左起)和太太亲自运送防护头罩及防护服到医院。
陈先生(左起)和太太亲自运送防护头罩及防护服到医院。
防护头罩。
防护头罩。


裁缝师陈丽娟/用3天缝制200防护头罩

陈丽娟是参与缝制防护头罩的小天使之一,在陈太太还没找她之前,她已因为阅读了护士下班后还要缝制防护衣,尽心尽力为人民服务的新闻,而倍受感动。

后来得知陈太太的提议,便二话不说接下任务,趁行动管制令期间,用自己的双手来缝制防护头罩,给医护人员尽点心意,并送上温暖。对她来说,能够替医护人员服务是件很快乐的事情。

起初她还担心自己无法胜任,在看过教学视频后,便放下心中的忧虑,加上她本身是裁缝师,所以一点都难不倒她,仅花了3天,就完成了200个防护头罩。

她拥有40年裁缝经验,顾客都是巫裔同胞,今年遇到疫情来袭,导致她无法趁来临的开斋佳节做生意,只能待在家里,“其实也没关系啦,我更希望疫情能早日消失,好让国民能重新生活,最重要是大家平平安安。”

陈丽娟是参与缝制防护头罩的小天使之一。
陈丽娟是参与缝制防护头罩的小天使之一。

图:受访者提供

延伸阅读

【行管令下的日常/01】回归家庭,跟女儿一起下厨做家务

【行管令下的日常/03】菜农心血不能毁,坚持收菜送菜

【行管令下的日常/04】想念上班──宅在家闷慌,生活失重心


作者 : 郭慧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20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